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社:美製藥商漲價幅度和步伐趨緩

美聯社:美製藥商漲價幅度和步伐趨緩(圖:AFP)
美聯社:美製藥商漲價幅度和步伐趨緩(圖:AFP)

根據《美聯社》的分析,製藥企業仍然在提高品牌處方藥的價格,但不再像過去那樣頻繁或過度。

根據健康訊息公司 Elsevier 提供的藥品價格分析,經過多年頻繁的調漲價格,許多製藥商開始表現出一定的克制。

在 2019 年的前 7 個月,製藥商將品牌處方藥的訂價提高了 5%。《美聯社》發現,這比前 4 年的同期下降約 9% 或 10%。從今年 1 月到 7 月,調價次數達 4483 次,比 2015 年下降了 36%。

Elsevier 藥物訂價專家 Kay Morgan 指出,幾家大型製造商沒有超過它們例行的年中漲幅。其中包括以往熱衷於漲價的產業巨頭,包括輝瑞 (PFE-US)、諾華 (NVS-US)、安進 (AMGN-US)、AbbVie (ABBV-US) 和嬌生 (JNJ-US)。

多年來,它們和許多其他製藥商每年將品牌藥的訂價提高 3 倍,有時每次調高 10% 或更多。現在,這些企業在 1 月進行較大調幅,提前達成全年營收目標,並放棄夏初的調漲。

儘管如此,2019 年前 7 個月的每降價 1 次仍有 37 次漲價。

國會兩黨議員和川普政府正在推進遏制成本的措施,這是華府多年未曾見過的共同努力。與此同時,許多州試圖限制藥品價格上漲或允許居民以較低的價格從加拿大藥房購買藥品。

在 Dartmouth Institute for Health Policy and Clinical Practice 執教健康經濟學的 Adrienne E. Faerber 說,「這種圍繞藥價的輿論可能開始轉向,但還沒有達到藥物總成本實際下降的程度,」只是成長放緩,「真正降價的藥品很少。」

《美聯社》分析了 2015 年至 2019 年 1 月 1 日至 7 月 31 日期間 32795 個品牌處方藥的訂價變化,鎖定在每年前 7 月是這是季節性價格變化的主要時期。這個數字包括多種大多數藥物產品:不同的劑量、包裝尺寸和形式,如藥丸、液體和注射藥物。

製造商設定了訂價,並說需要不斷調高價格以資助未來藥物的研究。患者支付的費用各不相同。許多擁有健康保險的人支付的價格遠低於訂價,但那些擁有高自付額保險計劃和醫療保險中某些年長病患可能支付更多費用,有時甚至是全額訂價或相當大的百分比。

最新數據顯示,川普總統在 2018 年 5 月預測大幅降價的跡象從未出現。

每月的消費物價指數確實表明,人們支付的平均藥品價格從 2018 年 6 月到 2019 年 6 月下降了 2%。但這是因為美國 90% 的處方藥是學名藥,其價格在大藥品分銷商的壓力下一直在下降。這種趨勢掩蓋了 10% 含有更昂貴的品牌藥的價格漲幅。

今年的許多品牌藥價格漲幅均低於 5%,且部分製藥商已有一年多未提高價格。

但有些藥商漲價一倍,而且有些還漲得更多。

Ajinomoto 的 Cambrooke Therapeutics 業務將患有某些基因疾病的人所需的五種營養補品的價格調高了 3083%。該公司發言人拒絕發表評論。

Vanderbilt University 藥物價格專家兼衛生政策助理教授 Stacie B. Dusetzina 認為,製藥商可能試圖透過減少漲幅並僅調升最賺錢的藥物,讓川普可以在政治上自稱勝利。

Dusetzina 說,部分製藥商可能會透過以更高的價格推出新藥來彌補這一點,「我認為每個人都已經落入這個遊戲規則中。」

輝瑞股價走勢
輝瑞股價走勢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