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大宗商品展望:疫情後復甦期 充滿變數的一年

2021大宗商品展望:疫情後復甦期 充滿變數的一年(圖片:AFP)
2021大宗商品展望:疫情後復甦期 充滿變數的一年(圖片:AFP)

展望 2021 年大宗商品市場,路透專欄作家 Clyde Russell 認為,有效疫苗將在未來一年廣發,2021 年將從疫情中復甦回來,然而正如新冠病毒沒有對全體大宗商品產生負面影響,2021 年的復甦也可能只會提振部分商品,並讓其它商品相形黯淡。

今年最風光 但新的一年恐最落寞

Russell 提到,2020 新冠病毒年表現最璀璨的大宗商品是煉鋼原料——鐵礦砂。由於全球第二大鐵礦商出口國巴西出現供應問題,加上中國需求強勁,(中國需求向來占 2/3 以上的海運量)鐵礦砂價格也因此水漲船高。

中國經歷新冠疫情後,試圖推出大規模建築和基礎設施項目以刺激經濟發展,這也使鋼鐵需求大增,讓鐵礦砂成為明顯受益的大宗商品。

然而,2021 年鐵礦砂可能會看到漲勢出現泡沫,因為巴西可能解決供應困境,若想要靠需求端來維持漲勢,中國的刺激性支出必須如同 2020 下半年的速度甚至加快地持續下去。

但鐵礦砂價格也不會大崩跌,比較合理的假設是,中國會試著不在刺激措施上踩油門。

若然,銅礦可能也會看到其「疫情後復甦漲勢」有些失去動力。與鐵礦砂相同的是,2020 年銅礦價格也是靠著中國支撐上來,因為今年 1 至 11 月中國進口量較 2019 年同期增加了 38.7% 之多。

另外,鋁和鎳也將感受到中國的影響力,因為這兩者過去幾年都受到中國購買力的積極支撐。

能源

路透專欄作家 Clyde Russell 認為,雖然金屬市場受益於中國和其他亞洲地區疫情後的刺激措施提振,也因此在這些支出措施縮減力道時,將有動力消退的風險,但能源大宗商品的狀況事實上截然不同。

今年 Brent 原油價格跌至 17 年低點,WTI 原油甚至出現過負值,爾後儘管 OPEC + 達成減產協議以挽救原油價格,但過去 6 個月來原油仍處於 45 美元上下的窄區交易。

若明年疫苗成功推展,原油就有復甦理由,尤其是航空運輸將回升,這可能會發生在 2021 下半年。

然而,海運煤礦可能會脫離能源大宗商品的漲勢,因為海運煤礦在其兩大市場遭遇阻力——中國和印度,且隨著全球走向低碳化能源系統,各國持續戮力終止燃煤發電。

煤礦生產商必須靠調整產量,使未來幾年供應水準符合需求下降的程度,這點提高了以市場基本面來推測價格方向的難度。

綠能 vs. 傳統能源

能源諮詢公司 Vanda Insights 創辦人 Vandana Hari 在日經專欄中指出,2021 年將展開緩慢的復甦過程,其復甦腳步可能持續 2 年之久,引發石油產業結構和前景的改變。

2020 年經濟活動近乎停頓,環境污染大幅減少,也激發各方組織以多種方式追求更清潔環保的社會運作方式,新冠病毒疫情無疑加速了全球邁向綠能的腳步。

石油和天然氣公司長期面臨獲利下降以及環保團體施壓增強,再加上新冠疫情衝擊,其背負的財務壓力更加沉重。全球大型石油和天然氣上市公司今年合併註銷了估計 900 億美元的資產價值,就算大規模裁員、削減資本支出,再施行許多其他撙節措施,許多家公司的信用評級仍遭降級,使他們籌資舉債的成本更高,可謂雪上加霜。

新冠病毒疫情讓全球石油巨頭感受到生存危機,必須趕緊轉型成新能源公司,透過再生能源、生物燃料、氫、電池儲存、燃料和便利零售、基於自然的解決方案等重新整理投資組合,但面對這麼多的投資選項,這些巨擘如何在石油和天然氣營收受遏制的情況下,籌出資金來投資變成了大難題。

與此同時,原油和天然氣開採量急劇下降,以及發展顯示在更環保的替代能源廣泛可取得之前,市場會面臨供應嚴重短缺與價格震盪。

全球能源前景出現相當巨大的分歧看法,英國石油 (BP)9 月時預期,全球石油需求可能已經觸頂過了,而國際能源署 (IEA) 和石油輸出國組織 (OPEC) 則認為需求仍會持續上升至 2040 年。

即使是 BP 的預期也有很大範圍,最環保發展是 2050 年前全球石油消耗量驚人大減 70%,到最不環保情況是屆時全球仍維持過往商業途徑,全球石油消耗量僅小降 7%。中等收入和較貧窮國家邁向低碳排放經濟的不可預測性最大,因為這些國家未來能源消耗量將最大。

可再生能源雖然快速成長,但卻是基於起步很低的這點來看,眼下全球陸海空運輸仍舊依賴石油和天然氣。

氫能源成了今年的「下一件大事」,但氫並非全然零排放燃料,氫氣因為分子小、活性大,如以氣體型態容易逸散到大氣中,因此大多數氫氣是由甲烷、天然氣等化石燃料製成,反而不環保,若以電解水製氫就需要大量的電力,到頭來還是需要去燃燒化石燃料,除了製氫是問題,氫能仍有成本和效率的問題,要想商業化,必須先克服這些難題。

新冠疫情令能源實用主義者和環保理想主義者之間的鴻溝更大,越來越多企業和國家趕著跳上零排放列車,但問問他們究竟要搭車到何方,彼此卻是沉默以對。

地緣政治

今年石油供應過剩讓海灣地區地緣政治的緊張程度降溫,但沙烏地和伊朗之間的關係持續惡化,尤其是葉門,背後有伊朗支持的胡塞叛軍持續對抗沙烏地工廠。

與此同時,美國繁榮十幾年的頁岩油產業也逐漸停下腳步。拜登政府可能會終止川普政府對伊朗和委內瑞拉的制裁,讓其至少占全球供應量 3% 的石油返回市場,但這個變化將會漫長且棘手。

隨著 2021 年全球返回常態,能源消耗應可恢復到疫情爆發前的水準,雖然一些疫情引起的改變可能成為永久性改變,例如會有更多企業採用更高程度的遠端工作方式、減少國際旅行,從而影響未來幾年的能源需求,但目前難以確定其程度。 

無論如何,「以更低的環境破壞程度來重拾經濟動能」這樣的想法將越來越強烈,但長期氣候目標必須切合實際,同時考量能源供應安全性,所有石油和天然氣產業的投資者都須冷靜審思在今年充滿壓力的情況下做出的假設和決策,以免撐過了天災般的疫情,隨後陷入自找的能源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