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深度解析 OpenSea 的 NFT 革命:起源、產品、風險與發展前景

NFT 旋風背後的第一大市場即將起飛 。

撰文:Mario Gabriele,The Generalist 創始人兼主編
編譯:Perry Wang

現在你手裏有 1 萬美元要投資,應該投到哪裏?問一下專家

當前,投資者面臨兩難境地。通貨膨脹不斷上升。從高盛到貝萊德,幾乎每家華爾街巨頭都預計,到 2035 年,股票投資回報率將一直低於 5%。新冠肺炎全球疫情已經完全擾亂了市場。

尋找有前景的投資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難。

最近,彭博社詢問金融專家,他們當前會選擇在哪裏投資 10 萬美元。反饋是什麼?他們壓倒性地推薦了替代資產,例如:藝術品。

我最近接受了他們的建議,自己投資了數以百萬美元的藝術品。

我的理由如下:

  • 從 1995 年到 2020 年,當代藝術品平均每年升值 14%,
  • 預計到 2026 年,全球藝術品產業將增長 51%
  • 與股票市場的相關性僅爲 0.01

幸運的是,我不必購買整幅畫作爲投資。

相反,我使用了 Masterworks.io——一家科技獨角獸企業,它可以讓你像投資公司股票一樣投資藝術品。他們使用人工智能來鑑別畢加索、班克斯和巴斯奎特等藝術家的作品,然後將這些畫進行證券化,併發行股票。

可供操作參考的洞察

如果您只能抽出幾分鐘的空閒時間,作爲投資者、運營商和創始人,以下是您可以瞭解 OpenSea 的信息。

  • 精益運營對於波動性大的市場至關重要 。OpenSea 在最初幾年一直維持着一支小團隊,截至 2020 年底只有 7 名員工。該公司因此能夠度過加密資產的熊市,一直堅持到 NFT 市場的起飛。 
  • OpenSea 在 NFT 市場一家獨大。該交易所號稱擁有 NFT 市場 97% 的市場份額。這在一定程度上要歸功於 OpenSea 卓越的資產廣度、簡單的商品上市流程,以及強大的篩選系統。 
  • 去中心化無需奉爲圭臬。很多加密社區似乎將去中心化視爲合法性的來源和萬靈良方。雖然去中心化項目顯然可以擁有市場空間,Uniswap 是代幣交易所領域的一個例子,而中心化公司同樣可以蓬勃發展。 OpenSea 屬於後者。  
  • 投資者可能想要留意新型 NFT。如果您因爲錯過了 CryptoPunks、Bored Apes 和 Art Blocks 而感到失落,下面的意見對您可能會有所慰籍。 新的 NFT 形式在被不斷創造; 兩位專家建議:音樂和「智能」NFT 值得留意。 

按市場份額計算,世界上最一家獨大的企業是哪家?

您可能會想到幾個名字:谷歌幾乎可以肯定,Facebook 可能算是,亞馬遜,則要取決於市場類別。
所有這些都是很好的答案。 谷歌在搜索領域擁有 92% 的市場份額,Facebook 及其相關公司的活躍用戶是其最大競爭對手的 3 倍 以上,亞馬遜在美國國內電子商務的市場份額爲 50%。 (亞馬遜雲 /AWS 在雲計算領域的份額爲 31% 。)

這種統治地位、這種程度的控制受到投資者的追捧,而各國政府爲是否該對其採取反壟斷行動而爭吵不休。然而,OpenSea 的市場統治力勝過上述所有企業。 

自 2017 年誕生以來,OpenSea 已發展成爲 NFT 市場領域無可爭議的領軍者,其市場份額超過 97%,其成交額是其第一大競爭對手的 12 倍。對這些數字的最直接反應會是詢問市場規模是多少。 OpenSea 當然是大獲全勝,但究竟贏得了什麼?

無論任何人對 NFT 領域有怎樣的看啊,這些數字都表明,NFT 遠不止是一些個人微不足道的興趣,而 OpenSea 不僅僅是一個神祕的小販。今年迄今爲止已經售出價值超過 130 億美元的 NFT,如果今年餘下時間的銷售額與上個季度相當,NFT 市場全年總商品交易額 (GMV) 將達到 250 億美元。這種規模意味着 OpenSea 領先於同類競爭對手,而且超越了傳統的 web2 市場。在最近的季度財報中,美股上市公司、手工藝品和古董交易網站 Etsy 報告其 GMV 爲 30.4 億美元; OpenSea 僅在 8 月份的成交額就超過了這一數字。

Dune 數據和 Etsy 公司財報

再結合加密領域的高度新穎性文化,這些數字可能有助於將 OpenSea 刻畫成一個風險兜售者,一個精神錯亂王國中最盛大的集市。這其實貶低了 NFT 的創造力和智慧,並錯誤判斷了 OpenSea 的獨到之處。

這不是一家由 YOLO (及時行樂、活在當下)精神原教旨主義統治的公司,而是一家注重耐心、秉持保守主義指導思想的企業。當競爭對手嘗試新功能和不同商業模式時,OpenSea 一直專注於改進其核心產品。其結果是一種微妙的、有些自相矛盾的企業,它爲激進的新生事物賦能,但秉承剋制——這是一個理性的革命者。

今天,我們將勇往直前探索 OpenSea,探索該公司的過去、現在和未來。請繼續閱讀以下內容: 

  • 起源。以 WifiCoin 爲錨點,衍生出 OpenSea。
  • 市場。再探尋一下 NFT 市場及其發展。 
  • 產品。 圍繞 OpenSea 的神祕護城河。
  • 領導力。 其創始人 Devin Finzer 紀律嚴明的世界構建。 
  • 估值。 A16z 的投資堪稱年度最划算交易 。
  • 競爭。 Rarible, Foundation 以及其它競爭對手將對王者發起挑戰。
  • 薄弱環節。OpenSea 怎樣可能遭遇滑鐵盧?  
  • 疆域拓展。NFT 市場接下來會有怎樣的發展,OpenSea 是否已充分做好準備 ?

