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衝突〉川普說美國不需要中東原油 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川普說美國不需要中東原油 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圖:AFP)
川普說美國不需要中東原油 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圖:AFP)

美國總統川普週三 (8 日) 宣布,美國不再需要依靠中東的石油。這句話可能說得有點太滿了點。

川普表示:「我們的能源自給自足,不需要中東石油。」他的談話同時也顯示與伊朗的緊張關係出現緩解,國際油價因而下跌,美股創下新高紀錄。

無疑地,美國史上難得一見的石油榮景已經改寫了全球能源產業的型態,但真實情況要複雜得多。

美國目前確實是全球最大石油生產國,超過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自 2011 年以來,美國的石油產量增加了 1 倍,達到每天近 1300 萬桶,美國的石油開採量如此之大,現在可以每天出口 300 萬桶。

美國 10 年前開始的頁岩油革命,是美國減少對外國石油依賴的主因,特別是相對於 1970 年代重擊美國經濟的阿拉伯石油禁運,這也是最近的供應面利空對油價沒有產生更劇烈或持久影響的關鍵因素。

但是,美國仍然依賴中東,尤其是沙烏地阿拉伯。

RBC 大宗商品戰略負責人 Helima Croft 表示:「美國並沒有擺脫困境。頁岩不是萬能。」供應中斷永遠非常重要,無論出自何處。

石油是一種全球貿易商品。這意味著東半球的供應中斷會推高西半球的價格。比如說,今天投資人對中東原油輸出吞吐口霍爾木茲海峽的任何動亂都保持高度警惕,因為石油必須經由那裡離開波斯灣送到全球各地的客戶。

諮詢公司 Rapidan Energy Group 總裁 Bob McNally 表示:「現實的情況是:任何地方的供應中斷都會導致包括美國在內的所有地方的價格飆升。」

(圖: AFP)
(圖: AFP)

去年 9 月原油價格暴漲 15%,是 10 年來最大的升幅,因為之前一場毀滅性攻擊讓沙國石油生產暫時陷入困境。川普之後回應,承諾動用美國戰略儲備原油以「保持市場供應充足」。

曾任前美國總統布希總統能源顧問的 McNally 說,「如果美國不需要中東的石油,那麼為什麼在市場開盤之前,川普就急著向全球保證已經準備好動用戰備儲油?」

攻擊事件發生後,沙國恢復產能,油價急劇下跌。RBC 的 Croft 說:「如果沙國的石油遲遲不重回市場,那麼我們將會對是否依賴中東石油有不同的見解。」

其次,美國無法因瞬間短缺而立即增加產量。美國頁岩油生產商要花上幾個月的時間和更高的價格才能提高產能。

Croft 說:「一旦石油供應中斷,頁岩油生產商不是只要打開開關就好。」

只有沙烏地阿拉伯擁有快速應對中斷所需要的備用能力。這就是為什麼川普在 2018 年懇求沙國產出更多石油來取代因對伊朗實施制裁而減少的全球供應量。

Croft 說:「如果真能自給自足,就不需要要求沙國增產。」

再者,多數在上個世紀末興建的美國煉油系統,已能以高效率由重油中提煉出汽油、航空用燃料和柴油。而另一方面,美國頁岩油很輕;換言之,西德州的頁岩油無法輕易替代伊拉克或委內瑞拉的重油。

這就是美國必須從海外進口重油的原因。目前大部分美國進口石油來源是加拿大和墨西哥,而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拉克是第三大和第四大來源。

去年前 10 個月,美國平均每天從波斯灣進口 90.6 萬桶原油,而 2018 年為 150 萬桶。

Croft 說:「美國的產油能力改變了原油版圖。我們當然不應忽視這一點,但是,如果認為中東出現長期大範圍供應中斷,也不會對美國經濟產生重大影響,這種想法就大錯特錯了。」

布蘭特原油期貨走勢
布蘭特原油期貨走勢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