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看世界〉爆炸案突然上升的瑞典

瑞典斯德哥摩爾(圖片:AFP)
瑞典斯德哥摩爾(圖片:AFP)

瑞典拆彈小組在過去兩個多月疲於奔命,短短期間內出動了 30 餘次,今年以來,已經出勤超過 100 次,是去年同期的兩倍多。瑞典官方甚至沒有這一類犯罪的記錄。

今年 10 月底,在短短 24 小時中,南部城市馬爾默接連發生 3 起爆炸案。這些爆炸案主要造成了財產損失,第一起案件炸毀了一棟公寓樓的大門和窗戶,造成公寓嚴重毀損,其他的案件,帶來了汽車及其他財產損失。

拆彈小組的分析師 Ylva Ehrlin 表示,近期爆炸的數量高得令人難以忍受,不應該在這麼工業化的地方發生,這凸顯了嚴重的社會問題,「我們不僅必須找到爆炸物和作案工具,而且要找出原因。」

多為警告意味的小型犯罪

馬爾默警察局長 Stefan Sintius 表示,今年為止,這個瑞典第 3 大城市已經發生 28 起爆炸,還有一連串槍枝和炸彈襲擊事件。右翼政客指責,將這種情況與 2015 年以來,大量移民進入瑞典有關。

不僅是馬爾默,首都斯德哥爾摩今年以來也有 19 起爆炸案,哥德堡也發生了 13 起。相較之下,2018 年全國共有 39 起爆炸案發生,不過有 76 枚可疑爆裂物,受益於警方在爆炸前就發現,並沒有造成破壞。

這些炸彈主要針對空的建築物、辦公室和汽車,通常爆炸威力很小,專家們認為它們的意圖是威嚇敵對幫派。但是警方認為,有些可能是致命的。Ehrlin 說,儘管沒有人在最近的爆炸中喪生,但死亡的危險其實該被視為很高,「我們非常幸運,但你通常沒有這種運氣」。

今年早些時候,東約特蘭省首府林雪坪 (Linköping) 的一次爆炸案中,炸藥是通常藥量的 40 倍,結果造成兩棟住宅嚴重毀損,25 人遭到炸傷。

爆炸案造成建築物受損 (圖片: AFP)
爆炸案造成建築物受損 (圖片: AFP)

Ehrlin 表示,製造炸彈的炸彈客甚至不明白他們接觸的物質有多危險、多敏感,去年 12 月,一名 18 歲男子就被炸成重傷,警方指控,他試圖引爆炸彈不當而受傷。

無辜民眾感受威脅

除了炸彈客之外,更大的威脅是對無辜的旁觀者。今年 9 月,一名女學生就在回家途中,遇到爆炸案,而造成臉部嚴重的傷害。Ehrlin 指出,主要原因就是炸彈客本身根本就經驗不足,無法控制目標及結果。

住在離林雪坪爆炸案幾扇門外的 Malin Bradshaw 表示,爆炸發生、警方封街,當時他正帶著兩個孩子去上學前班,感到很害怕。警方沒有逮捕任何人,也沒有針對爆炸發生的可能原因發表評論。

Bradshaw 指出,如果當時的襲擊是有目標及針對性,反而會覺得安全得多,因為他們的目標不會是公眾。

警方:幫派份子的暴力行為

警方目前所做的調查,將主要的疑犯,歸類為同一類幫派份子,他們通常與毒品交易與不斷增加的槍枝犯罪有關。2018 年,瑞典發生了 45 起致命槍擊事件,而 2011 年僅有 17 起。

至於為何這兩年開始轉用爆炸來引發注意,警方還不清楚。專家表示,這是瑞典幫派目前的一個趨勢—愈來愈傾向使用暴力。官方數據顯示,瑞典的每年平均的槍擊案件,已經由 20 年前大約 4 次,激增到 2018 年的 40 幾次。

瑞典警方不記錄也不公布疑犯或被定罪者的種族背景,但情報局長 Linda H Straaf 表示,其中許多人背景大致相同。

瑞典照片 (圖: AFP)
瑞典照片 (圖: AFP)

她說,這些人在瑞典長大,他們來自社會經濟弱勢群體、來自社會經濟發展落後地區,許多人可能是第二代或第三代移民。

在 2015 年歐洲移民危機期間,有關移民的意識形態引發了激烈辯論,但 Straaf 表示,認為新移民通常參與幫派組織的說法不正確。

右翼政客稱是移民危害

但對右翼人士來說,暴力事件愈來愈多,已經足以說明他們所認為的移民的危害,也說明過去 20 年中,移民難以融入社會。

自稱具有全國影響力的保守派作家 Mira Aksoy 指責,由於這些移民來自同一領域,有相同的心態,很容易互相串連,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應該成為瑞典的一部分,反而留在封閉的社區裡,並開始犯罪。

這種情緒近年來有所增長,強調民族主義的瑞典民主黨在 2018 年獲得了 18% 的選票。

犯罪學家 Amir Rostami 不認同這類說法,他表示,種族在瑞典幫派中很少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幫派本身就是這些人的新國家,是他們的新身份。

媒體報導上也受指責

隨著爆炸案的增多,此地媒體的報導方式也受到指責,公共電視 SVT 就被批評為左派掩飾,刻意在晚間主要新聞節目以外排除相關報導。Aksoy 認為,他們想淡化爆炸案的影響力。

斯德哥爾摩大學新聞學教授 Christian Christensen 表示,爆炸案在當地的大報及媒體討論得很多,他不太了解為何有些節目不太關注。但相對來說,在討論此事時,一些媒體刻意將此事用來做為移民問題的象徵,這是不公平的。

瑞典政府則將重心放在打擊幫派暴力,宣布了多項重點措施,但部分民眾仍然主張,政府應該花更多心力,放在更好的社會融合上。

但雖然幫派暴力有加重的趨勢,瑞典的謀殺率仍然自 1990 年代以來持續下降,並維持世界最低。無論在家庭暴力、仇殺及鬥毆死亡的案例,都大為降低了。


鉅亨觀點與分析 | 鉅亨網記者、編輯群們

茫茫的訊息海中,讓鉅亨網記者、編譯團隊,幫讀者們解讀新聞事件背後的意涵,並率先點出產業與總經趨勢,為投資人提供最深入獨到的觀點,協助做出更精準的投資決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