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gm 合夥人:加密企業具備哪些優勢,能從 FAANG 手中搶奪優秀工程師

當正確的技術出現時,少數聰明人就足夠攪動世界。

撰文: Dan McCarthy,Paradigm 人才招募合夥人
編譯:Perry Wang

軟件工程文化一直傾向於反威權主義的態度。很多工程師的童年閱讀清單上都寫滿了《雪崩》(Snow Crash)和《神經漫遊者》(Neuromancer)等關於孤膽黑客反擊巨擘企業的書籍,而不被人看好的創業者一舉締造成功的神話,更是硅谷的宗教。這是有充分理由的;與幾乎任何其他職業相比,軟件工程能更有力地將巨大的經濟力量集中到一小羣人挑戰現實世界王者的戰鬥中。

如果你是硅谷巨頭 FAANG 公司(Facebook、Amazon、Apple、Netflix 和 Google)的工程師,一定是和非常聰明的人一起解決具有挑戰性、高度可見的問題……但你也只能在很長的時間週期交付成果,你對產品的影響可能已經是微不足道的,你的工作產出都不是真正屬於你的,而且你的項目很可能會受到部門外權力鬥爭的影響。更不要提這些公司固有的與隱私、安全和所有權相關的所有道德困境,會讓在任意層面上自稱爲反獨裁者的人士都感到惱火。

那爲什麼還有這麼多優秀的工程師繼續選擇在 FAANG 工作呢? 我可以幫忙解釋一下,因爲我 職業生涯中有七年時間都是在說服工程師加入 Google。主要有四種解釋。 我可以肯定,第一個理由就足以讓你們尖叫:

  • 薪酬:你懂的。
  • 缺乏在意識形態上有吸引力的替代方案:儘管 FAANG 公司的商業模式與傳統的工程價值觀(如透明度和隱私)不兼容,但事實證明,要想大規模經營一家利潤豐厚的軟件公司,同時又保持透明度和不具侵入性,是非常困難的。
  • 前沿研究:最酷、最新的工程項目仍然主要在 FAANG 內部進行。
  • 移民身份:在有利於大型成熟公司的簽證體系中,FAANG 代表了獲得美國公民身份的低風險途徑。

這些都是加入 FAANG 的有力論據。不過,工程師在這一領域的決策權衡正在發生急劇變化,主要是因爲一種技術:加密。這種轉變的部分原因與傳統軟件工程價值觀與加密項目文化(開源精神、隱私意識和跨公司協作)之間的一致性有關,部分原因在於:加密技術對小型化運營的公司和項目產生的實際影響,使他們可以賺錢並給員工開出有吸引力的報酬。

下面我將深入探討 FAANG 的所有優勢是如何發生變化的,但結果是,加密技術進入主流採用的一個衍生效應會是工程人才市場的顯著去中心化。如果你今天在 FAANG 供職,並且正在努力使應用的速度提高 0.5% 或更具可擴展性,考慮一下未來的動向,計算一下加入加密初創企業的成本效益,會發現它已經很有吸引力,且可能會繼續變得更具吸引力。

原因一:現有的股權激勵模式驅使人們遠離創業公司。基於代幣的薪酬爲初創公司提供了一個額外的工具,對員工建立激勵機制,在候選人考慮加入一家小公司時進行風險 / 回報計算時,會切實改變天平的傾向。加密企業是最早採用代幣激勵模式的公司。
FAANG 公司提供市場中最高的薪酬方案,而它們所在的加州灣區等地方的住房成本是天文數字,超過 90% 的人的基本工資和高度可預測性的股權,是完全合理的報酬。

相比之下,初創公司股權的價值歷來非常不穩定:可能一文不值,也可能一飛沖天,兩者之間幾乎沒有中間地帶。即使創業公司取得成功,股票期權也可能需要十年時間才能充分解鎖獲得流動性,而很多中等盈利的創業公司選擇保持私有化,導致他們的早期員工幾乎無法展示雄厚的資產方面,值得炫耀的大概只有衣櫃裏很多件帶有公司 Logo 的 T 恤。如果你是一名高級工程師,正在同時考慮一家初創企業與 FAANG 公司的 offer,必須要考慮到時間和不確定性。

每個人對風險的偏好都不同,但結果是,要確信初創企業的股權計劃能在任何時間段內提供可以與 FAANG 相抗衡的薪酬,你需要相信:

  • 初創公司將作爲獨立的上市公司取得成功,或者被另一家成功的上市公司以可觀的金額收購;
  • 上述結果將將你的股權激勵轉化爲流動性; 以及
  • 當這種情況發生時,你的收益非常巨大,不僅可以壓過最初 FAANG 開出的薪酬,還可以抵消失去利息的機會成本(例如,你原本可以利用多餘的流動資金所產生的收益)。

絕大多數初創公司都無法充分地達到這個門檻,尤其是高級工程師。在考慮充分兌現流動性的時間表時,初創公司的股權激勵所提供的風險 / 回報非常極端,以至於多數需要償還抵押貸款和需要養家的人都無法忍受。

加密代幣形式的股權代替基於股票的股權解決了這個問題。在基於代幣的分期退出機制中,員工會隨着時間累積公司的所有權,就像股票期權一樣,主要區別在於,代幣:

這對員工來說是非常有利的。 代幣不能保證短期支付,但它們保留了員工的選擇權,即在更短的時間週期內從他們的股權中獲得一些現金,同時抓住未來利潤豐厚的退出的可能性。

這裏值得注意的是,股票股權模型的複雜性和低效率對初創公司來說並非完全不利。 拒絕員工流動性爲需要員工但無法爲他們的服務預先支付市場價值的創始人和投資者提供了優勢。 當然,員工有時可以在二級市場上出售他們的非流動股權——但這通常需要公司和投資者的許可,而他們通常拒絕授予(令人驚訝)。

  • 不需要行權成本(與典型的初創公司股權形成鮮明相比,後者成爲員工的「金手銬」,他們必須拿出數萬美元才能行使期權);
  • 與公司技術產品的價值直接相關,而不是受制於企業的融資和資本結構;
  • 由透明、不可變的智能合約管理;
  • 從分期退出的那一刻起就可以具備流動性; 以及
  • 隨着時間的推移不斷保持流動性。 

對員工來說這是非常有利的。代幣不能保證短期回報,但它們保留了員工的選擇權,能在更短的時間週期內從自己的股權中提取出一些現金,同時繼續保留未來鎖定豐厚利潤而退出的可能性。

這裏值得注意的是,股票股權模型的複雜性和低效率對初創公司來說並非完全不利。使員工無法很快獲取流動性,爲需要員工但無法爲其服務預先支付市場價值的企業創始人和投資人提供了優勢。當然,員工有時可以在二級市場上出售他們的非流動股權——但這通常需要公司和投資人的許可,而他們通常拒絕批准(令人驚訝)。

爲什麼初創公司會轉向基於代幣的股權呢? 簡短的回答是,基於代幣的股權比基於股票的股權簡單得多,隨着時間推移,員工的偏好將迫使初創公司作出轉變。當股權由智能合約管理時,員工可以確信自己做出充分知情的決策,而股票期權協議則完全不是這樣。大多數加密項目使用標準的、開源的股權分期退出合約,以編程方式解鎖代幣,讓員工能夠準確瞭解他們得到了什麼,以及何時獲得。這與股票期權模式形成鮮明對比,在股票期權模式中,員工通常會收到一份由公司律師撰寫的冗長文件,建議他們諮詢自己的律師,並被告知希望一切順利。

我相信多數初創公司最終都會將他們的股權代幣化,但加密初創企業已經開始實現這一飛躍。一家擁有 25 人、業績高歌猛進的加密貨幣公司現在可以可信地宣稱,他們提供的薪酬方案在一年後在價值和流動性方面會與 Google 不相上下,而不是七八年,因爲薪酬中包含代幣成分。隨着越來越多的初創公司爭相效仿,加入初創公司的風險 / 回報計算公式看起來會大不相同。

原因 2:我們所有的內容都由少數平臺公司控制,這些公司對進入我們眼球的內容施加了巨大的控制,並依靠對用戶行爲的侵入性跟蹤來賺錢。多數工程師的意識形態價值觀與這一模式格格不入,但相當一段時間內沒有可行的替代方案。 加密可以幫助促進世界迴歸去中心化、開放的網絡。
互聯網現在糟透了。實際上,我們所有的公共討論都經由一小撮產品,它們憑藉大衆很難讀懂的服務條款協議爲自己開脫,以及那些大人物抱怨自己被平臺封殺的雞飛狗跳的戰爭。

