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傳走回頭路 放棄人民幣自由化 重盯美元

人行傳走回頭路 放棄人民幣自由化 重盯美元

人行關係密切的人士透露,人行其實已於1月4日已放棄由市場主導人民幣中間價,重新由官方接管每日中間價。  (圖:AFP)
人行關係密切的人士透露,人行其實已於1月4日已放棄由市場主導人民幣中間價,重新由官方接管每日中間價。 (圖:AFP)

大陸人行去年「8‧11」匯改,推動人民幣匯率走向市場化,從而推動中國經濟開放。但根據《華爾街日報》引述與人行關係密切的人士透露,人行其實已於1月4日已放棄由市場主導人民幣中間價,重新由官方接管每日中間價。市場人士分析,現時人民幣匯價已重新盯緊美元,故近期人民幣走勢並沒有跟隨原定的一籃子貨幣。

《星島日報》報導,人民幣市場化,被視為中國10年來最重要的金融改革,但金融市場振盪及國內資本的外流令人擔憂。報導指,國家主席習近平眼見匯改後,人民幣貶值令資本外流,連中國人自己都千方百計挪移資金到海外,因此重新思考改革開放的利弊。所以在去年底一個保密會議上,習近平就訓示官員,中國的市場及監管制度不成熟,主要官員亦未有做足本分,引導經濟更持續增長。

報導引述官員指,習近平一直不滿總理李克強主理的經濟結構調整成效不彰。《人民日報》5月初刊發一篇權威人士報導,取向與政府提出的幾乎是180度「轉軚」,消息稱,文章正是由習近平的經濟智囊授意刊登。

一名中央官員表示,由於中央求穩勝過求變,更考慮到明年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換屆在即,因「沒有人希望在這關鍵時候犯錯。」報導引述中央智囊指,現時匯率政策已被外債多的國企騎劫,因這些企業擔心人民幣大貶,將加重借貸成本。

外匯業人士表示,中間價定價的確未完全市場化,但亦不能說人行已完全放棄市場化的立場。在美元轉強下,人民幣於過去一個月已貶值約1%,分析認為人行會容許人民幣貶值,但幅度不及年初般大及急。

除中間價機制外,人行隨後亦推出涵蓋美元歐元日元等13支主要貨幣的人民幣一籃子貨幣指數CFETS,並稱人民幣匯率不能只參考美匯。惟進入2016年,儘管人民幣美元僅貶值約1%,但人民幣兌CFETS指數低逾3%,與美元兌6支主要貨幣的美匯指數約4%的跌幅相若,顯示人民幣實際仍緊盯美元走勢。美銀美林亦發表報告稱,人行試圖通過為人民幣美元中間價設定更大貶值幅度,以實現其減少兌一籃子貨幣的升值過多的目的。

香港《明報》引述中信銀行(國際)首席經濟師兼研究部總經理廖群表示,雖然市場化是人民幣長期目標,惟短期內人行或仍有其他考慮,人行對於人民幣匯率必然有「自身的預期」。他表示,若市場化推進速度過快,貶值幅度超出人行預期,人行勢必會加強干預,人民幣匯率究竟是跟蹤美元還是跟蹤一籃子貨幣指數,則會根據「需要」而定。

澳新銀行高級經濟師楊宇霆則認為,市場對於人行的政策亦有較清楚認識,即不希望人民幣大幅貶值。他續稱,除干預中間價外,人行更多會通過所謂「窗口指導」的方式來穩定匯市,例如限制企業購匯等。

央行官方對於該報導未予以回應和置評。不過,在5月6日發表的央行第1季貨幣政策報告中已詳細解釋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在這篇題為《完善人民幣美元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專欄文章中,央行稱,2015年8月11日,強調人民幣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要參考上日收盤匯率,以反映市場供求變化。2015年12月11日,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發佈人民幣匯率指數,強調要加大參考一籃子貨幣的力度,以更好地保持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匯率基本穩定。「基於這一原則,目前已經初步形成了『收盤匯率 + 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的人民幣美元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

對於去年以來的中間價形成機制改革,香港《文匯報》引述光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徐高評價稱,相比去年「811匯改」後中間價完全跟蹤上一日收盤價的方式,新機制增強了人行對匯率中間價的影響力,有利於過濾匯率波動中的噪音,維護匯率的穩定。「目前這種新的中間價形成機制似乎在匯率自由浮動的方向上退了一步。但這卻是更符合實際,更有利於維護經濟穩定的方式。」

徐高表示,在去年「811匯改」之前,人民幣美元匯率中間價的行政色彩濃厚,經常與市場匯率有明顯差距。「811匯改」雖然增強了中間價決定中的市場成分,但也明顯削弱了政府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力,導致了匯率預期失穩,並在匯市中一度引發了危險的異常波動。這已經敲響了警鐘。針對這樣的教訓,人行採取更為折衷的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既考慮市場力量,又兼顧政策影響力,是比較穩妥的做法。維持這種既有一定彈性、又保持基本穩定的匯率狀態最有利於中國的宏觀經濟。

徐高認為,無論是從道理上來分析,還是從去年「811」之後的實踐來看,人民幣匯率現在都沒到自由浮動之時。

中國央行於去年8月宣布人民幣中間價,將根據前一交易日的市場收盤價來設定,同時將人民幣中間價下調近2%。中國股市在此次匯率改革後的兩周內暴瀉近25%,而中國的外匯儲備則在去年8月縮水939億美元。中國4月底的外匯儲備為3.22兆美元,較2014年6月接近4兆美元的高位大幅下降。美國財政部估計,由去年8月至今年3月底,為了支持人民幣匯率,中國政府出售逾4800億美元外匯資產。

人行昨(24)日公佈人民幣的中間價為6.5468元兌1美元,較前一交易日下調13點子。由於市場對美國6月升息的預期重燃,不少機構在掉期市場搶美元,令人民幣即期匯率承受沉重賣壓。不過有跡象顯示國家隊進場干預,與空頭展開激烈爭持。昨日離岸CNH一度暴跌暴升,在岸CNY則錄得輕微升值。

延伸閱讀:

原來如此!人民幣棄自由化曝料時機有玄機 疑美創造6月升息條件

傳國家隊進場跟空頭廝殺 人民幣反覆回穩 CNH大洗三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