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賣權的Fed」激市場追逐風險 專家:低波動股票成債券替代品

「提供賣權的Fed」激市場追逐風險 專家:低波動股票成債券替代品(圖:AFP)
「提供賣權的Fed」激市場追逐風險 專家:低波動股票成債券替代品(圖:AFP)

Smart Beta 中的低波動策略在於選擇價格波動較低的股票,歷史上曾經打敗大盤,但此策略從疫情爆發至今完全無用武之地,專家認為,在「提供賣權的聯準會」存在下,低波動性股票更像是固定收益商品 (債券) 的角色。

在去年大盤強漲期間,Invesco 標普 500 低波動性 ETF 反而下跌 1.4%,反觀追蹤標普 500 指數的 ETF 報酬率高達 18.4% ,風險溢酬達 -20%。

今年迄今,低波動 ETF 也持續疲軟,實際上,該 ETF 相對於標普 500 指數的三年年報酬比率一直徘徊在 0 附近,且為時接近 15 年。

低波動策略長期與大盤表現差異。(圖: Marketwatch)
低波動策略長期與大盤表現差異。(圖: Marketwatch)

South Street Investment Advisers 首席策略師 Nardin Baker 與知名財經學家 Robert Haugen 研究曾指出,1990 年至 2011 年期間,有 33 個不同的國家股市都存在低波動性股票跑贏大盤的現象。

然而,Baker 近日受訪時表示,美國經濟和股市都發生結構性變化,低波動股票的吸引力已大不如以往。其中一大原因在於聯準會的寬鬆貨幣政策,讓投資人在追求激進策略時面臨較小的風險,他們確信聯準會,必然會介入市場。

Baker 說道,這在華爾街被稱為「提供賣權的聯準會」 (Fed Put),當市場下檔風險降低時,基本上透露未來報酬率將不會是常態分配。此時極大化報酬需要靠極大化曝險來達成。

債券的替代品

然而,Baker 表示,由於各種政治和經濟的原因,聯準會賣權可能不會因此消失,意味著低波動投資策略著實難以打敗大盤。這並不代表策略無效,而是可把低波動性股票視為固定收益資產的替代品。

Baker 認為,在債券預期利率低於通膨的情況下,固定收益投資人幾乎毫無選擇,不過,與其將資金轉移到高風險的高收益債上,不如轉至低波動股票。

Baker 進一步表示,低波動股票的低波動性仍存在,因此某種層面而言其類似於債券,只是當進入升息階段,這類股票仍會走跌。

他認為,市場投資人都被推向車流,聯準會強迫投資人冒險,固定收益投資人被迫在快速成長的車流與緩慢成長車流中做抉擇,而低波動股票更像是後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