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餘額寶能、託付寶為什麼不能?一次看懂金管會與街口的爭議點

〈觀察〉餘額寶能託付寶為什麼不能?一次看懂金管會不爽什麼。(鉅亨網資料照)
〈觀察〉餘額寶能託付寶為什麼不能?一次看懂金管會不爽什麼。(鉅亨網資料照)

街口為打造「台版餘額寶」,在 2018 年 8 月 27 日就已積極鋪路,即使本周宣稱「已合法規正式上線」,但仍遭金管會打臉,為什麼餘額寶在中國行得通,而台灣法令明明也開放透過電支可買基金,託付寶卻還是過不了金管會這關。探究其因,主要是中國餘額寶都不敢喊出「保障」年收益,但街口卻透過「借貸」補貼,規避了買基金不得保障收益率、申贖有「T+5」或「T+6」錢才會入帳的問題,觸犯金管會天條。

先來看看中國的餘額寶,是 2013 年支付寶推出的創新金融,大陸銀行活期存款利息很低,約只有 0.35%,但是支付寶不是銀行,基於金融監管原則,支付寶不能提供利息,於是,支付寶就祭出金融創新,推出了「餘額寶」,一旦民眾把錢從支付寶賬戶轉到餘額寶,支付寶就自動幫買名為「天弘增利寶貨幣」的貨幣基金,就可賺取貨幣基金的收益。

天弘增利寶貨幣基金在 2014 年的時候,7 日年化收益率最高曾經達到 6.73%,遠高出活存利息,大舉吸引民眾資金投入餘額寶,到了 2018 年 3 月,餘額寶總基金規模已高達人民幣 1.68 兆元,成全球最大貨幣基金,不過,隨著收益率下滑,截至今 (2020) 年 7 月 24 日最新統計,7 日年化收益率掉到只剩 1.377%,加上大陸主管機關調降個人能持有的最大額度控管,該基金規模目前掉到只剩下人民幣 1.22 兆元,收益率對於規模的影響可見一斑。

收益率就是餘額寶的最大賣點,但是餘額寶是走很正規的投資路線,也就是,貨幣基金的收益率漲跌多少,就領多少的收益。

但是,自稱台版餘額寶的街口託付寶卻並非如此,光是收益率這一點,至今都仍是多次衝撞金管會的最大關鍵問題。

街口從支付起家,以「鄉村包圍城市」的策略,從線下的夜市攤販出發,慢慢以鋪天蓋地方式打入各式商家通路,且靠著補貼策略搶市,不只對支付戰雄心勃勃,還想比照支付寶玩「台版餘額寶」攻佔理財市場。

早在 2018 年 8 月底,街口就曾經標榜只要「儲值就能享高息」,且保障年收益 1.2%-1.8%,沒想到宣傳一上線,就被金管會要求下架。主要是街口屬於電子支付業者,金管會認定,「電子支付並非銀行,儲值並非存款,不能支付利息」,街口透過看起來像是優利存款的圈客手法,以高息來利誘消費者加入儲值,大舉碰觸金管會的監理紅線。

街口之所以會想以高利搶客,實在是台灣利率也長期偏低,銀行活存利率大約在 0.1-0.3%,不過上述 2018 年的方案,只是儲值,還沒進階到像大陸的餘額寶買貨幣基金,主要是缺了投信作為連結。當時《鉅亨網》還曾為文指出,街口若想起死回生就要有投信架構。(延伸閱讀:〈觀察〉街口台版餘額寶非死路 一招可望起死回生

經過超過半年的努力,街口在 2019 年 3 月聯合川圃投控、瑞邑投資興業,及一名李姓自然人,買入國票華頓投信八成股權,其中,街口網絡拿下 25% 股權,加上金管會放寬電子支付帳戶可作為買賣基金的支付工具,終於讓台版餘額版有了誕生的契機。