請堅持讀完。

起源:Wificoin 的曇花一現

Devin Finzer 的第一個熱門創業項目是在 2011 年。在他讀大三那一年的萬聖節當天,這位計算機科學專業學生向布朗大學的其他學生髮布了他的創意作品。

他與同學一起構建了 Coursekick,後者是一個社會課程註冊系統,可以讓用戶輕鬆選擇自己的課程,並查看朋友註冊的課程。尤其是當時所採用的陳舊系統相比,Coursekick 被證明極受歡迎。幾天之內,CourseKick 就擁有了 500 名用戶;幾天後這一數字達到了 1,000。一個多星期後,布朗大學 20% 的學生都在該平臺上。

在接受校報採訪時,Finzer 描述 了他創建「班級的 Pandora」的願景。

雖然這最終沒有實現,但 CourseKick 爲大家最近能想到的最成功的創始人(不是一位,而是兩位)提供了寶貴的培訓,當時 Finzer 的聯合創始人之一是 Dylan Field,後者現在是設計平臺 Figma 的首席執行官(該公司上一輪融資時估值 100 億美元)。現在再訪問 Coursekick 已無人看管的 Twitter 頁面,看到當時年輕十歲的兩人慶祝自己作品的吸引力,宛如時光倒流: 

Twitter

CourseKick 的這段經歷激起了兩人對創業的癡迷,儘管 Finzer 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找到一個讓他的才能充分發揮的項目。 Finzer 畢業後加入了 Pinterest,在增長團隊任職工程師。不到兩年後,他決定再次創業。 

2015 年 4 月,在從 Pinterest 離職僅一個月後,Finzer 推出了兩個新項目:Iris Labs 和 Claimdog。其中第一個開發了一套眼科工具,包括一系列適用於 iPhone 的視力表。

Iris Labs

儘管這似乎取得了一定的成功——Iris Labs 應用當前仍在使用中,Finzer 的 LinkedIn 頁面稱,該套件已獲得 120 萬次下載,但 Claimdog 纔是真正的焦點。

Claimdog 是一個巧妙的想法,Finzer 在公司的 Product Hunt 所發佈帖子中進行了很好的闡述:  
Claimdog 可讓您搜索企業是否欠您錢。美國有超過 600 億美元的「無人認領財產」或「丟失的財物」,我們的使命是提高大衆對這一問題的認識,以及相關透明度。

無人認領的財產是指企業欠個人或組織的錢,但未能成功將其歸還給他們。例如,假設您忘記兌現支票——這筆錢去哪兒了?州政府要求企業在一段時間後必須依法將其移交給他們。未兌現的支票、股票股息、寄往舊地址的支票、廢棄的銀行賬戶或 PayPal 賬戶以及遺產,都是這些無人認領財產的常見來源。

這一數字仍在不斷膨脹中——當前已經有 超過 600 億美元的「無人認領財產」。

Finzer 對這一企業經營了一年多,之後收到 CreditKarma 的收購要約,他和他的聯合創始人接受了該要約。在被新東家納入門下後,Claimdog 成爲母公司的 Unclaimed Money 產品。  

正是在他的收購方工作期間,Finzer 掉進了加密兔子洞,對區塊鏈及其所催生出的新經濟體系越來越着迷。 這與他日常工作的穩重財務領域形成鮮明對比,而且當時恰逢 2017 年下半年的加密貨幣牛市。 到那年秋天,他決定與另一位年輕的軟件開發者 Alex Atallah 合作,要在加密領域開始創業。Atallah 作爲斯坦福大學計算機科學專業的畢業生,他的經歷與 Finzer 的經歷幾乎是完美的映射:Atallah 在大學期間創立了「Dormlink」,這是一個學生宿舍的社交網絡,然後又擔任過另外兩家初創公司的 CTO。像 Finzer 一樣,他對加密領域產生了一種自己想要進一步發展的癡迷。  

同年 9 月,Finzer 和 Atallah 在 Techcrunch 的黑客松上展示了他們的項目。Wificoin 當時是在仿效在該領域獲得突出地位的項目。用戶通過共享其 wifi 路由器的訪問權限,作爲交換可以獲得代幣,這些代幣又可以用來從公司網絡中的其他人那裏購買 wifi 訪問權限。 它與 Helium 看起來並沒有什麼不同,Helium 是一個建立在區塊鏈上的網絡共享平臺,前一年從 Google Ventures 手中籌集了令人印象深刻的 B 輪融資。 

儘管 Atallah 承認該產品在當時的實例中「非常容易被破解」,但他們還是被 Y Combinator 看中,進一步推進他們的項目。

根據某些說法,雙方的合作並不很和諧。 儘管 YC 理所當然地被稱爲人才和機會的偉大發現者,但 YC 並不總是表現出對加密領域細緻入微的理解。一位前 OpenSea 員工表示,當時 YC 團隊對這個領域持懷疑態度,而在與我們的討論中,Finzer 承認了初期的問題。

「YC 當然不是爲加密公司量身定做的」,他說,並表示這家加速器機構依賴於一個幾乎與 web3 世界格格不入的創業公司模板。Finzer 表示,這些全新的 web3 企業是「規則的例外」。

Finzer 和 Atallah 近乎很快切換了賽道,YC 的擔憂可能也因此產生。在 YC 看中 Wificoin 計劃到 2018 年 1 月開始的這段時間裏,加密市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2017 年 11 月 28 日被證明是加密社區具有歷史意義的一天,儘管它的重要性被僞裝成一個玩具——就像很多其他創新一樣。

雖然測試版本前一個月在以太坊黑客松滑鐵盧站(ETH Waterloo)首次亮相,但上面那個日期代表了迷戀貓(CryptoKitties)的正式發佈。這些數字貓在當年年底和接下一年引發了巨大的興趣,其中一個收藏品「創世貓」的競標非常瘋狂,最終成交價高達 247 ETH,按當時市價計算約爲 118,000 美元。(如果您有興趣知道,根據本週的價格計算,這相當於 894,000 美元。)

CryptoKitties

雖然有些人蔑視這個項目(很多人現在依然如此),但其他人卻看穿了表層瞭解到實質。CryptoKitty 不僅僅是一張可愛的圖畫,而是一種「非同質化代幣」(NFT),它建立在名爲 ERC-721 的加密標準之上,該標準也支持其他 NFT。 現在對於非加密原生一族而言,這聽起來像是難以理解的黑話,但我保證,它並不像您想象的那麼難理解,而且我認爲很重要。  

讓我們快速對自己提問三個問題: 

  • 複習一下,什麼是 NFT? 它是一個無法更改的一組數據。這組數據可以是任何東西:一張圖片、一首歌、一段視頻,甚至是一張古怪貓的畫。 
  • 爲什麼有人願意買這種東西? 這說起來話長,我在該文中寫過,但它通常與地位、稀缺性和歸屬感有關。擁有 NFT,可以給您帶來影響力、展示您的個性,或讓您進入私人圈子。 
  • ERC-721 標準具體如何發揮作用?可以將它視爲 CryptoKitties 等項目的底層基礎設施。這裏需要了解的重要一點是,ERC-721 也是 CryptoKitties 之外很多項目的基礎設施。因此,如果您可以在 ERC-721 標準之上建立一個市場,您就可以輕鬆支持其他 NFT。

