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元宇宙創作者經濟新範式:「元創作」是什麼?

元創作(MetaCreation)是 Web3 創作者經濟與元宇宙結合的新形式,它包含身份標識系統、創作無邊界、創作組件這些關鍵要素。

原文標題:《MetaCreation-元宇宙創作者經濟新範式》
撰文:Nikkor

隨着 Web2 巨頭悉數加入,元宇宙概念一時間將傳統互聯網與區塊鏈爲基底的 Web3 語境拉的更近。

在巨頭們的語境中,Metaverse 更像是劉慈欣描述的模糊虛擬與現實界限狀態,即:在科技的賦能下,讓可穿戴設備逐漸成爲人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如同現在的智能手機一樣。最終造就一種在虛擬世界中五官六感與現實無限貼近的真實。

而在隨着區塊鏈等技術的蓬勃發展爲基底的 Web3 語境中,元宇宙除去虛擬與現實的界限模糊外,將去中心化擺在了更高的維度,在這一語境下,身份標識是權利和行爲責任的統一,權利管理資產,行爲責任影響身份標識的價值與聲譽。

對比兩種語境下的元宇宙,兩者並不對立,而是在交集之外各有特點,我們着重探討後者的特點,我認爲是更加註重創作者在經濟撬動能力。如果簡單總結,前者是「人們需要什麼,Facebook 就創造什麼」,而後者是「創作者創造了什麼,人們就擁有什麼」。這裏的「擁有」,我們要將它放置在區塊鏈語境下解釋,它包含三個要素:治理、使用、再創造。而經濟模型將這三要素串聯起來。

治理:元宇宙參與者們共同治理,決定一個創作的價值,決定給予創作者的收益,也決定人們對於創作使用的消耗與代價。

使用:基於治理,人們對創作進行使用,複用。非常有趣的一點是,在元宇宙內的創作它是世界無差別與協議層無差別的,Flow 鏈上創作的遊戲場景可以搬到以太坊的 DCL 裏面使用將成爲可能性。

再創造:元宇宙的創作不是一成不變的,它隨着人們的需求,治理的要求和技術的迭代與更新會進行不斷的再創造。方便理解,用人們熟知的 DeFi 來做不恰當的舉例:Bancor 是 AMM 的開山始祖,Uniswap 將其發揚光大,Curve、Balancer 和 Perp DODO 們讓他的應用外延擴展,Uniswap V3 成爲了融合感更強,人們也更喜歡的 AMM。

因此,在元宇宙浪潮下,創作者經濟也由 Web2 世界中平臺賦能創作者,創作者基於平臺享受增長紅利的範式,逐漸過渡過 Web3 的範式。舉例來說,在 Web2 範式中,Tiktok 的創作者們生長於平臺,同樣的,要被平臺抽走接近一半的收入,而在 Web3 範式中,平臺權利與收益將會極大的讓渡給創作與創作者本身,我們將這種讓渡與元宇宙結合後,便產生了新的創作經濟定義——MetaCreation。

MetaCreation 可以用三個關鍵詞組來解釋:身份標識系統、創作的無邊界、創作組件,最終成爲一種 by metaverse,for metaverse,of metaverse 的創作範式。

身份標識系統

相信對於常年浸淫在 Crypto 和區塊鏈世界中的原住民們並不陌生,因爲在鏈上,身份標識一定程度上意味着行爲的合集,在過去幾年裏,也有很多項目,在 DID 上發力,希望幫助人們更方便的使用鏈上身份和鏈上數據,包括最早的 DID 方向的公鏈、DeFi Passport 的 ARCx、Onchain Credential 的 Project Galaxy、希望用域名系統來賦能 ID 的 ENS 和 DAS 等。

這些方向對於 MetaCreation 中的身份標識系統都是很好的啓發,因爲隨着元宇宙的普及,身份標識所附帶的鏈上行爲本身的價值遠遠大於其本身,元宇宙中的創作也可以根據身份標識的不同給用戶貼標籤,進而進行不同的運營行爲。譬如,一個參與過多個元宇宙的身份可以在一個新的元宇宙中獲得更早的進入權限、在多個項目治理中均呈現作惡狀態的身份理應讓創作者對其進入設置一定的門檻等等。同時,The Graph/Dune Analystic 等數據索引工具也幫助創作者更容易的去發掘需要的身份標識與數據,從而進行對症下藥的創作。

如果,這仍然難以理解,我們可以簡單理解爲當前移動互聯網世界中的大數據,不同的是,身份標識與其行爲數據不記錄在中心化服務器上,也不因爲某種算法而存在,它存在只因爲它存在於鏈上。

創作的無邊界

在這一部分,我想明確的闡述一下元宇宙中,什麼是創作。

創作不是建築設計師在 DCL 裏面構建一棟建築,也不是策展人去佈置一個 Gallery 將自己收藏的 JPEG NFT 集體展出。它是以上的合集,還包括對於一個哪怕只有三個人蔘與的協作組織的內部經濟循環體系,也可以是一個未來 100 萬人參與的城市的行政管理,社會分工,經濟模型。換言之,創作者也由具象的創作作品,進化爲更抽象的集理論研究,模型設計,概念落地與執行,甚至是行爲參與。在這樣的無邊界創作中,創作者與一般參與者的身份邊界也將變得模糊,創作也不再是一個人的事情,它成爲了一種真正廣泛參與的自治形式。

舉例來說,任何一個創作團體都可以從現有的身份標識中獲取需要的數據,組合數據,選定創作結果所面向的人羣,進而設計經濟模型,制定排放、消耗、通脹等規則去創建一個經濟體,將他們灌注到一個有 10000 人蔘與的集教育 / 醫療 / 餐飲 / 商業於一體的社區中。這個社區不僅可以在某個特定的元宇宙中使用,也可以部分或全部的搬遷或複用到其他的元宇宙中。這便是創作的無邊界。

創作組件

除了上面提到的數據索引層之外,創作組件還將包括一些更加具體的 Low coding 或 No coding 設計工具,以便於沒有編程基礎的元宇宙居民們成爲創作執行者。除此之外,整體經濟模型等設計需要依託於類似於「雅典公民大會」的組織,羣策羣力,目前已有的一些 DAO 相關的治理工具也將會成爲 MetaCreation 的創作組件的一部分。

MetaCreation 作爲一種新的創作範式,不僅將會成爲元宇宙的創作範式,長期也將會一定程度促進新的元宇宙組織範式,因爲在這一範式當中,參與者的定義將不再是一元的。傳統金融中,股民達到一定持股可以成爲股東,股東依據一定的條件可以進入董事會。在 DeFi 當中,這一過程變得扁平,即使是最小單位持股者也可以參與項目治理,項目發展到成熟階段後會過度爲 DAO,成爲全民治理,全民決策的項目。而在新的創作範式下的元宇宙,參與者的身份除了持幣者、治理參與者等傳統 DeFi 角色外,會將 VC 等角色替代掉,變得更多元。

總之,當元創這種新的創作範式通用時,元宇宙的呈現也將會更加多元,有更強的可組合性,也會接納更多的元宇宙居民,甚至迭代出原生的元宇宙居民。



投資商城

免費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