但是,台灣的貨幣市場基金年化報酬率近五年平均只有 0.3-0.46%,跟活存利率可說是相差不遠,與大陸貨幣基金有明顯較高的報酬並不相同。

重點在於,為了有較好的報酬率,街口支付執行長胡亦嘉在今年 1 月第一次闖關「託付寶」,他在上線前的新品發布會上表示,「用戶利用街口帳戶申購基金,以託付寶連結基金,將享有相對穩定的年化收益率」,這個年化收益率「固定」在 1.5%,與大陸餘額寶收益率多少就給多少的遊戲規則大不同,街口大大踩到金管會的紅線,街口託付寶在 1 月 7 日黯然喊卡,未正式上線就胎死腹中。

歷經數月延宕,託付寶 7 月 20 日再度捲土重來,這次逕自宣稱「符合金融法規,正式上線」,還把「保障」收益率的用詞改成「預期」年化增長率 1.2%~2.5%,雖然話術不同,但金管會仍認為,「有所謂間接保證收益來從事促銷」之嫌,並打臉尚未核准託付寶,託付寶仍有違反法規的疑慮。

胡亦嘉以金管會強調金融創新必須兼顧消費者保護與風險控管為理由,設立了一個託管專戶,年化收益率若掉到 1.2% 以下,將由此專戶補貼收益,以此稱為「做為託付寶的消費者保護機制保障消費者權益」,儘管在廣告文宣、新聞稿內容都避開了「保證」收益的保證二字,但是收益率一低於 1.2% 就補貼,也等於就是保證收益的概念。

另一個金管會質疑的重點在於,託付寶可將基金的錢「即時」提領回銀行帳戶,與基金贖回有「T+N」日的時間差也不同。託付寶之所以可以「即時撥付」,據街口官方解釋,是由街口金融科技提供的即時撥付服務,背後機制是一般「民間借貸」行為。

簡單來說,消費者跟街口投信買基金,等於同時跟放貸的街口金融科技之間有借貸合約關係,因為即時贖回的錢是街口金融科技先放貸給你,等基金 T+N 日真正贖回的錢則是還給街口金融科技。也就是說,街口使用了「街口金融科技」跟消費者之間的借貸關係,規避掉賣基金實質上要三、五天才能贖回的問題,被金管會認定為有違反投信投顧法規之疑慮。

金管會對此項「即時提領的架構」提出多項疑慮,金管會表示,從投資人觀點來看,投資人是否知道贖回款項是由街口金科墊款,也就是投資人是不是知道是向街口金科的借貸款項?街口金科是否有足夠資金能因應大量贖回?假設有 100 個客戶,一人要提領 2 萬、就需 200 億元,這麼大規模,街口金科是否有足夠提供流動性的能力?以及當基金淨值低於新臺幣 6 元時,其得公告並通知使用者終止託付寶服務等。

然而,胡亦嘉並不覺得這樣違法,他認為,創新時常會與現有法規衝突,或較難定義適法性,台灣一直沒有任何真正有影響力的 FinTech 公司或產品。雖然與大陸餘額寶有所不同,但胡亦嘉表示,台灣跟中國的金融環境很不同,中國利率較高且銀行更需要錢來放貸;而台灣利率低且銀行錢太多呈現「爛頭寸」現象,存越多錢反而利息更低,因此要在台灣做出「餘額寶」模式比在中國更加困難,但需求也更高。

胡亦嘉還表示,街口託付寶將用戶的錢從原本由銀行投入借貸市場,轉變成投入資本市場,其投入的基金主要投資於固定收益型產品,配合保守的外匯避險策略,不追求高報酬,希望創造出穩定的收益給用戶,同時藉由網路特性多人小額的每日進出,進而提供用戶更方便的資金運用模式。

如今,金管會強硬表態,就算合作補貼也不能保證收益,只要涉及保證收益,連想進監理沙盒也免談;街口目前暫停收受申購,也強調尋求解決主管機關疑慮,到底後續會不會調整產品結構,外界都在看。

但是,街口若放棄了保證收益,以目前貨幣基金的報酬率偏低的情形來說,託付寶是否還有其他誘因,對於擅長補貼策略的胡亦嘉來說將是一大挑戰。


鉅亨觀點與分析 | 鉅亨網記者、編輯群們

茫茫的訊息海中,讓鉅亨網記者、編譯團隊,幫讀者們解讀新聞事件背後的意涵,並率先點出產業與總經趨勢,為投資人提供最深入獨到的觀點,協助做出更精準的投資決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