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不只熱錢流出!海外利率誘人 亞洲小心儲戶也外逃

隨著美國聯準會量化寬鬆退場,熱錢流出逐漸成為亞洲市場最大的擔憂。但《路透社》專欄作家穆克吉(Andy Mukherjee)指出,亞洲的政策制定者除了熱錢流出之外,還要擔心另一個問題:防範自己國家的儲戶逃往海外。

美國量化寬鬆(QE)收傘的日子越來越近,且超過半數的聯準會官員皆預期,美國全力打開的印鈔機將於今(2013)年年底關閉。QE退場,對於亞洲的家庭來說,代表海外的利率將升高,且比國內的利率還更吸引人。

穆克吉指出,和2008年金融危機那時的水準相比,目前亞洲各國國內的實質報酬率看來毫無吸引力。以印尼為例,2007年末,經通貨膨脹調整過的實質利率(Inflation-Adjusted Interest Rate)高達5%。但現在,印尼的10年期無風險收益率(Risk-free interest rate)和消費者物價通膨(Consumer Price Inflation)中間的差距已經縮小至1.2%。

此外,印度的投資人受到的衝擊更大。目前,印度10年期公債的實質利率為負3%。

除了亞洲各國國內因素外,美國實質利率升高,也是令亞洲儲戶心動的一大原因。目前美國質利率約為0.7%,創2011年3月以來新高;此外,美元持續走強,使得投資人把錢留在國內的意願越來越小。

穆克吉指出,對於儲戶來說,追求海外的高收益並不是一件壞事。自從金融危機以來,亞洲儲戶為了追求高收益,進而將焦點放在某些特定的資產類別,如中國的財富管理產品、新加坡的房地產,以及印度的黃金。亞洲儲戶過度追求這些資產,帶出令人不安的副作用。隨著儲戶將資金移往海外,加上美國利率逐漸回到正軌,這些可能出現的副作用也將隨之消失。

儘管如此,穆克吉仍認為,亞洲經濟體承受風險的程度不一。舉例來說,和印度及印尼相比,台灣、南韓經濟體就較有能力承受全球流動性資產撤出的衝擊。(接下頁)

[NT:PAGE=$]

此外,馬來西亞、新加坡則不一樣。過去6年間,星、馬收購的海外資產,已超過外國人在這兩個經濟體的投資,而這一點,對於強化新加坡幣和馬來西亞幣大有幫助,更平衡了馬來西亞政府債務大增的問題。

不過,穆克吉也指出,一旦資本外逃的問題惡化,亞洲各國決策者的處理將相當有限。如同中國今年的情況一般,資本管制或許可以藉由假貿易來規避,但提高利率,則將會傷害經濟成長、拖緩投資。

目前,除了泰國和菲律賓外,亞洲各國的GDP 都已經降至2007年末的水平,甚至還要更低。聯準會QE退場,或許大大幫了亞洲儲戶的忙,但卻讓亞洲的政策制定者陷入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