正是最後一點,讓 Finzer 被擊中了。

是什麼讓我們認爲這一市場可能會變得更大? [是因爲那裏] 有一個數字項目的標準 ...... 在 CryptoKitties 之後出現的所有項目,都將遵循相同的標準。

他和 Atallah 決定放棄在 Wificoin 上的工作,並從 CryptoKitties 開始入手,全力打造「元宇宙市場」。 鑑於當時創建的 NFT 很少,這看起來並不是一個特別令人興奮的藍圖。但兩人很看重他們所做事情的新穎性:

當你啓動一個項目時,你正在尋找以前沒有人做過的事情。這個(項目)就是以前人沒有做過的。

歷史充滿了不謀而合的時刻。想想萊布尼茨和牛頓創立微積分,或達爾文和華萊士破譯進化,其中每一個啓示都是獨立發現的。雖然規模不同,但建立在 ERC-721 上的市場,其潛力看起來像是多重發現的另一個絕佳範例。

Finzer 和 Atallah 並不孤單。幾乎在他們做出決定的同時,另一個團隊也決定在這個領域創建一個解決方案。從很多方面來看,他們似乎是更好的選擇。

Rare Bits 由社交遊戲公司 Zynga 的四名前員工組成,他們似乎有能力在這個新領域大展拳腳。畢竟 NFT 將主要由遊戲玩家使用,對吧?當時業界的觀點是,NFT 可能會吸引這一細分市場——爲遊戲開發商提供一種銷售新皮膚、特殊武器裝備和其他數字商品的途徑。有誰會比製作大爆款「虛擬農場」(Farmville)的團隊更適合爲此建立一個市場?

2018 年 2 月的同一天,OpenSea 和 Rare Bits 雙雙在 Product Hunt 上發佈。

OpenSea 將自己描述爲「加密商品的 Ebay」。

Rare Bits 的描述則是「類似 eBay 的零費用加密資產市場」。 

Product Hunt

到當天結束時,OpenSea 的下載量壓過它的競爭對手,447 比 230。兩者都被包括英特爾的新型智能眼鏡、一本關於 UX 工作面試的書和一套「堅不可摧的緊身衣」在內的大量其他產品遠遠甩在身後。
但是當談到風險投資市場時,地位被顛倒了。OpenSea 從 Y Combinator 畢業後, 成功地從包括 1confirmation、Founders Fund、Coinbase Ventures 和 Blockchain Capital 在內的強大投資機構陣容籌集了 200 萬美元。成績還算不錯,但遠遠落後於一個月前獲得 600 萬美元融資的 Rare Bits,參與後者投資的機構有 Spark、First Round 和 Craft。  

1confirmation 普通合夥人 Richard Chen 在解釋本機構當時投資理由的同時總結了參與方各機構的共識:

從紙面上看,Rare Bits 是一個更加光鮮的團隊——他們是 Zynga 前員工,從傳統風投那裏籌集的資金比 OpenSea 多得多。不過,OpenSea 團隊更加精幹和鬥志昂揚。 Devin 和 Alex 在 Discords 中表現亮眼,長期在其中發掘新的 NFT 項目,並使得這些項目在 OpenSea 上市,使得大部分交易量被吸引到 OpenSea 而不是 Rare Bits 上。我們於 2018 年 4 月投資時,OpenSea 的交易額已經是 Rare Bits 的 4 倍左右。

儘管 Rare Bits 以不收取首次銷售佣金(OpenSea 在 2018 年時收取 1%),並退還用戶產生的任何 Gas 費用而自豪,但隨着時間推移,兩家公司之間的距離似乎反而越來越大。

不過, Rare Bits 的這種善舉似乎與 2018 年的「加密凜冬」不同步。在 Rare Bits 燒錢維持熱度的同時,OpenSea 似乎採取了另一種途徑,收取費用並堅持小團隊精益求精。直到 2020 年 8 月,OpenSea 還只有 7 名員工。

爲了爭取提升交易額,Rare Bits 推出了新的實驗,包括與 Crunchyroll 合作,使用戶可以收集動漫角色的「數字貼紙」。 與此同時,OpenSea 則保持專注,堅持不懈地改進其核心交易所,即使對上述新行業的興趣是需要的。當被問及爲什麼 OpenSea 從長遠來看能夠勝過 Rare Bits 時,Finzer 回答說: 

[關鍵是我們] 願意在該領域長期耕耘的意願,無論近期的增長軌跡如何。我們想爲 NFT 打造一個去中心化的市場,我們完全可以接受保持 3-4 年的小團隊運作。

到 2019 年,Rare Bits 似乎已經關門大吉。今天如果您訪問該站點,它會跳轉到 CoinGecko,儘管並未宣佈過項目出售公告。

而對 OpenSea 而言,好戲纔剛剛開場。 

市場:歡迎來到「頭像」狂歡派對

很難具體說清 NFT 市場在過去一年中究竟增長了多少。

前文我們提到僅 OpenSea 的交易額就有望在 2021 年超過 275 億美元。如果該公司保持其 97% 的市場份額,這意味着該市場的年度 GMV 總額爲 284 億美元

2020 年 NFT 銷售額爲 9480 萬美元。這意味着 2021 年比去年增長了 30,000%。我們的大腦無法理解這種成長,這種突然襲來的巨人症。 眨眼間,NFT 已經從一個煩人的小透明,成熟爲一個閒庭信步的龐然大物。

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功於頭像圖片 NFT 的普及,即所謂的「PFP」項目。這一潮流的著名代表包括 CryptoPunks、Bored Ape Yacht Club (BAYC)、Pudgy Penguins、Meebits 以及許多其他項目。 

這些角色數量激增,在您的朋友們和社交媒體上的粉絲中廣爲傳播,推動了進一步的收藏、投機交易和投資。(這三者之間的界限往往非常模糊,以至於彼此無法區分。)

甚至業內人士也發現自己對這種狂潮感到目瞪口呆,部分原因是與最初預期相差甚遠。Rare Bits 的故事似乎告訴我們,NFT 有望與遊戲領域相吻合。 Gods Unchained 和 Decentraland、The Sandbox 和 Animoca Brands 等項目有望推動這個領域向前發展。

但總體來說,情況並非如此,極爲醒目的警告就是:Axie Infinity,它既是一款區塊鏈遊戲,也號稱是 NFT 項目中成交額最高的項目。但從整體上看,PFP 似乎是主要形式。 按歷史交易額排名前十的項目中,有五個可以合理地歸類爲 PFP 產品。 按交易額計算,它們的總交易額達到 54 億美元,佔總金額的 37.3%。 如果 Axie 被排除在外,並替換成第 11 個項目——Sandbox,PFP 在這些項目中的交易量份額將達到 73%。  

