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場干預也無濟於事 土耳其里拉匯率寫紀錄新低

進場干預也無濟於事 土耳其里拉匯率寫紀錄新低(圖:AFP)
進場干預也無濟於事 土耳其里拉匯率寫紀錄新低(圖:AFP)

土耳其里拉兌美元匯率週四 (6 日) 跌至紀錄以來新低,即使國有銀行進場干預,也未能挽救貶勢。

里拉週四大跌 2.7%,寫 2019 年 3 月以來最大單日跌幅,今年以來里拉又貶了 17.8%。里拉在週四收盤時報 7.2399 里拉兌 1 美元,打破 5 月 6 日創下的 7.1988 新低紀錄。

美元兌里拉走勢倒置圖 (圖表取自 Zero Hedge)
美元兌里拉走勢倒置圖 (圖表取自 Zero Hedge)

里拉的貶值壓力來自市場對土耳其外匯準備金的擔憂,以及所採取的極寬鬆政策。自 2019 年 7 月以來,土耳其央行 9 次降息,共調降 1575 個基點,以降低借貸成本。

許多經濟學家指出,新冠肺炎 (COVID-19) 疫情導致土耳其旅遊業崩潰,為財政留下了巨大的缺口。外資紛紛撤退,在過去 12 個月裡,國外投資者從該國本幣債券和股票市場中撤出了大量資金。

市場一直希望土耳其可以透過升息或信貸供應,以確保幣值,但政府當局一直要求央行出售美元來提振里拉。自 3 月新興市場貨幣面臨貶值壓力以來,土耳其已經花費數十億美元來阻止本幣貶值,據高盛估計,到今年 6 月底,土耳其已經花費 650 億美元以穩定匯率。

除此之外,土耳其一直努力打擊空頭,並祭出多項限制措施,但就目前來看,對抑制貶值收效有限。

Rabobank 駐倫敦策略師 Piotr Matys 表示,土耳其官員們可能會在升息前使用其他工具,像是對美元購買實施嚴格限制,或者就這些交易大幅提高稅收。要是最終升息,等於坦承先前的策略完全失敗了。

高盛和牛津經濟研究所 (Oxford Economics) 認為,升息將會很快實施,但其他分析師不這麼看空里拉,理由是當局設計的離岸貨幣市場缺乏流動性。隔夜融資成本本週早些時候已經飆升至 1000% 以上,這讓外國投資人操作外匯時成本過高。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