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執行長都驚訝 Airbnb連年虧損為何掛牌竟飆漲?

連執行長都驚訝 Airbnb連年虧損為何掛牌竟飆漲?(圖:AFP)
連執行長都驚訝 Airbnb連年虧損為何掛牌竟飆漲?(圖:AFP)

文 / 朱晉輝

Airbnb 延宕已久的 IPO 案,終於在 12 月 10 日上路,並在掛牌首日上演暴漲大驚奇。

只是 Airbnb 過去 5 年來連年虧損,又遭逢疫情嚴峻考驗,其未來的營運之路如何走得穩健?

「我從沒想過股價會來到這個數字⋯⋯。」Airbnb 執行長奇斯基(Brian Chesky),在股票正式公開發行後,接受《彭博》電視專訪時,得知自家股價飆漲,他一度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Airbnb 每股公開發行價為 68 美元,募資金額為 35 億美元,僅僅上市第 1 天,股價就暴漲至 144 美元,漲幅高達 112%,如今市值已達 775 億(截至 12 月 14 日)美元

12 月,向來是美股 IPO(首度公開募股)淡季,然而今年淡季不淡,不僅有 Airbnb 這個今年最大的美股 IPO 壓軸登場,另一家全美最大外送平台業者 DoorDash,也在本月掛牌上市。

Airbnb 於 2020 年的 IPO 之路走得相當曲折,原先預計在 4 月掛牌,豈料遭逢疫情攪局,不僅業務大幅受到衝擊,也使得奇斯基在 5 月宣布全球裁員 25%,以降低營運成本,度過疫情黑暗期。在給員工的裁員信裡,奇斯基也提到,自己並不曉得旅遊業何時會復甦。如今,不過半年之久,Airbnb 的業務還在谷底掙扎,面對其股價暴漲現象,或許不僅奇斯基感到訝異,就連資本市場都始料未及。

連年虧損 疫情下靠裁員止血

Airbnb 成立於 2008 年,作為線上民宿出租平台,其商業模式就是媒合民宿出租方與住宿需求者,並在每筆成交訂單收取手續費作為收入來源。如今,在 Airbnb 平台上有超過 400 萬名房東,累計接待逾 8.25 億名遊客,業務遍及全球 220 個國家與地區。Airbnb 也是少數在中國有業務的美國軟體公司,其 2015 年宣布進軍中國,並在 2017 年成立中國品牌「愛彼迎」。

攤開 Airbnb 的招股書,儘管已成立近 13 年,但至今仍年年虧損。若先看 Airbnb 過去 5 年的財務數據,2015 年營收約為 9.2 億美元,到了 2019 年約為 48 億美元,成長 4.2 倍;然而,稅後淨損卻從近 1.4 億美元暴增至 6.7 億美元

Airbnb 儘管營收成長,但虧損的洞卻愈來愈大,關鍵就在於龐大的產品開發費用。2015 年的產品開發費用僅約 1 億美元,但到 2019 年已達到 9.8 億美元,約占該年度營收的 2 成。若只看 2018 年到 2019 年,產品開發費用就增加近 4 億美元,根據招股書說明,其中有 2.7 億美元為人事成本。

這也難怪,Airbnb 面對疫情的第一招,就是果斷裁員。2020 年前 3 季,Airbnb 的營收大幅縮水至 25 億美元,虧損近 7 億美元,已超過 2019 年全年的虧損數字。在 2020 年裁員 1900 名員工後,前 3 季產品開發費用勉強與 2019 年同期持平,若沒有裁員止血,虧損數字恐怕更為驚人。

聚焦 Airbnb 的 2020 年財務數字,第 3 季民宿預訂總額(Gross Booking Value,簡稱 GBV,即平台民宿訂單的成交總額)已達 80 億美元,不僅從第 2 季 32 億美元的低谷回彈,該數字也接近 2019 年第 4 季疫情前水準的 85 億美元。如此表現,已比其他線上旅遊平台的同業表現更好。

旗下擁有 Hotels.com 與 Trivago 等線上旅遊平台的 Expedia 集團,在 2020 年第 3 季的 GBV 為 86 億美元,與 2019 年第 4 季的 232 億美元還落差相當一大截。

Airbnb 的 GBV 能快速反彈,主要歸功於各國國內旅遊的快速復甦。在疫情之前,Airbnb 平台上國內旅遊訂單每月成交筆數(Gross Nights and Experiences Booked)與國際旅遊相當,兩者均落在 1300 萬至 2000 萬筆之間。在 2020 年 6 月,疫情逐漸趨緩下,國內旅遊訂單成交筆數迅速回到疫情前水準,甚至在 7 月達到 2140 萬筆的新高。

谷歌壟斷搜尋 成最大競爭者

儘管 Airbnb 在疫情中站穩腳步的速度比同業快,但招股書裡卻沒有回答市場最想知道的答案:究竟 Airbnb 如何轉虧為盈?過去 5 年以來,Airbnb 的營收成長率逐年下降,從 2016 年的 80%,下降到 2019 年的 32%,更直接在招股書裡表明:預期未來營收成長將會持續放緩。

 

來源:《今周刊》 第 1252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今周刊》


延伸閱讀

投資商城

免費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