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後產業新面貌

撰文:黃崇哲

移風「疫」俗:WFH 重塑工作與空間新貌

突然而起的疫情,擾動了 5 月應有的平靜。大量確診案例的出現,驚嚇了原本大家以為有神功護體的台灣。在期待再次抗疫成功的同時,我們也期待藉由三級抗疫的努力,讓台灣的產業轉型能夠跟上其他國家的經驗,並刻畫出可能的都市產業新面貌。

儘管在 COVID-19 蔓延前,就有網路取代馬路的呼聲,也有各種配合遠距辦公的型態與設備出現。只是,這一切彷彿只流行於資訊科技產業之間,對於其他產業仍然使用相當有限,而對不是年輕人的上班族,這些遠距辦公的景象,更像是下個世紀的事情。只是在忽然間,疫情的爆發迫使歐美各國各年齡層的上班族必須接受這樣的改變,當封城開開闔闔之際,居家辦公成為比通勤更安全、更能維持生產力的產業模式。

 

封城經驗對 WFH 具正向發展動力

就如同美國 3 位經濟學家何塞.瑪麗亞.巴雷羅(José Maria Barrero),尼克.布魯姆(Nick Bloom)和史蒂文.戴維斯(StevenDavis)在一篇「為何居家辦公將延續下去?」(Why Working From Home Will Stick)的大規模探討中,針對這次疫情對於居家辦公的大規模社會實驗,經過調查 3 萬多名美國人,提出了就算疫情結束,將仍有 20%的工作,也就是 5 天中的 1 天,將由居家工作型態來提供,對照之下,疫情之前這個比例只有 5%。表示將近一年的封城經驗,對於居家工作者(Working fromhome, WFH)的影響,是相當正面的發展動力。

該篇文章中,用 5 個因素來說明造成這一巨大轉變的原因,包括有:WFH 的經驗要好於預期;對 WFH 進行的有形資產和人力資本的相關投資,已經展現了成果;社會對於 WFH 相關的污名與誤解大大減少;對人群和傳染風險的擔憂持續存在;最後就是因為疫情,而帶來不論是雲端協作、線上會議等支持 WFH 的技術大幅創新,提升了 WFH 的工作感受。

只是,這樣因為 WFH 的受益者並非雨露均霑,研究顯示,那些原本收入較高的員工,將從遠程工作中受到更多的利益。其次,相對於疫情發生之前,推動 WFH 將直接降低企業在市中心成本的 5%到 10%。第三,由於重新優化了工作安排,所以比照雇主原本期望的跟 WFH 的實際生產力,大概反而提高了 5%。而這樣的估算,需要涵蓋通勤成本節省等項目,這些是過去評估生產力少有的考量。

換言之,如果美國這樣的經驗也同樣應用在其他國家,包括台灣,則這次因為第二波疫情而迫使台灣也需要擁抱 WFH 的結果,一旦三級防疫延長,台灣回不去原有工作型態的機會,也就越來越高。我們也可以期待,屬於台灣模式的 WFH 將為未來的辦公室型態與都市空間創造新的形塑動能。

 

疫情重塑都市面貌與金融業空間

因為都市的存在,本來就是根基於「人跟人的連結」。1870 年,紐約搭配兩部蒸氣電梯的 7 樓的 Equitable Life Building,作為早年公平人壽公司(The Equitable Life AssuranceSociety)的企業總部,成為世界第一座摩天樓,主要的目的,就是將公司各部門盡量靠近以進行文書作業,更隨著企業組織日漸複雜,企業發展與鄰近相關企業的區位利益獲利更大。更進一步的,隨著企業期望藉由企業總部來區分與其他企業的不同,更讓摩天樓大量興建,成為各都市天際線的獨特景觀。

在這樣的都市之中,主要包括著人流、金流、物流與資訊流的集中,也成為上一世紀的產業進化模式。但網路經濟興起之後,伴隨電子金融與金融科技發展,資訊流與金流已經開始擺脫都市高昂地租的束縛,改往都市外移動。以台北為例,除了中國信託在南港的企業總部代表外,當年南京東路股市華爾街也早成為過去的遙遠故事。而快遞服務與分享經濟的興起,讓物流的便利性早已沒有城內城外之分。

而這一次,因為「人跟人連結」的疫情,將都市最後的人流匯集優勢一次掏空,如果再過幾年,隨著電動車、自駕車、物聯網的興起,WFH 配合 AIoT 的完整結合,員工所代表的意義,將不再是辦公室 OA 傢俱後面的那顆人頭,而是網路上一個節點所具備的附加價值能力。

更直接的說,以金融業而言,當過去為了服務客戶,而設置的分行與櫃檯,在防疫需求與高昂地租雙重影響下,臨櫃服務轉到線上時,財富管理的促銷勢必也移轉到社群軟體之上,那網路空間的消費者體驗優化重要性將遠大於分行的形體裝潢。而當時站在臨櫃的金融同業,轉型成 WFH 也就是那樣的理所當然了。

 

轉變心態迎接 WFH 時代來臨

面對這樣的時代,員工的態度轉換更是重要。在這次疫情中,有人需要居家辦公,留守的人悵然若失,恍若抽獎摃龜。但在實施之後,也有 WFH 在家裡因為要跟老公、小孩搶網路而怨聲載道,在設備網路的當機中咒聲連連。

但這些終將過去,看看美國、日本的不少白領階級,公司已經跟員工協調出一種全新的平衡,一週有部分工時在公司、部分在家裡。而線上會議與電子郵件,已經取代了辦公室日常,讓 WFH 成為生產力的表徵。而最後面對面會議的,將是機敏性、重要性以及感性的場合,讓人跟人的連結,成為最需要珍惜的時刻。

至於台灣會不會也走上這條路?或許不會每一個產業都這樣,但可以預期的,早就習慣網路的年輕世代,已在摩拳擦掌,準備迎接這樣的新未來。

 

重視網路會議禮儀

最後,彙整出國外幾項網路會議禮儀(Video Conference Etiquette),或許可以幫助提升 WFH 的生產力,讓在疫後的職場上更能發揮所長。首先,要為自己規劃一個適當的居家會議場域,除了不能讓環境噪音影響你的發言表現外,鏡頭中的陳設更可能透露出對於你性格的認知線索,所以值得用心來設計畫面中所呈現的風格。準時在會議室出現是參加網路會議的要件,所以應該提早進行準備,包括測試網路連線狀況、檢查電池情況,還有測試鏡頭以及麥克風的設定等。

其次,對於會議軟體的運用,例如靜音、離開、舉手或錄影等按鍵的位置,也應該先行了解,這些都是避免在會議中讓大家看到你手忙腳亂的慌張身影。而在此同時,因為是採用線上會議,如果有提供資料的話,應該要先詳讀,準備好要令人印象深刻的發言,讓大家在枯燥的小螢幕中,能夠吸睛的讓大家關注你的表現。至於在會議進行中,居家工作的環境也是一樣重要,除了不能讓環境噪音影響你發言的內容傳達,看著鏡頭更是對發言人的一種尊重。切記,挖鼻孔可能會被側錄,而成為辦公室同事間取笑的對象喔。(本文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院長)

 

來源:《台灣銀行家》138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台灣銀行家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