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會延緩對中關稅嗎?

撰文:Matthew Fulco 傅長壽

美國的國內政治局勢是關鍵。

美國前總統川普對中國徵收的關稅,已經明顯改變地緣經濟的遊戲規則。首先,他向價值大約 3,700 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高達 25% 的懲罰性關稅,表示他面對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方式,比之前的總統更有自信。之前的總統都只是指責北京當局以不公平的方式進行貿易,但川普政府卻實際為此做出行動。其次,高額的關稅讓許多供應鏈從中國轉移到其他發展中經濟體,進一步削弱中國的工業潛力。最後,關稅使美中貿易開始脫鉤,結束了多年以來的交往政策。

北京希望拜登在就職第 46 任總統之後至少取消部分關稅,但希望很快破滅。由於美中關係比過去更為對立,拜登團隊了解關稅是與中國角力的重要工具,在中國做出讓步之前主動取消關稅,顯然是不智之舉。

而且拜登剛上台的時候,還擁有大部分美國人的支持,通膨也還沒有嚴重衝擊美國經濟。2022 年夏天的美國局勢,比當時更為嚴峻,6 月份的通膨率為 8.6%,達到 40 年來的高點,拜登的支持度也不斷下滑,民調結果持續低於 40%。蒙莫斯大學(Monmouth University)7 月公布的民調顯示,認可拜登表現的美國人只剩下 36%,而且有 70% 的受訪者認為美國走錯了路。

美國人對拜登不滿的主要原因是通膨不斷飆升。當然,拜登的確沒有像競選時承諾的那樣終結 COVID-19 疫情,也沒有撤銷學生身上的沉重貸款;但美國經濟其實比想像中的更為堅韌,雖然今年第 1 季收縮 1.6%,但高盛認為第 2 季將開始反彈,會比去年高出 0.7%。真正的問題,其實是通膨堆高了食物與民生必需品的價格,讓人們覺得自己的錢買不到東西。

 

關稅與通膨之間的關係

由於民主黨可能會在即將到來的期中選舉慘敗,拜登政府裡面有一些人建議暫停徵收對中關稅,藉此抑制通貨膨脹。前白宮經濟顧問富爾曼(Jason Furman)認為,如果拜登想要降低物價,這是他能做的「最大一步」。

支持自由貿易的經濟學家也表示贊同。位於華府的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估計,至 2021 年 11 月為止的一年之內,對中關稅讓美國國內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增加了 0.26%;此外,在開始徵收關稅之後,美國的生產者物價已上漲 1%。

美國政府中,也有人呼籲計畫性取消對中關稅,關鍵人物之一就是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她在 6 月指出,「我們都知道必須處理中國在貿易之中的那些不公平行徑,但前任政府制定的對中關稅裡面,有一些毫無戰略價值,只是在無謂堆高消費者的成本。」此外,她也表示拜登總統為了降低通膨,正在考慮撤銷一部分的關稅。

北京從葉倫的立場,以及拜登政府在期中選舉的危機中,找到削減關稅的鑰匙。與習近平私交甚密的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 7 月的線上通話中對葉倫表示,中國相當希望美國能夠取消關稅,並公平地對待中國企業。

某些美國商界人士也發現,當下的局勢可能會讓政府撤除關稅,使他們重新有利可圖。美國商會副總裁薄邁倫(Myron Brilliant)在 6 月對《華盛頓郵報》表示,「在高通膨時期最該做的,當然就是降低美國民眾身上的關稅負擔。政府似乎有其動作。但真正重要的問題是,動作夠不夠大?」

雖然商界有這樣的聲音,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的態度卻謹慎許多。她在 6 月參議院撥款委員會(Senate Appropriations Subcommittee)作證時表示,關稅是美中貿易關係中的「重要槓桿」,華府的貿易代表「絕對不會放棄這項談判工具」。

戴琪跟中國政府的眼光,都放在未來的長期影響。她在聽證會中表示,通膨壓力遲早會消失,但中國由國家主導的經濟政策,卻會一直對美國造成戰略威脅,華府不能為了解決一時的問題,犧牲國家的長期競爭力,以及長期的經濟利益。

 

拜登可能怎麼做

不過即使根據樂觀估計,取消對中關稅也無法大幅降低美國的通膨率。巴克萊銀行認為,美國消費中國商品的數量相當有限,即使完全撤除關稅,最多也只能讓通膨幅度降低 0.3%。雖然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估計,全面撤銷對中關稅並撤除其他關稅之後,通膨將降低 1.3%;但根據彭博社的報導,「全面撤除對中關稅,從來都不是拜登團隊的選項。」

此外,通膨影響最大的居住、汽油、食品等消費項目,都沒有被關稅影響。即使以政治的角度來看,只要這些消費的價格繼續居高不下,無論中國製造的衣服、腳踏車、聖誕節玩具變得多便宜,美國人都會繼續擔心通貨膨脹。

今年 7 月,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就對國家廣播公司(NBC)表示,是否撤除關稅的關鍵,就是它到底能帶來什麼效果。雖然撤除關稅之後,某些生活用品可能會更便宜,「但整體的通膨情況不會顯著下降」;而且拜登非常重視勞工,即使要放鬆關稅,也絕對不會損害到勞工利益。

 

還有其他因素對通膨造成影響

此外,也有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很多其他因素對通膨的影響都大於關稅。舊金山聯邦準備銀行表示,美國的通膨有一半是供給緊縮造成的;在烏俄戰爭後,供給更為吃緊,而中國的清零政策又進一步縮小了供給量,導致價格上漲。

美國製造業聯盟(Alliance for American Manufacturing)則說,減少關稅會讓企業更容易外移,美國重建關鍵供應鏈將更為困難。拜登團隊也知道,如果中西部「鐵鏽帶」的工作機會陷入危機,當地民主黨候選人的選情將更為嚴峻,之前這些州的工作機會大量消失,主因就是企業將工廠搬到中國。

代表民主黨角逐俄亥俄州參議員席次的蒂姆 ‧ 瑞安(Tim Ryan),就反對減免任何對中關稅,「無論哪個政黨鼓勵掠奪性貿易行為,把中國的利益看得比本州勞工更重要,我都將全力反對。」

截至 7 月中旬,拜登政府還沒有決定如何處理關稅。拜登 7 月 10 日在德拉瓦州對記者表示,「沒有,我們還在進一步討論。」

由於全面撤除關稅無法大幅降低通膨,而且還有可能激怒黨內的重要夥伴,拜登總統勢必得步步為營。因此,即使真的撤除部分關稅,大概也只會針對少數消費性商品,《政客》雜誌(Politico)估計,大概只有那些稅率真的會反映在價格上的終端消費品,才有可能進入撤除名單,這在 3,700 億美元的關稅列表中大約只占 100 億美元。此外,拜登政府也可能重新啟動「針對性關稅排除」程序(Targeted Tariff Exclusions Process),讓那些找不到替代商品而必須從中國進貨的美國企業申請免除懲罰性關稅;此外可能也會同時開始調查那些有受到中國補貼的中國科技公司,對它們施加關稅。

這種謹慎的作法,不但能夠守住民主黨的政治命脈,更能保住美國對抗中國的長期競爭力。(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外籍特聘研究員;譯者為劉維人)

 

 

來源:《台灣銀行家》8 月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台灣銀行家


鉅亨AI投組

根據標的評分機制自動配置,使用AI優化效率前緣,創造高報酬率的投組。

try AI optimize

投資本金$10,000收益

AI優化後報酬率

0.00%

$10,000

原投組報酬率

0.00%

$10,000

投組標的成分

    相關貼文

    prev icon
    next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