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達投顧】當不成頭獎得主,你可以選對投資目標

※來源:百達投顧

「你買了??」一早走進辦公室,同事迎面而來的第一句問候,先是分享對威力彩頭獎的高度期待,再來就是關心彼此的台積電持股狀況。在近日因疫情二度來襲的低迷氣氛裡,這些喜形於色的興奮感顯得格外可愛。

說也奇怪,彩券獎金與股價漲跌,雖然性質完全不相干,但人們的心情影響卻有相似之處;早已便宜購入潛力股的人與手中握有一疊彩券的人一樣,都有機會一夜致富,從此過上不太一樣的人生;而沒有把握住投資機會的人就像忘了買彩券,只能眼巴巴地看著獎落他家,永遠只能期待下一個轉機。

「千金難買早知道,後悔沒有特效藥」,多少遺憾正是敗在「不知道」,即便遇上泰山,也需要有夠犀利的慧眼才能辨識出來。這讓我想起幾個在集團內,至今仍為大家所津津樂道的事蹟:    

MODERNA THERAPEUTICS─從創新疫苗接種方法到史上最大的生物科技 IPO

Moderna 是一家生物科技新創公司,2010 年成立,藥物研發著重於將 Messenger RNA(核糖核酸)注入患者自身的活細胞,促使細胞產出可預防或治癒疾病的蛋白質。這與先將抗體培養好後,再注射入體內的傳統方式恰好相反。傳統疫苗在生長和累積病毒的過程耗時長又有潛在風險,但 RNA 疫苗卻不需要任何病毒就可以達成療效。

這項創新技術引起百達另類投資顧問投資長 Pierre-Alain Wavre 的高度興趣,在深入評估 Moderna 對傳染病、腫瘤學、心血管疾病和炎症各方面的疫苗成果後,2016 年百達另類投資顧問團隊認為 Moderna 的科學貢獻意義重大,有充分理由對其進行更多投資,目的不僅是為了獲得投資報酬,同時也看準 Moderna 將會徹底改變傳統製藥產業。果然,在投資兩年後,Moderna 創造了有史以來最大的生物科技 IPO(首次公開募集),以 8%的股份募集到約 6 億美元

除此之外,Moderna 也是研究新冠肺炎疫苗的領頭羊之一,今年 1 月宣布成功開發疫苗後,5 月獲得美國聯邦食品藥物管理局的批准。並與瑞士 Lonza 集團簽署合作協議,預計 7 月開始生產 10 億劑新冠肺炎疫苗。再度證明它堅持站在創新的浪尖上,承受得住時代的浪花拍打,不輕易被淘汏。

GILEAD SCIENCE─從諾貝爾獎得主也認同的新創公司也到愛滋病治療權威

與 Moderna 相比,百達與 Gilead 的緣份可能更長。Gilead 主要研究抗病毒藥物,創立之初邀請多位諾貝爾獎得主加入,早在 1992 年首次公開募集前,百達就已經注意到這間公司了,那時甚至還未曾出現過生物科技基金概念呢!百達資產管理在 1994 年成立全球第一個生物科技策略,便對 Gilead 投入了第一筆資金,且至今持有比例都仍保持在前幾名。

接著 1996 年,Gilead 推出第一個抗愛滋病藥物,成功吸引大眾的目光。其後 Gilead 還有其他重大發現,例如成功研發克流感藥,然後授權給瑞士製藥集團羅氏公司進行後續開發和銷售;還有針對 B 型和 C 型肝炎,試驗出各種治療突破。

在對抗新冠肺炎的戰役上,Gilead 也沒有缺席。報告發現其中一項抗病毒藥-Remdesivir(瑞德西韋)成功地將病症的持續時間縮短 30%,有望能幫助全人類從新冠肺炎的肆虐中解脫。目前瑞德西韋已經進入加快生產階段,預計六個月後就可以開始供應。

這些年來,百達看著 Gilead 從一間新創公司逐漸茁壯成為一家大型製藥公司、乃至被納入那斯達克生物科技指數和標準普爾 500 指數的名單中,百達資產管理可說是見證了 Gilead 的每一步腳印,同時旗下的投資策略組合也享受到一個股東應得的甜蜜回報。

對的投資標的就像一張終會中獎的彩券

一項成功的投資,不外乎是選得對、買得早、還得要沉得住氣。百達在這兩個故事中就是很好的典範,早在 Moderna 和 Gilead 首次公開募股前,百達就已經將兩家公司列為投資對象了,代表不僅具備專業知識,也勇於探索未知領域,及早發現值得雕琢的寶石。更重要的是,對於發展符合投資理念的企業具有高度信念,即使持有長達 27 年也不隨意更動、以避免錯失報酬機會。

與其祈禱手中的彩券兌出頭獎,不如跟上成功投資者的腳步、利用專業資產管理者的努力成果,為帳戶增添幾筆「對的」標的,將來所帶來的「意外之財」可能更有看頭。
 


相關個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