互聯網最初的承諾(可以追溯到 Usenet 時代)是這樣一種想法,即世界各地的人們可以建立專注於小衆興趣的獨立社區(小聯盟棒球、命令與征服遊戲、壺鈴鍛鍊),並共享內容而不必依賴中央機構進行分配和調節。這個想法現在在某種程度上已經宣告死亡。基於特定興趣的社區仍然在線存在,但目前大多存在在像 Facebook 這樣的平臺,它們對完善你的槓鈴過頭推動作不感興趣,更感興趣的是通過基於你的瀏覽行爲爲你量身定製廣告,向你兜售健身器材。

爲什麼會發生這種中心化?非常值得深思:

  • 在互聯網上有效地通過內容創作獲利的唯一途徑是廣告; 以及
  • 廣告經濟學只能在巨大規模下生效,並以用戶在隱私方面做出重大妥協爲前提,因此只有像 Facebook 這樣的網站纔行得通。

想要處理大而困難的問題但同時關心隱私和透明度的人,因此陷入囧境。一位最近離開谷歌加盟加密初創公司的工程師告訴我:

我們正在做一些有趣的技術工作,但很多難題的唯一出路取決於所聚合的數據的規模,或必須協調完成某件事的人數,很多時間被花在學習專有技術或領域知識。這項工作要麼感覺不新鮮(將某個項目從框架 1 遷移到框架 2),要麼正在推進一項我並不關心的任務(以某種增量方式增強廣告平臺的隱私)。

初創圈對在 Google 或 Facebook 工作的常見批評是,工程師可能花費數月時間爲按鈕着色。這可能是真的,但很多人會使用這個按鈕——事實上有那麼多人使用,你幾乎可以保證它會成爲你整個職業生涯中最重要的產品。
想像一個與這種現狀有效競爭的模式是很困難的。如何建立一個大型的、高度存在感、同時兼具去中心化、透明和開放的企業?

加密的鏈上治理系統提供的替代方案是去中心化自治組織或稱 DAO。 DAO 是透明的、程序化管理的決策結構,可以協調大量人員。已經有幾個 DAO 解決金融領域硬協調問題的例子( Compound、Synthetix 和 Uniswap),但 DAO 概念可以擴展到許多其他應用——包括社區管理。

DAO 通常是加密初創公司的最終狀態。加密公司在早期階段的發展計劃相當傳統(籌集風險投資資金、尋找產品市場契合點和擴大團隊規模)。 不過,他們的長期計劃通常包括過渡到完全消融的、社區所有的協議。

爲 DAO 或協議,或計劃成爲 DAO 和協議的公司工作,最終將提供與大公司相同的價值:第一天就能得到切實的財務回報,項目成功的公平性,以及與聰明的同事聯手解決難題的機會。DAO 與傳統私營公司之間的主要區別在於,DAO 背離其成員意識形態立場的能力將受到更嚴格的限制,因爲 DAO 以編程方式限定了必須以民主方式決定某些事情。

隨着由透明規則集運營的公司變得越來越大,且對用戶更加友好,他們將能夠爲工程師提供既有存在感,又與他們價值觀一致的工作,並有可能創建社區,無需經歷道德靈魂拷問而自然擴容。隨着「將廣告注入一個巨大的分發平臺,後者爲他人提供內容」模式的競爭者出現,大公司將不得不回到 2000 年代中後期的商業模式:製造人們真正想要的東西。

原因 3:工程師希望研究具有現實世界影響潛力的突破性技術。在過去的十年中,最前沿的研究發生在 FAANG 公司內部的祕密實驗室中……只有加密領域是例外,後者的研究建立在開源原則和公共實驗的基礎上。

本節內容中,我會講影響力定義爲「一個人影響項目或技術方向的能力」。

雖然初創公司花費大量精力向想要招募的工程師鼓吹自己企業的影響力,但當下很多最前沿的研究仍然發生在 FAANG 內部。工程師通常希望從事最酷、最新的事情,即使自己能力有限。在過去的十年中,FAANG 出色地開展了與虛擬現實和自動駕駛相關的新研究。這讓他們最聰明的人在 FAANG 內部工作,即使他們只是將更通用的工程技能應用於實驗產品,例如爲 Google Brain 做基礎設施工程工作。Google 尤其擅長識別一項即將進入主流相關性的技術,找到該領域世界上最好的十個人,併爲他們提供解決問題所需的所有資源,即便 Google 並不是該領域的先行者。

