中美韓戰略沖突凸顯 不能再執着於利益算計

※來源:和訊網

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李開盛撰文指出,如果中國與美韓間的共同戰略利益逐漸消失,而戰略沖突日益突顯,中國將可能面對一種兩難選擇。這篇文章具有一定參考意義。

自從朝核問題產生的那一天起,無核化就一直是除朝鮮以外相關國家追求的目標,也是把中、美、韓、俄、日等立場、利益不同國家團結在一起的凝合劑。但隨着朝鮮在擁核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特別是第五次核試的一聲炮響,這些國家會發現一個越來越明顯的趨勢:盡管無核化的大旗還在,但他們接下來的政策可能會分道揚鑣。

無核化目標必須建立在一個現實的前提之上,即促使朝鮮棄核是可能的。但不得不承認,促使朝鮮棄核的難度越來越大。

最主要的當然是關鍵當事國朝鮮的想法。金正恩執意進行核計劃不只是擔心美國的侵略,更重要的可能還是國內根源:相對於追求經濟增長與民生福利而言,以核武器為基礎的軍事強國地位反而是其最容易獲取的政績來源,以及激勵國內團結、消除潛在政治反抗的方便武器。考慮到朝鮮當前的經濟社會情況以及政權性質,對核武器的這種結構化需求可能是長期的。

而且,隨着其核彈頭與導彈技術的漸趨成熟,以及核強國日益成為其內外宣傳「事實」的一部分,金正恩在政治、經濟和安全方面面臨着越來越高的棄核成本,而相關國家願意支付相關收益的意願與可能性越來越低。美國在戰略忍耐的名義下,拒不與朝鮮商量簽訂和平協定的事宜。而韓國的朴槿惠政府事實上已不再相信朝鮮能夠棄核,而是轉而采取以武力自衛為重和以推動朝鮮崩潰為目標的政策。為此,韓國2017年國防預算增加了4.0%,其中12.159萬億韓元改善防衛能力。

在這種情況下,通過既有的和平談判方式(如原來的「六方會談」)實現無核化的可能性確實越來越小。除了和平談判外,其他促使朝鮮棄核的途徑有:

第一,美韓主動對朝鮮核設施進行武力打擊或推翻金正恩政權。但這一可能性同樣很小。除了可能遭遇中國的反對之外,更重要的是,這樣行為可能引發巨大的地緣政治災難(如擁有核武器的朝鮮進行報復),美國特別是韓國還沒有做好准備承擔這樣的後果。

第二,完全封鎖朝鮮的對外貿易和其他經濟往來。這一舉措的問題是,它主要依靠中國去執行,在薩德部署已導致中國不信任美韓的情況下,這種可能性不大。而且,這一舉動將使中國冒着極大的風險(完全廢棄對朝關系等),但主要收益者卻是美韓,這對中國來說是為美韓「火中取栗」的行動,是難以接受和不公平的。更重要的是,即使如此,朝鮮並不一定會屈服。依其一貫行為邏輯來看,絕望中的朝鮮更可能會采取武力挑釁而不是棄核行動。

既然以既有和平談判、武力打擊或是封鎖朝鮮等手段促使朝鮮棄核均不可行,那麼相關各國共同追求的無核化目標就很可能失去其凝聚力,各方將在無核化的空洞旗幟下,奉行不同的政策。

對美國來說,政策重點可能將是推進部署反導系統、對韓國提供核保護,以及防止朝鮮的核與導彈技術向海外擴散。對韓國來說,重點是在美國幫助下獲得對朝防御和對等的對朝打擊能力,東盟峰會期間美韓共同宣布的「延伸威懾」即有此意。同時,韓國還將以軟的手段,如強化制裁、信息滲透等手段推進朝鮮政權的變化甚至崩潰,同時為突然統一做好准備。美韓的朝核政策將進一步實現無縫對接,雙邊同盟關系將因此相應強化。而受到朝鮮導彈全覆蓋的日本也可能以各種形式強化與美韓的安全合作,一種美日韓三邊安全體制可能漸致成形。

顯然,這些措施不會受到中國的歡迎。因為美韓采取的武力防御或對抗措施將加劇半島的軍事化甚至是核武裝化,而這將對中國的戰略環境產生嚴重的負面影響。另外,在美韓沒有對統一的半島戰略作出明確說明並使中國放心以前,中國顯然也不可能支持美韓以改變朝鮮政權為目的的行動。

在這種情況下,朝鮮半島面臨影響深遠的變化:中國與美韓間的共同戰略利益逐漸消失,而戰略沖突日益突顯。屆時,中國可能面臨一種兩難選擇。一是在繼續堅持朝鮮半島無核化目標的同時,反對美韓的強化軍事部署與強化同盟的舉動,但結果是兩個目標都無法實現,而且處於兩面不討好的境地,因此付出巨大的戰略與外交成本。二是選擇實質上放棄半島的無核化,以應對強化中的美韓同盟為重心,與朝鮮改善關系,結果可能在半島上形成「中朝對美韓日」的兩極化格局,甚至有可能重新進入冷戰狀態。

第一種是中國需要極力避免的,而第二種選擇則意味着半島地緣政治格局發生自朝核危機發生以來最為重大和根本性的變化,對各方(或許除朝鮮外)特別是中韓的根本利益均不利。中國或將因此陷入長期的戰略困局,而韓國則徹底被中美戰略競爭綁架,不但統一無望,安全也會陷於更加脆弱的狀態。因此,中美韓的政策人士與戰略研究界必須跳出就事論事的討論,對此前景給予充分重視,采取各種預防性措施,避免這一悲劇性場景的出現。

可以預料,接下來各方將在聯合國安理會就制裁朝鮮問題進行各種或明或暗的博弈。但筆者以為,除此之外,根本之計是中美韓必須就兩國在半島事務上的方向性問題與舉措進行戰略溝通,研究如何達成戰略妥協,提出不同以往的、通過和平手段解決朝核問題的創造性方案。和平談判解決朝核問題的機會窗口正在日益縮小,半島地緣政治格局正在發生戰略性的變化,中美韓三國如果執着於自己利益的算計,不能從根本上改變彼此間嫌疑與指責,跳不出薩德部署、制裁朝鮮等戰術性問題的糾纏,那麼就可能連同整個半島一起,最終滑入戰略性對抗的泥潭。

(注:作者是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韓國峨山政策研究院訪問研究員。文章來源:FT中文網。)

【作者:和訊獨家】【了解詳情請點擊:www.hexun.com】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