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打壓只是陣痛!阿里巴巴整體前景未受衝擊 2021年將反彈

中國打壓只是陣痛!阿里巴巴整體前景未受衝擊 2021年將反彈(圖片:AFP)
中國打壓只是陣痛!阿里巴巴整體前景未受衝擊 2021年將反彈(圖片:AFP)

阿里巴巴 (BABA-US) 週一 (28 日) 股價小漲,戴維斯顧問公司(Davis Advisors)全球投資經理 Danton Goe 看好阿里股價 2021 年反彈,此刻股價相當便宜,北京的行動並未真正衝擊整體前景。

在經歷連續 2 個交易日拋售後,投資者稍作休息,阿里巴巴以 0.16% 小幅作收,但前 2 個交易日已重挫 13%。

Goe 篤定,阿里巴巴邁向 2021 年將出現反彈,「因為政府的行動沒有真的衝擊到阿里巴巴整體前景,我們認為現在股價非常便宜。」

阿里巴巴股價暴跌反映 3 方相關但不同的實體間與政府官方的緊張關係:阿里巴巴、其姊妹金融公司螞蟻集團,以及其聯合創始人馬雲。

Goe 認為,在這 3 方中,阿里巴巴的問題最不嚴重,螞蟻集團的問題最為嚴重。

阿里巴巴

中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 12 月 24 日發布簡短聲明,確認當局正「依法對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實施『二選一』等涉嫌壟斷行為立案調查」。「二選一」強迫商家只能在阿里巴巴上銷售商品,而不能同時在競爭對手平台上架商品,例如京東 (JD-US) 和拼多多 (PDD-US) 等中國大型網購平台。
 
Goei 認為,這只不過是對阿里巴巴核心電商交易的一擊,至於雲端運算那些成長業務則毫髮無損,當局最有可能後續動作是打擊其虧本銷售定價策略 (loss-leader pricing),但這也屬同一類別。

螞蟻集團

中國有關部門先是質疑螞蟻集團「過度追逐利潤」,實施「掠奪性貸款」誤導消費者,與持牌金融機構存在不正當競爭。爾後,過大的借款規模又引起有關當局注意。

螞蟻集團的消費信貸資金除自有資金以外,還採取了貸款融資、發行 ABS 與聯合貸款等方式來擴大對外借款規模,當局認爲螞蟻集團在聯合貸款中的自有資金比例太低,相當於把壞賬風險都轉嫁給其他提供聯合貸款的金融機構。

因此,中國證監會改變網路小額貸款公司監管規定,要求限定網絡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槓桿上限和聯合貸款中出資比例不低於 30%,以降低數位借貸產業的風險,上海證券交易所在螞蟻集團 11 月 IPO 的前 2 日取消其上市計畫。

馬雲

在上述修訂的監管法案宣布前,已知悉內容的馬雲在上海外灘金融峰會上大罵中國的金融監管政策,不僅表示中國當前的金融體系根本沒有系統,還批評當下的銀行延續當鋪思想,以及稱巴塞爾協議無效且有害,像一個老年人俱樂部,已經不符合當今的金融行業發展,他建議各國要面向未來設計全新的金融體系。

馬雲一席話引起巨大迴響,其中不乏批評馬雲「對金融無知且傲慢」的指責。

中國當局建議這些高飛的金融科技返回原點,純粹當個第三方支付網絡。Brandywine Global 的全球信貸投資經理 Tracy Chen 表示,「監管機構最大擔憂就是網路銀行業失控。」

阿里巴巴仍持有螞蟻集團 1/3 股權,但 Goei 估計,其因螞蟻集團暫緩 IPO 造成的帳面損失已經在其股價上過度反映。即使螞蟻集團目標的 3000 億估值遭砍半,也就意味阿里巴巴股權價值減損 500 億美元,但自從螞蟻集團 IPO 遭取消以來,阿里巴巴市值已經縮水超過 2000 億美元

Goei 指出,中國監管擔憂來去不定。去年大部分的時間騰訊控股股價低迷,就是因政府凍結核准新電玩遊戲,而這是騰訊最大營收來源。現在禁令解除,騰訊今年股價上漲近 40%。

Chen 認為,在當局政權不透明的影響下,大眾情緒可能會引發更廣泛的商業變化,馬雲可能被拿來「殺雞儆猴」,但這點不太可能,因為阿里巴巴現在可能是中國最大雇主,中國政府只是想要它縮小一點規模,「中國最終仍想要打贏科技戰,他們需要阿里巴巴來完成。」

最後一點是以估值論證。Raymond James 分析師 Aaron Kessler 主張,阿里巴巴交易價格是 2021 年預期收益的 16 倍,以一家最近一季營收成長 30%、Ebitda 年成長 28% 的企業來說,相當具有吸引力。

「以現在的價位來說,我們仍然會買進阿里巴巴。」Kessler 說。


延伸閱讀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