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看世界〉澳洲大火帶來碳排放危機

澳洲大火帶來碳排放危機(圖:AFP)
澳洲大火帶來碳排放危機(圖:AFP)

史無前例​​的毀滅性大火今年重創澳洲,不僅帶來極大危害,更製造了巨大的碳排放。

據《彭博》報導,NASA Goddard 太空中心的助理研究員 Niels Andela 指出,自 8 月 1 日以來,新南威爾士州和昆士蘭州的大火,共排放了 3.06 億噸二氧化碳,占澳洲去年溫室氣體總排放量的一半以上。

史無前例​​的毀滅性大火今年重創澳洲 (圖: AFP)
史無前例​​的毀滅性大火今年重創澳洲 (圖: AFP)

哥白尼大氣監測局做出類似的估算,雖然數值比 NASA 少了許多,但這 4 個月排放的二氧化碳,估計仍達 2.7 億噸。

實際上,今年地球的大火災情,並非只發生在澳洲。從北極到亞馬遜河流域,再到印尼,2019 年均爆發了毀滅性的火災,科學家稱這是野火異常肆虐的一年。

今年的火災極為罕見

原本對澳洲來說,森林大火是一種常見的天災,就像其他地區颱風、地震,但在極端氣候的影響之下,例如嚴重的乾旱及頻繁的熱浪,加劇了這類災難的影響性,並造成野火更為猛烈而持久,影響的期間更長。

在歐洲理事會和歐洲太空總署聯合倡議下,在 2003 年啟動了「哥白尼計畫」,監測環境與安全數據,這項計畫的資深科學家 Mark Parrington 表示,他們一直在密切監視火勢和所散發的煙霧,並且與先前 17 年的平均數據比較,今年的數量和強度都非常不尋常,尤其是在新南威爾士州。

野火帶來碳排放急增 (圖表取自彭博)
野火帶來碳排放急增 (圖表取自彭博)

對澳洲來說,11 月才該是森林大火的好發季節,這是受到乾燥氣候條件與夏季來臨的影響,但今年火災季節卻早早就已發生。

Andela 表示,澳洲疏林莽原和草原主要分布在北部地區,那裡發生大型野火並不少見,這是此地生態體系的自然組成部分,但是今年新南威爾士州發生的大火非常罕見,大火發生在森林地區,恢復植被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

Andela 表示,在疏林莽原和草原上,被燒毀植被再生後,通常會在幾年內吸收釋放出的二氧化碳,但是對於森林來說,這可能要花費幾十年。

他強調,從碳循環的角度來看,目前的關鍵問題是植被恢復的速度如何,有些森林可能已經永遠無法恢復原狀。

無尾熊生態受嚴重威脅

本週,新南威爾士州大約還有 200 起火災仍在持續,在今年火災異常嚴重的影響下,約有近 800 棟房屋已遭燒毀。危機還蔓延至南澳大利亞州,造成週末期間約 86 棟房屋被毀損。

森林大火威脅無尾熊生存 (圖: AFP)
森林大火威脅無尾熊生存 (圖: AFP)

此外,這些森林大火,同時直接威脅當地無尾熊的生態。據消防單位估計,僅在新南威爾士州,森林大火就燒了 290 萬公頃,是日本北海道土地面積的 3 倍多,估計東海岸已有 2000 多隻無尾熊死亡。

麥格理港無尾熊醫院總裁 Sue Ashton 表示,麥格理港是東海岸最大、遺傳最多樣的無尾熊族群所在地,估計如今有 85% 的無尾熊在火災中喪生。她說:「至少在新南威爾士州,現在確實面臨失去無尾熊的危險。」

在今年火災季之前,此地的無尾熊就已被標為「易受傷害」,意味著面臨著中期滅絕的高風險。在這次火災之後,恐怕會被進一步歸為「瀕臨滅絕」。她擔心,由於無尾熊的繁殖非常緩慢,不確定是否在災後能夠回復。

全球都可能遭殃

即使是澳洲一處的災情,所帶來的影響也是全球性的。哥白尼計畫指出,因這些煙霧產生的有機物氣溶膠和一氧化碳,已經跨過塔斯曼海 (Tasman Sea),一路傳向南美洲。

而且情況不太可能很快改善。澳洲氣象局預測,至少在明年第一季,澳洲大部分地區的最高溫度,將高於平均。根據澳洲農業和資源經濟局數據,新南威爾士州北部和昆士蘭州南部,正在經歷創紀錄的乾旱,土壤濕度極低,可能使全國夏季作物接下來一年減產 52%,至 124 萬噸。

哥白尼計畫指出,今年前 11 個月,全球森林大火已向大氣釋放約 63.8 億噸二氧化碳。這些大火造成的空氣污染遠大於工業排放,並產生顆粒、一氧化碳和其他污染物的混合物,可能危害地球上所有生命的健康。

(本篇文章不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鉅亨觀點與分析 | 鉅亨網記者、編輯群們

茫茫的訊息海中,讓鉅亨網記者、編譯團隊,幫讀者們解讀新聞事件背後的意涵,並率先點出產業與總經趨勢,為投資人提供最深入獨到的觀點,協助做出更精準的投資決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