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V 的劇本走向:僵局、停戰還是將續寫無止境的傳奇?

以太坊「重組」大戲的解決方案預示未來將如何處理 MEV。

撰文:Chris Powers,DXdao 核心貢獻者
編譯:Perry Wang

礦工可提取價值(MEV)的興起正在動搖以太坊社區的根基,現在有些人稱其爲「危機」。雖然對於日益令人擔憂的情況來說確實有些道理,但它不應該令人震驚。

畢竟,MEV 是去中心化金融 (DeFi)增長的下游產物。隨着越來越多的金融活動在以太坊上進行交易,更多的套利和清算機會隨之而來。

因此,只要期待有一天 DeFi 能夠成爲全球金融體系的動力引擎,MEV 就會隨着市場規模的增長而增加。鑑於這層關係,解決 MEV 及其影響的重要性愈加緊迫。

最讓人擔憂的是,這種影響也在擴大。MEV 來自於以太坊上不斷增加的經濟價值轉移。在 MEV 活動興起之前,區塊鏈礦工通過協議固有的獎勵來獲得激勵:獲得新發行的區塊獎勵或用戶支付的交易費用。而 MEV 的興起爲礦工——或者更準確地說是區塊生產者,創造了另一個激勵層,這是一個利潤更高的層。但最終這些礦工需要挖礦這個行業才能生存,他們真的會爲了賺快錢而幹出自毀基業的事嗎?

危機

MEV 過去幾年來一直是討論的熱門話題,過去的六個月中,DeFi 世界對 MEV 的感觸更是強烈了很多。但在過去的幾周裏,一個更極端的 MEV 漏洞,特別是可能造成區塊被重組(reorg)或時間強盜攻擊的威脅,讓以太坊社區頗感不安。

社區主要的擔憂是,如果礦工可以重新排序交易以提取價值,則理論上會出現一個 MEV 的機會,這個機會有可能帶來非常誘人的利潤,足以覆蓋重組所需的哈希算力投資。 The Block 的 寫了一篇關於重組大戲的精彩解釋:

簡而言之,礦工有可能在新區塊中看到利潤豐厚的交易,然後回到鏈中對交易發生前的區塊進行重組,創建一個新序列——用自己的交易替換原始交易,從而拿走其中的利潤。這也被稱爲「時間強盜攻擊」,因爲它就像區塊鏈的一場時間旅行。

這種可能的威脅長期以來一直籠罩着所有區塊鏈——雙花。但僅僅因爲 DeFi 經歷瞭如此快速的增長,交易的價值如此巨大,以至於現在這似乎對以太坊(以及公鏈)構成了生存威脅。

顯然,這嚴重破壞了對以太坊安全性和抗審查性的信心。這將對大型資本池進入加密領域的進程造成嚴重打擊。

五年多前,社區仍然聽到 DAO 的區塊回滾消息,但如果爲網絡提供動力的礦工能徹底進行市場操縱,沒有比這更令人震撼的消息。

當前的擔憂是如此強烈,以至於以太坊社區中很多人已經開始與那些建議構建跨區塊尋找 MEV 機會的軟件開發者劃清界限。Flashbots 已經 明確表示反對,主要礦池 和著名的搜索者(編寫 MEV 機器人軟件的開發者)也是如此。與此同時,以太坊聯合創始人 Vitalik 上週 寫了一篇 關於以太坊轉向權益證明(PoS)共識機制將如何緩解這些攻擊的文章,因爲它引入了最終性。文章發佈幾天後,EIP-3675 提案出現在以太坊 github 上,這是人們期待已久的向 PoS 共識機制的轉變,通常被稱爲「合併」。

ETH2 信標鏈自 2020 年 12 月以來一直存在。不過由於社區對重組的擔憂日益加劇,以及重組可能帶來破壞穩定的災難,預計會在六個月內發生的合併將提速。由於全新 MEV 重組軟件的影響如此危險,以太坊社區需要奮起反擊,以確保其不變性。

所有這一切看起來像是一個章節落幕,但也或者僅是 MEV 傳奇大戲的第一幕而已。

在所有的擔憂中,似乎有幾個關鍵事實點:

  • MEV 是基礎,具有經濟價值轉移的網絡總會出現價值泄漏。
  • 公共內存池已死,聰明的交易者將直接與礦工聯繫。
  • 這一新興模式已成爲價值公平分配的巨大黑盒,動搖了區塊鏈的透明性和無需許可性。
  • MEV 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過重組的可能性很低——因爲礦工不會自毀基業。