相反,加密研究主要是在 公共論壇 上進行的,並且通常發表在博客文章和開放獲取的論文中。這種開放性創造了更緊密的反饋循環。任何可以訪問互聯網的人都可以獲得推動技術發展所需的基礎知識,而這些知識不是被存放在一個封閉的大樓內,公司還有自己的自助餐廳。

對於希望優化其職業發展以產生影響力的工程師來說,加密比軟件工程的其他擴展更容易獲得,並且不太可能被大公司鎖定。加密技術的發展速度也意味着沒有人永遠是專家,這對新人有利——六個月的工作可能會使某人成爲特定子學科專業知識的前 1% 精英。隨着加密項目變得越來越主流,這一領域的世界級工程師的數量將呈指數級增長,加密創新的步伐將超越封閉式大廠內的項目。

原因 4:對於任何需要簽證擔保才能在美國工作的候選人,FAANG 歷來享有內在的吸引力。所有初創公司、加密貨幣和其他公司想與 FAANG 競爭人才,未來這將是主要的挑戰,但現在是 2021 年,居住在美國的重要性比以往任何時候要小了很多。

移民問題本身就值得寫一整篇文章大講特講,但這裏我先做一個簡短的總結:大量有才華的人想在美國工作(並長期留在這裏),讓他們來到美國也符合每個人的最大利益。然而,一旦他們抵達,他們懸而未決的移民身份,實際上將他們鎖定在大公司中。中國和印度是外國技術人才的兩個最大來源,來自這兩個國家的絕大多數工程師都持有 H-1B 簽證。鑑於簽證系統中荒謬的積壓,H-1B 持有人通常需要等待五年或更長時間才能獲得綠卡……那還得是僱主在他們加入公司當天就開始了複雜而昂貴的申請程序。綠卡流程的最後階段本身也可能拖延長達一年或更長時間,在這一階段換工作可能會導致申請綠卡流程完全重啓。

所有這些繁文縟節創造了強大的規模經濟,在簽證申請方面非常有利於大公司。FAANG 擁有內部遊說部門和具有移民法專業知識的強大法律團隊,使他們能夠向員工提出可信的論點,即留在這些公司將爲他們獲得公民身份鋪平道路。與此同時,一家 20 人的初創公司(加密企業或其他初創企業)中,準備極爲繁瑣的簽證申請工作,通常是已經不堪重負的運營負責人的 30 項職責之一。

加密項目的去中心化性質以及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遠程工作的興起,使得身在美國對職業發展的重要性降低。儘管如此,優秀的工程師還是想來美國,他們希望確定自己能夠留下來。只要是這樣——只要簽證程序一直是充斥着官僚主義的噩夢——FAANG 對移民技術人才依然擁有主要的招聘優勢。

未來會怎樣

在過去的幾個月裏,至少可以說,圍繞加密貨幣未來的敘事一直不斷迅猛擴張。越來越多的人相信區塊鏈技術將迅速取代現有金融系統的一部分,以及很多應用平臺。

也就是說,任何人絕對肯定地告訴你加密將來會做什麼,那都是在撒謊。加密現在與 1990 年代的互聯網一樣,我們還在不斷摸索區塊鏈技術的哪些應用會有用武之地,而且肯定會出現未來回想起來看起來很荒謬的錯誤。在這一點上,我們可以得出的最高可信度結論是,加密是推動去中心化的槓桿。這一理論最具體的證據是,與最近的很多技術鉅變不同,加密是自下而上鋪開的:儘管硅谷的加密初創公司數量有限,而且 FAANG 公司內部幾乎完全沒有加密項目,但 超過 8% 的美國人已經擁有了加密貨幣

如果想要從一家 FAANG 公司跳槽到一家加密初創企業,你不一定得是一名加密貨幣鐵桿擁躉——你只需要相信形勢會發生足夠的變化,會讓 2% 的 FAANG 人才庫做出與你一樣的行動。正如硅谷的歷史一再重演的那樣,當正確的技術出現時,少數聰明人就足夠攪動世界。



投資商城

免費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