DappRadar

甚至 Finzer 也承認,他沒有預見到當前浪潮的來襲。 「我們沒有預測到 Bored Ape Yacht Club 或其他收藏品的崛起。」

這在某些方面有點令人驚訝。 一方面,OpenSea 很早就認識到加密化身的潛力。2018 年初,Finzer 居然拉來老朋友 Dylan Field 幫他做 Ethmoji。

逆時針排序: Jessica Phan, Alex Atallah, Devin Finzer, Dylan Field 和 Elena Nadolinski。拍攝者:Richard Chen

用戶可以用眼睛、嘴巴和配飾等可組合元素,調配製作個人頭像圖片。  

Ethmoji

在 Finzer 推動專注核心業務的影響下,Ethmoji 被短暫忽視。 雖然它沒有受到太多關注,但它似乎仍然很活躍,2019 年時——它成立一年後,Atallah 仍發推文稱,繼續在創建新的頭像。

Finzer 沒有預料到 PFP 革命令人驚訝的另一點可能是:OpenSea 看起來像是爲迎接 NFT 狂潮量身定製的。這與該公司非常強大的產品有着很大關係。 

產品:神祕的護城河

從高度抽象角度來看,OpenSea 的產品很簡單:它是一個買賣 NFT 的市場。但它的成功是由於更神祕的因素。特別是,該公司能贏得主導地位,似乎得益於 NFT 上市的便利性、平臺上資產的廣泛性,以及強大的篩選和編目系統。 

NFT 上市的許可問題

在 OpenSea 上推出 NFT,無論是圖像還是歌曲,只需幾下點擊。 (旁白:我將在下週對此進行試驗並分享結果。)類似於只需要填寫作品信息並上傳相關數據,無論是圖像還是其他內容。

OpenSea

加密研究機構 Delphi Digital 的 Alex Gedevani 將其描述爲 OpenSea 佔據市場主導地位背後的決定性因素之一:

[OpenSea 的] 強調成爲 NFT 鑄造、發現和交易的無需許可市場 [解釋了其市場份額增長的真正原因]。由於相對於其他平臺的進入門檻較低,這使得長尾創作者能夠輕鬆加入。這種方法擴大了創作者的供應,從而吸引了一級和二級市場上的用戶和流動性。如果說 Uniswap 是任意山寨幣的市場,那麼 OpenSea 就是任意 NFT 的市場。

儘管此後其他市場也紛紛效仿,使發佈 NFT 產品的行爲變得更加簡單,但 OpenSea 顯然在這方面處於領先地位。它推動了爲平臺帶來大量資產。 

資產廣度

OpenSea 將其上架商品分爲八類:藝術、音樂、域名、虛擬世界、交易卡、收藏品、體育和功能性資產。 

OpenSea

正如我們所討論的,「收藏品」已被證明是最受歡迎的類別,但上圖演示了 NFT 的多樣性以及 OpenSea 提供的各種產品。根據該公司的網站,該平臺上的收藏品超過 100 萬個,可供購買的個人 NFT 超過 3400 萬個。值得注意的是,即使這一數字如此高,可能也已經過時,因爲它與 OpenSea 已處理了 40 億美元交易額的聲明並列;我們知道它的交易額已經遠遠不止。 

據加密數據平臺 Messari 分析師 Mason Nystrom 表示,這種海納百川的策略證明了一種關鍵的競爭優勢,特別是對於競爭對手 Rarible (我們將在本文後面內容更詳細地討論這一點)而言:

OpenSea 聚合並提供了廣泛的資產類型。因此,雖然 Rarible 在推出時因其流動性挖礦激勵而引來了早期交易量,但 Rarible 並沒有彙總其他非 Rarible 資產(例如 Punks、Axies、藝術品)。因此,OpenSea 成爲很多這些早期資產的首選市場 / 流動性來源。OpenSea 還讓創作者對其他平臺的二次銷售自行設置版權費、提供了一個很棒的索引目錄,bi 以及用於篩選資產的出色 UI、經驗證的合同,以及方便用戶創建 NFT 的途徑。 

Electric Capital 合夥人 Maria Shen 在其撰寫的內容中強調了 OpenSea 平臺流動性的一個關鍵部分:它有大量的 NFT 可供「立即購買」。

把握住「立即購買」機制很重要,因爲您擁有的「可供立即購買」NFT 越多,市場流動性就越高……Opensea 擁有最多的「立即購買」選項。

通過全方位擁抱各類 NFT 資產,OpenSea 已使自己成爲 NFT 生態系統的默認入口——競爭對手可能難以改變這種看法和地位。

不過,該平臺的廣撒網是有代價的——爲了獲得廣泛的選擇,強大的搜索和篩選是不可或缺的。   

強大的篩選機制

NFT 項目在整體形式和有助於其價值的細節方面差異很大。一個項目中至關重要的重要特徵,而在另一個項目中可能毫無價值。OpenSea 在捕獲、編目和允許用戶搜索這些信息方面表現非常出色。
爲了詳細解釋我們的意思,讓我們看一下兩個流行的 PFP 系列:CryptoPunks 和 Bored Ape Yacht Club。

這是 CryptoPunks 的樣子——它們是具有不同膚色、髮型和配飾的像素化面孔。雖然大多數是人類,但也有一些殭屍、猿和外星朋克。 

OpenSea 市場中的 CryptoPunks

這些區別很重要,因爲它們可以直接表明具體個體的稀有性。具有共同特徵的 CryptoPunks (例如耳環)的價格,可能會低於配備帽子、太陽鏡和菸斗的稀有外星朋克。事實上,具有這些屬性的「CryptoPunk #7804」最後以 4,200 ETH (當前價格約 1,510 萬美元)售出。

能夠通過這些品質進行篩選,對於潛在的 CryptoPunk 買家而言非常重要,但對於想要確保買進 Bored Apes 之一的人來說,其篩選元素則是完全另外一番景象: 

OpenSea 市場中的 Bored Apes

對於猿猴鑑賞家來說,突出的篩選元素包括皮毛顏色、猿是否在喫披薩,以及發光的眼睛。在 OpenSea 上最昂貴的 BAYC 交易之一是收購了「#3749|,這是一隻長着金色皮毛、戴着船長帽和紅色激光眼的猿猴。它以 740 ETH (當前價格約 270 萬美元)價格售出。(有趣的是,它被我們之前討論過的區塊鏈遊戲 The Sandbox 的官方帳號購買了。)