Flashbots 所扮演的角色

Flashbots 是 MEV 故事的核心。它的創始人之一 Phil Daian 在 2019 年的一篇 開創性論文 中首次發現了 MEV,他在該文中創造了這個術語,來描述以太坊 DEX 的搶先交易活動。

Flashbots 自我標榜 爲「一個研發組織,旨在減輕 MEV 所帶來的負面外部性和生存風險。」

Flashbots 很早就意識到以太坊網絡正在被機器人程序堵塞,它們通過優先 Gas 拍賣 (PGA) 來競爭清算或套利機會。

在 Flashbots 出現之前,如果搜索者發現了一個鏈上機會,設置高 Gas 費是確保套利交易通過的唯一方法,這導致網絡上每個人面臨的 Gas 價格都很高。

然後, Flashbots 出現了,它在搜索者和礦工之間橫插一腳。礦工運行 MEV-GETH,後者是通用 GETH 客戶端的一個分叉,具有連接礦工和搜索者的獨立通信和支付網絡。搜索者不會將 MEV 機會以高 Gas 費形式發送給公共內存池,而是將交易發送到 Flashbots,後者將其連接到運行 MEV-GETH 的礦工。對於每個 MEV 機會,搜索者將附加一定比例的 MEV 收益,在礦工和搜索者之間分配。

眼不見心不煩

Flashbots 的設計繞過了公共內存池,而公共內存池是大多數用戶的交易在以太坊區塊的落點。這一方式緩解了網絡擁堵,並降低了 Gas 價格,因爲 Gas 費最高的交易正在通過 Flashbots 重新路由。礦工和搜索者都獲利,而以太坊中其餘用戶支付的 Gas 也隨之減少。簡而言之,多贏的正和遊戲。

這個模式已經有了很大的發展;MEV-GETH 挖礦軟件現在由 以太坊網絡近 70% 的算力運行。這意味着 Flashbots 處於極其重要的位置,在以太坊最快的交易機器人和爲網絡提供動力的礦工之間穿針引線。

到目前爲止,Flashbots 在限制 MEV 方面做得很不錯,並且已經成爲該行業現象級的教育資源。其他去中心化應用(DApp) 和協議也有助於限制 MEV。通過公共內存池提交的每筆鏈上交易都會觸發一次搶先交易、回跑或三明治攻擊的機會。

漸漸地,Archerswap 這樣的 DApp 允許交易者繞過內存池、將交易直接發送給礦工,就像 Robinhood 的訂單流付款(PFOF)系統一樣。其他選項旨在維持無需許可的公開交易提交,但依賴於某種類型的公平排序系統。 Gnosis 的批量拍賣 和 Chainlink/Arbitrum 的公平排序網絡 就是其中的典型例子。

但是,如何「使 MEV 提取實現大衆化」的問題仍未得到解答,儘管 Optimism 希望將其拍賣以「資助公共產品」。識別和重新定向高價值網絡流量現在讓 DeFi 和以太坊受益,但是以什麼樣的規則管理這個新網絡?這裏會成爲流動性的暗池嗎?

信任和聲譽: DeFi 規模化的基石

MEV 危機及其外交促成的停戰顯示了 DeFi 和以太坊的規模已經擴大到何種程度。以太坊和 ERC20 代幣的市值已接近 5000 億美元,投資者、交易員和礦工每年從中獲取數十億美元的收入。許多人已經變得異常富有,或者因看到以太坊和 DeFi 的進一步發展機遇而獲得投資。沒有人想殺死這隻產金蛋的鵝。

更重要的是,DeFi 的成功使得這場傳奇中的主要參與者——礦工、開發者、Flashbots 和他們的 VC 投資人——已經在現實世界中聲名顯赫,而不再是無名之輩。這些加密巨頭不會從事顛覆行業的破壞性活動;事實上,他們會迅速採取行動來捍衛 DeFi。以太坊很幸運,信標鏈已經運行了近 8 個月且沒有出現重大事件,轉向 PoS 似乎指日可待。而 MEV 重組在 PoW 中比在 PoS 中容易得多。

如果以太坊合併得以快速進行並避免重組,如何限制 MEV 和使 MEV 分配大衆化的問題仍將存在,但其緊迫性不如過去幾個月中那麼緊迫。由於以太坊社區對於重組的立場是一致拒絕,它將如何解決維持無需許可和公平訪問網絡的問題,將是一個值得長期關注的看點。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