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不該用SARS期間與新冠肺炎做類比?華爾街這麼說

為何不該用SARS期間與新冠肺炎做類比?華爾街這麼說(圖:AFP)
為何不該用SARS期間與新冠肺炎做類比?華爾街這麼說(圖:AFP)

將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對比 2002 年至 2003 年 SARS 的流行,似乎已經成為投資人直觀操作的一種依據,但華爾街分析師警告,這麼做可能相當危險,因為當時廣泛的經濟局勢與如今大不相同。

美國銀行全球經濟學家 Ethan Harris 在週二 (11 日) 報告中強調,與 SARS 進行類比是行不通的。「人們已經普遍認為,SARS 事件為目前發生的事情提供了不完美但合理的歷史類比。...... 我們認為 SARS 事件更具有誤導性,並不適用。」

他指出,關鍵的區別在於,中國已經成長為全球主要經濟體。2002 年,中國 GDP 占全球經濟的 4%,到 2019 年,這一數字上升到 16%。

Harris 表示,還有一個重要的不同點,是政府採取迅速的行動,特別是強制的隔離、封城等行動,對全球經濟造成的打擊最大。由經濟的角度看,重點不在於患病或死亡人數,而是隔離造成的經濟效應。

DataTrek Research 聯合創辦人 Nicholas Colas 認為,在 SARS 期間,影響美股的因素主要在於伊拉克戰爭的爆發以及對石油短缺的擔憂,入侵伊拉克才是這段期間投資人情緒真正的催化劑。

雖然疫情的影響還未真正明朗,但多家美國企業已經開始評估所受衝擊。

Under Armour 週二表示,預計疫情將在第一季帶來至多 6000 萬美元的銷售損失,在 1 月 28 日的蘋果第一季財報中,執行長庫克 (Tim Cook) 指出,基於疫情仍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因此該公司給出的前瞻指導範圍較往年更大。

儘管個別公司提出警告,但整體美股市場仍顯現韌性。在 1 月底由新冠病毒引發的拋售之後,股市一直在走高。週二標普 500、道瓊指數與那斯達克指數,均創下歷史新高。

另一個受到疫情明顯打擊的是油價。Ned Davis Research 分析師 Warren Pies 表示,新冠肺炎是當前石油及能源行業的黑天鵝,未來可能還有跌勢。特別是,如果人們想在油價走勢上,用 2003 年 SARS 爆發之間進行比較或試圖預測,將是特別愚蠢的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