OpenSea 給用戶提供工具,讓他們通過最至關重要的元素描述進行篩選和搜索。 

OpenSea

聽上去似乎很簡單,但對買家的體驗而言,這會帶來天壤之別。Richard Chen 描述了這種情況:

人們低估了搜索和發現對 NFT 的重要性。對每個 NFT 項目(例如 Meebits、Lost Poets),都需要按其屬性自定義搜索過濾器,這些過濾器條件必須由 OpenSea 依據每個項目手動添加。這爲 OpenSea 創建了一個可防禦的、巨大的用戶體驗護城河,其他平臺難以複製。例如,在 Rarible 上,我甚至無法篩選戴着耳機的骷髏 Meebits; 因此,在一個平臺上進行 NFT 購物,然後在另一個平臺上結賬是沒有意義的。通過在 OpenSea 上擁有出色的 NFT 購物用戶體驗,用戶可以留在該平臺上,使用 OpenSea 的智能合約進行實際的 NFT 交易。

通過將每個項目從根本上視爲獨一無二,OpenSea 構建了一個真正迎合買家的平臺,簡化了瀏覽體驗,使其可以捕獲購買。

總而言之,OpenSea 看起來像一個異常靈巧的產品,它完美地捕捉了去年的 NFT 泡沫。憑藉無需許可的創建方式、平臺上的大量資產和強大的篩選系統,看起來像是一個被神祕但異常重要的護城河給予防禦的企業。

領導力和文化 :勝而不驕

似乎不可能誘使 Devin Finzer 擺出幸災樂禍的表情。

儘管身爲世界上最重要的獨角獸企業之一的 CEO,儘管他的心血結晶在業內一家獨大無可匹敵,但他依然是說話和聲細語,舉止溫文爾雅。 

當被明確問及 OpenSea 的成功時, 他經常會轉移話題,轉向交易所尚未解決的所有問題,以及所有需要進行的改進。當被問及該平臺的宏偉願景,未來幾年可能會帶來什麼時,他表示反對,並表示重點是「努力改善核心市場」。 他的謙遜幾乎是病態的。一個勝而不驕的贏家。

根據多位人士的說法,他也非常專注。 一位前員工稱他爲「整個加密領域最專注的創始人之一。」Richard Chen 描述了他對 Finzer 的第一印象: 

[他似乎] 非常堅韌,專注於公司的長期優先事項……[他] 不會被加密貨幣市場的短期價格 / 投機分散注意力。 

面對競爭對手激烈的反擊和加密市場動盪,OpenSea 保持了令人欽佩的專注。

這在很大程度上也得到了聯合創始人 Alex Atallah 的幫助。 Chen 將 OpenSea 的這位 CTO 描述爲「以一頂十的工程師」,他對 React.js 有着異稟的天賦。Atallah 的特點還在於他對加密生態系統的深刻了解,「生活在 Discords 上」。這些舉動有助於敏銳地瞭解用戶的需求。和 Finzer 一樣,他顯然也相對保守,兩人都被描述爲「比普通創始人更厭惡風險」。如果說他們的領導力有明顯的弱點,就是這一地點。 Richard Chen 也承認,說: 

[Finzer 和 Atallah] 更願意在宏觀 NFT 市場趨勢中處於有利地位,而不是採取新的舉措來推動該領域向前發展。

他們創建的公司似乎總體上映射了這種低調的風格。在我們的談話中,Finzer 指出,他更喜歡「扁平化」的管理結構,讓員工有充足的機會採取主動,無論他們的具體職位如何。在我們的談話中,他提到了一個「pod/ 豆莢」結構,小團體在其中聯合起來處理不同的項目,這些子團體的領導權由參與者決定。 

目前,該公司的團隊仍然非常小,只有 45 人的團隊。如前所述,這比一年前已經是大幅增加,Finzer 表示,OpenSea 在 2020 年 8 月時 haizhi 有 7 名員工。如果順利的話,它很快就會擴大規模,他們已經在 Lever 上發佈了 21 個空缺職位。

也許當增長如此迅捷的到來之時,自然也有不少的紕漏,這是很自然的現象。今年 9 月,OpenSea 的聲譽受到了顯著影響。用戶分析了時任公司產品負責人的 Nate Chastain 的交易歷史,發現他參與了搶先交易。在部分情況下,Chastain 似乎購買了他知道會在 OpenSea 主頁上展示的 NFT,藉助這種展示所帶來的知名度提升,以更高的價格出售它們。

這種做法與 OpenSea 針對「操縱性」交易行爲的嚴禁政策背道而馳。 Finzer 對此表示失望,Chastain 隨之辭職,OpenSea 出臺了一項政策,禁止員工「利用機密信息購買或出售任何 NFT,無論其是否在 OpenSea 平臺上可用」。他們也不得購買平臺上重點展示的 NFT。

對於單個員工的行爲,很難將其過於歸咎於 OpenSea。但至少對於一系列競爭者來說,Chastain 事件說明了對替代市場的需求。很多項目都希望衝擊 OpenSea 的地位。 

估值:A16z 的投資堪稱年度最划算交易

在我們瞭解 OpenSea 的競爭對手之前,我們必須首先夯實對 OpenSea 估值的理解。在某些方面,這樣做是徒勞的——這是一家(快速)移動的估值目標,今天的分析在明天就可能看起來非常愚蠢。

我們已經看到在風險投資市場上​看到了這出大戲,主角是 Andreessen Horowitz。今年 7 月下旬,這家重量級風投機構以 15 億美元的估值在 OpenSea 領投了 1 億美元的 B 輪融資。當時,OpenSea 全年處理的交易量不到 10 億美元,平均每月的費用收入爲 850 萬美元

現在回頭看,這簡直就像是一筆荒謬的偷竊。在 a16z 宣佈投資後的兩個月內,OpenSea 的 GMV 增長了六倍多,達到 64 億美元,費用收入同步猛增。在 8 月和 9 月期間,Finzer 和公司平均每月收取 2.2 億美元的交易費用。

那麼,OpenSea 在今天應該被估值多少呢?

考慮到 OpenSea 是在一個聯賽中一家獨大自娛自樂,進行直接比較是非常棘手的。但是我們可以通過查看零星市場、加密貨幣交易所和博彩平臺來獲得一個想法。雖然沒有任何一種方法是獨立完美的——進行實體商品交易的傳統市場的成本截然不同,交易所可能依賴於不同的收入流,例如「訂單流支付」,而 NFT 與「夢幻 NFL」遊戲並不完全相同——它們只是提供了一個有用的基礎比較。

下圖顯示了參照企業的估值——無論是公開交易市值,還是上一輪融資估值,除以它們的「營收運轉率」。 這是通過過去三個月的公開數據來計算的。 

Dune 數據和企業披露數據

其中的任一企業與另一企業都大不相同。

OpenSea 的估值顯然已經超過了其上次融資時的估值。如果給予與 Etsy 相同的 13 倍倍數,其估值將超過 240 億美元。 當然,它的增長速度要快得多,而且考慮到 Etsy 有 1,400 名員工,而 OpenSea 僅有 45 名員工,它的成本結構應該會低得多。

(相反而言,OpenSea 的營收不那麼可靠,如果我們真正遭遇了一個完整的加密凜冬,其數額可能會下降 90% 或更多。)

OpenSea 每名員工的營收運轉率高達 4100 萬美元; Ebay 的相應數據徘徊在 80 萬美元左右。

如果 OpenSea 正在籌集另一輪融資——每家針對成長型企業的投資機構肯定都會蜂擁來敲門,在宣佈 B 輪融資僅僅三個月後,該公司的估值似乎有可能飆升 10 倍。 (a16z 合夥人) Katie Haun,請接受歡呼。

競爭對手:對王座虎視眈眈

現在,OpenSea 的領先優勢看起來幾乎是無懈可擊的。雖然它的產品和豐富的藏品使其具有防禦性,但它是在一個非常稚嫩且高度活躍的市場中經營。這爲各種競爭者留下了成長空間,包括中心化 NFT 市場、去中心化市場、垂直市場和加密貨幣交易所。 

中心化市場

可以說,其他中心化 NFT 交易所之間競爭力是最弱的,至少目前是這樣。這類競爭對手包括 Nifty Gateway (現在由 Gemini 擁有)、Foundation、MakersPlace 和 Zora。在某些情況下,這些平臺在藏品選擇和美學方面與 OpenSea 不同——例如,Foundation 是一個極簡主義的精美平臺,吸引了更多對設計敏感的創作者,不過但仍然存在重疊。Foundation 和 Zora 都成立於 2020 年,很多創作者也站在了較新的項目一方。

從長遠來看,這個羣組可以與 OpenSea 抗衡嗎?鑑於該業務隱含的網絡效應,很難想象 OpenSea 會被取代,但 NFT 市場的增長,應該意味着有足夠的空間讓替代市場蓬勃發展。如果他們能夠在某些類別中建立供應,並專注於具體職能,發展潛力尤其出色。

隨着投資者認識到回報的巨大規模,OpenSea 的成功也可能會鼓勵資本流入該領域。這可能會給新興項目補充爭奪市場份額的火力,尤其是未來幾年可能湧入生態系統的許多新買家。
更根本的威脅可能來自去中心化市場。

去中心化市場

在此前文章《Sushi and the Founding Murder》中,我們概述了加密貨幣的兩個基本定律:

  • 流體動力定律。加密貨幣的運作與現存的權力結構背道而馳,認爲傳統的等級制度是不正當的和不合法的。這可能與長期生存的機構有關,如傳統的金融系統或像 Coinbase 這樣的新公司。在這兩種情況下,權力都被認爲是被一個試圖編纂和加強其控制的實體所奪取。加密領域希望權力完全流動,根據貢獻者對社區的價值累積。
  • 流動財富法則。同樣,加密世界對尋租實體持懷疑態度。不提供持續價值和努力的組織,在與其他參與者相同的規則下賺錢,通常被認爲是腐敗的。加密貨幣希望財富是流動的,獎勵持續的價值創造。從根本上說,加密認爲用戶是價值創造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不是價值創造的消費者。

目前,OpenSea 是一個完全中心化的實體,可以完全控制其平臺。它從賣家書中收取 2.5% 的費用。(除此費用外,用戶還必須支付「gas」費用,本質上是網絡的交易費用。)換句話說,權力和財富都不是流動的。

在過去的一年裏,出現了一些去中心化的參與者,其中 Rarible 是最成熟的。這也是一個有趣的案例,因爲該項目開始時是一箇中心化的實體,在宣佈成爲 DAO 之前,它籌集了 1600 萬美元的風險資金。作爲過渡的一部分,Rarible 在 2020 年夏天發行了一種代幣。RARI 可以通過使用該項目的平臺來賺取,也可以授予治理權。

乘着那次代幣發行的東風之勢,Rarible 短暫地成爲了交易量第一的 NFT 平臺,因爲洗售(Wash)交易(通過買賣資產來擡高交易量和定價的做法)推高了 RARI 的幣價。但這並沒有持續多久,OpenSea 最終贏回了用戶,正如 Richard Chen 所描述的:

「Rarible 爲了推出代幣而推出代幣,沒有深入思考代幣經濟學機制。因此,他們其實是極大地激勵了代幣收益耕種人羣進行洗售交易,在去年夏天的幾個月裏,Rarible 的交易量超過了 OpenSea。一旦無機需求枯竭,人們就會非常清楚,OpenSea 是一種更好的產品。」

雖然 Rarible 的方法不是絕對的成功,但也不是失敗。它的 RARI 代幣擁有 4.3 億美元的完全稀釋市值,而且從交易額上看,它是 OpenSea 最接近的競爭對手,這對於一個成立不到兩年的項目來說還算不錯。

但更重要的是,Rarible 爲未來的去中心化參與者勾勒了一個潛在的攻擊面。正如在 Sushi 的文章中提到的,該社區的「Shoyu」項目就是這樣一個例子,儘管它仍然沒有上線。持幣者將希望藉助更廣泛的 Sushi 生態系統的活力能夠推動其交易量。但是,據一位消息人士稱,只有一位工程師負責建造 Shoyu。單靠一個人的力量擊敗 OpenSea,是一項相當難的任務。

Artion 是另一個值得注意的項目。Artion 由 Yearn Finance 的創始人 Andre Cronje 創立,旨在解決針對 OpenSea 的普遍抱怨。它不收取平臺費,並建立在 Fantom 網絡而不是以太坊上,這一決定使交易更快,並減少了 gas 費用。

Artion 是 a16z 合夥人 Chris Dixon 的加密貨幣箴言的邏輯結論,「你的接受率就是我的機會。」 通過採取零費用,Artion 爲其平臺的普及使用提供了強有力的激勵。而且它已經開源了它的代碼,以便其他人可以輕鬆地在它的基礎上進行分叉和構建。

當 Cronje 被問及 爲什麼會建造一個沒有盈利潛力的項目 時,Cronje 回答說:「我喜歡縱火。」
降費是否足以與 OpenSea 競爭?衆說紛紜。Richard Chen 表示 OpenSea 的產品很難複製:
「OpenSea 很難被分叉和‘吸血鬼攻擊’。這是因爲 99% 的工程工作是在鏈外進行的(如搜索和發現、基礎設施),因此不能被分叉。」

然而,Messari 研究員 Nystrom 的觀點略有不同,他強調了去中心化平臺的優勢:

「無需許可協議 ...... 將具備更強的可組合性,由社區驅動,抵制有害監管,吸引更好的人才,並有利可圖。從長遠來看,這些品質是大多數去中心化協議將勝過中心化競爭對手的原因。 」

最終,Nystrom 也解釋了 OpenSea 如何在強大的去中心化對手的存在下仍能蓬勃發展:

「我認爲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市場都有一席之地,就像 Coinbase 和 Uniswap 都取得成功一樣。OpenSea 將繼續存在,並將提供出色的入門、UI 和有用的功能。」

3 垂直市場

雖然不是直接競爭對手,但 OpenSea 可能會看到垂直平臺吸走它的交易量。在某種程度上,這種情況已經在發生了,幾個最大的 NFT 項目增加了在自家交易所的交易。

例如,如果你想買一個 Axie,你不會首選訪問 OpenSea。相反,你可以前往 Axie 的「內部市場」。在那裏,你會發現一個爲產品量身定做的界面,具有完美的篩選和搜索功能。此外,還有一個特定項目的錢包和交易跟蹤器。

Axie Infinity

LarvalLabs (CryptoPunks、NBA Top Shot 和 Sorare 的幕後創建者)也存在類似的發展動態,所有這些都在自己的平臺上實現了有意義的交易量。

最終,由於 OpenSea 在適應不同的 NFT 方面做得非常出色,但那些投入大量資源建立專門平臺的項目將很難跟上步伐。Finzer 領導的該公司將希望它能越來越強大,通過選擇贏得勝利,並繼續爲無法或不願意創建定製解決方案的 NFT 發行商提供服務。

加密貨幣交易所

在關於 FTX 三部曲之一萬物交易所(The Everything Exchange)的文章中,我們概述了 Sam Bankman-Fried 的企業是如何將自己定位爲各種買賣方式的場所。這包括 NFTs。

他們不是唯一對這一領域感興趣的傳統加密貨幣交易所。正如我們之前提到的,Gemini 收購了 Nifty Gateway,爲其在這一領域提供了立足點,而幣安也運營着自己的 NFT 子平臺。

OpenSea 會擔心這些項目的挑戰嗎?就目前而言,不會。但是,有理由表明,一個附加在加密貨幣交易所上的 NFT 市場是有意義的。隨着 NFT 變得更有價值,有些價格高達數百萬,它們的金融效用也增加了。它們現在不僅需要安全保管,而且可以作爲抵押品使用。例如,FTX 可以考慮你對 300 萬美元的 Fidenza 的所有權,而不是隻根據你賬戶中的代幣來計算保證金。

Tyler Hobbs 的《Fidenzas》

當然,這不是一種威脅,而是可以被視爲 OpenSea 的一個機會。與主要交易所的合作可能是互利的,NFT 持有者可以獲得更高的槓桿率,而代幣交易商可以獲得購買收藏品的方法,而不必在錢包之間轉移資金。

OpenSea 給人的印象是,該公司從不過度擔心競爭對手。雖然它可以預期在未來幾年會有更多的對手加入戰局,但如果它繼續執行,應該會有發展空間。更大的擔憂可能來自於其他地方。

風險:太慢、太快

儘管規模龐大,但 OpenSea 仍然是一家只有幾十名員工的初創公司,其業績記錄只有幾年。儘管它執行良好並利用了加密貨幣令人振奮的市場擴張,但它也存在漏洞。有些可能在它的控制範圍內,許多則不是。

特別是,OpenSea 將需要確保它對客戶的反饋做出反應,以改善平臺,逐步採取行動以減少監管風險,併爲不利的市場條件做好準備。

響應客戶反饋

儘管作爲加密貨幣世界的默認場所,OpenSea 有時給人的印象是一個不受歡迎的平臺。用戶抱怨該公司的費用較高,以及需使用以太坊區塊鏈所產生的高 gas 費,以及缺乏像代幣這樣的去中心化功能。
值得稱道的是,OpenSea 運營着一個客戶門戶網站,用戶可以在其中提出改進建議並對之前提交的內容進行投票。名單很長:

OpenSea

最常見的要求之一是 OpenSea 增加對其他區塊鏈的支持,包括 Cardano、Tezos、Solana 和其他。目前,該公司支持以太坊和 Polygon,儘管使用較少,但後者的 gas 費用確實較低。

支持 Solana 應該是清單上的重中之重。該項目在過去一年中取得爆發式發展(Not Boring 的 Solana Summer 一文中給予很好的解釋),似乎有了運行的空間。它的低費用和快速的交易處理可能使它很適合 NFT 交易,Solana 中出現了一系列該鏈獨有的猿猴、貓和吉娃娃項目,以及作爲聚合器的市場 Solanart。

一個名爲 The Degenerate Ape Academy 的項目已經在 Solanart 上處理了超過 95 萬個 Solana,按當前價格計算,相當於 1.49 億美元。在 OpenSea 上,似乎只交易了價值約 1.9 ETH 的 Degenerate Apes。

Solanart 上的 Degen Apes

在我們的討論中,當被問及他認爲自己的優勢是什麼時,Finzer 回答說:「我儘量不自以爲是,去看到事情的本質。」

這似乎是真的。如前所述,OpenSea 的首席執行官 Finzer 經常提到自家平臺的缺點,並決心要糾正這些缺點。他希望確保 OpenSea 不會錯過像 Degen Apes 這樣的未來突破性項目。挑戰將是增加更多的功能,更多的網絡,同時保持核心產品的性能。

監管

NFT 是證券嗎?

如果美國監管機構做出肯定的決定,OpenSea 的業務無疑會受到影響。證券和銷售證券的市場必須遵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規則,這一負擔將要求 OpenSea 做大量的工作,並從根本上改變 NFT 的購買過程。

到目前爲止,監管機構幾乎沒有說明他們如何看待 NFT,以及它們是否滿足「Howey 測試」的四項要求,該測試決定了一項資產是否是證券。要達到需接受監管的標準,須滿足以下條件:

  • 投資了金錢(或等價物)
  • 它被投資到一個「共同企業」
  • 這項投資帶有「合理的利潤預期」
  • 這樣的利潤來源於他人的努力

法律學者最有能力確定 NFT 是否符合標準,但即使是局外人也會同意,投資的是金錢等價物,通常預期價值會增加。這些潛在的利潤似乎確實取決於其他人的工作。至於 NFT 項目是否代表「共同的企業」是一個完全棘手的問題。

OpenSea 應該利用這段不確定的時期,積極主動地與監管機構合作,幫助定義適當的界限,並確保他們的平臺在合規方面處於領先地位。如果他們能很好地管理這一點,監管可能會被證明不是一個易受影響的問題,而是一種針對規模較小、不那麼嚴格的參與者的防禦來源。來自 Messari 的 Nystrom 提到了這一點,同時補充說,這可能會限制 OpenSea 的選擇:

「隨着 NFT 的發展,OpenSea 最終可能會依靠建立一個監管護城河(類似於 Coinbase),而不是提供風險更大的資產。」

該公司的總法律顧問 Gina Moon 可能在這方面扮演尤爲重要的角色。在加入 OpenSea 之前,她曾在 Facebook 的監管團隊任職。Finzer 需要確保她有足夠的空間和支持來採取積極主動的立場。

市場崩潰會怎樣

儘管我們相信 NFT 的創造性和社會力量,但這一領域確實是一種狂熱的現象。欺詐、清洗交易和投機行爲猖獗,價格並不總是理性的。

在短期內,這種情況會可能會導致買家倒了胃口,OpenSea 的交易量則隨之下滑。在所有的可能性中
目前的牛市肯定不能永遠持續下去,投資者從這個世界的更多幻想的邊緣,轉向成熟的項目。這實際上可能對藍籌 NFT 項目產生積極影響。加密貨幣投資者可能將 CryptoPunk 或 Fidenza 視爲一種相當安全的價值儲存手段。但至少,較小的項目,以及許多支持它們的項目,紙面「富貴」可能會化爲烏有。

OpenSea 將如何應對這種衰退?

與其他幾家高速增長的初創公司一樣,OpenSea 實際上感覺它可以經受住此類事件的考驗。正如我們所提到的,該公司在其大部分時間裏都是以一個精簡的、低燃燒的團隊運作,並通過保持專注而茁壯成長。假設它不會突然變得揮霍無度,應該有足夠的資金度過凜冬。它可以有效地利用這段時間,挑選出有趣的垂直項目,併爲下一次加密貨幣過山車做好準備。

前景:OpenSea 和 NFT 的下一步是什麼?

NFT 會變成什麼?

這是一種可以讓幻想家瘋狂的問題。目前,這種形式已經包括繪畫藝術、音樂、時尚、遊戲、領域以及這些形式之間無數其他的重疊和重疊。同樣重要的是,隨着新項目在既定邊界上不斷湧現,情況每天都在變化。

Vine 創始人 Dom Hofmann 在今年 8 月底發佈的 Loot 就是一個例子,說明了新的趨勢如何能夠抓住人們的想象力。正如我們所注意到的,NFT 的大部分狂熱都是由頭像主導的。Loot 則朝着另一個方向發展,摒棄了圖像而採用黑白的物品列表。其理念是,開發者可以在 Loot 的基礎上構建內容,爲數字行程的持有者提供不同的場所來表達和顯示他們的所有權。

Richard Chen 表示,音樂 NFT 可能值得關注:

「音頻 NFTs 出乎意料地還沒有起飛。一個重要的原因是 NFT 元數據現在大多隻服務於圖片或視頻。OpenSea 正在努力支持渲染音頻文件的重要元數據,這將有利於像 Catalog 這樣的項目,該項目正在爲策劃的 1-of-1 NFT 音樂建立平臺。」

再往長遠看,智能 NFT 可能代表另一個前沿領域。Nystom 概述了這個機會:

「我們可以期待 NFT 的演變,從靜態到動態,也就是智能 NFT,包括人工智能(AI)集成和其他基於 NFT 使用而演變的酷炫功能。」

這是令人興奮的東西,唯一真正的界限是法律和技術。在未來的某一天,我們可能會購買具有真實個性、思想會改變和適應的虛擬人物。

如果 NFT 現在已經有望達到數百億的交易額,一個成熟的市場該如何應對 ?

OpenSea 面臨的挑戰是,如何成功地將這些日益複雜、令人眼花繚亂的 NFT 對象編入目錄。現在的機會是儘可能多地抓住不斷增長的銷售額。

這樣做可能需要新的產品和功能。在過去的幾周裏,OpenSea 推出了一個移動應用。雖然它還不允許買賣,但這是朝着真正的多平臺產品邁出的第一步,可以進一步普及 NFT。

如果我們想了解該公司可能的其他發展方向,重新審視 Coinbase 的路線圖可能是個好主意。在許多方面,這似乎是 OpenSea 最接近的類似物,一箇中心化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作爲進入生態系統的自然通道,並熱衷於按規則行事。

也就是說,我們應該期望 OpenSea 提供一種對機構友好的產品,類似於 Coinbase Pro。這可以處理託管、高價購買並提供白手套服務。

如果在監管上獲得開綠燈,NFT 的碎片化將解鎖該行業的巨大潛力。就目前的情況來看,許多人僅僅因爲 NFT 的定價就被擋在門檻之外。例如,目前 Bored Ape 的地板價爲 38.7 ETH,大約是 14 萬美元。這超出了很多人的承受範圍,只有富人除外。

與此同時,這些 NFT 的持有者在鎖定收益方面幾乎沒有選擇。如果你有幸以 10000 美元的價格購買了 CryptoPunk 並看到它的價值增加到 100 萬美元,你應該出售嗎?如果下週類似的作品售價 1000 萬美元怎麼辦?

現在,無論是買還是賣,要麼全買,要麼不賣。碎片化將允許新人以更少的錢購買他們最喜歡的資產。例如,購買 CryptoPunk 的「股票」,而持有者可以在保留上漲空間的同時,獲得一些盈利。

對於 OpenSea 來說,這是否會很快成真並不重要。畢竟 NFT 是一個似乎纔剛剛開始的市場而已。

超驗主義者 Ralph Waldo Emerson 曾經說過:「偉人總是願意保持謙遜」。

或許偉大的公司也是如此。在勝利中保持謙虛,將成功視爲開始而不是終局,這些都是百年企業的優良品質。

OpenSea 的骨子裏似乎具有這種品質。

對於 Devin Finzer,意味着該公司由一位謙遜但能力極強的建設者掌舵,並得到一位具備與公司規模擴張的才能和氣質的 CTO 的支持。 儘管具有強大的吸引力,但 OpenSea 給人的印象是:企業專注於其弱點,並致力於解決這些弱點。

革命和節制這兩點很少能很好地結合在一起,但 OpenSea 是個例外。我們很高興隨着 web3 運動的蓬勃發展,一個關鍵企業不是呈現過於自傲或誇誇其談的姿態,而是出於理性去腳踏實地走下去。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