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志昌專欄】各國貨幣相繼多想貶值!

壹、前言
(圖一:大阪 G20 各國領袖, AFP 等國際傳媒)
(圖一:大阪 G20 各國領袖, AFP 等國際傳媒)

即使貿易戰爭持續下去,也不該衍生貶值性貨幣戰爭。中國人民前行長周小川在今年 6 月初,針對中美貿易戰爭提出示警;貿易爭端問題觸動經濟層面,若持續擴大到各國財金政策,可能會以價格競爭來因應;最後形成貶值戰爭,貨幣的價格就是利率、間接對匯率貶值。周小川先生言論,引發歷史對過去南美洲拉美金融風暴、1997 年亞洲金融風暴、2008 年次級房貸全球金融風暴等回想。對過去諸多因匯率突然失控大幅貶值事件,腦海浮現災難性金融風險的想像與猶豫。華爾街投資銀行說,即使美國對於中國其它產品課徵 10% 關稅,只要人民幣稍微貶值就可解決。由美元兌換人民幣曲線圖,近期人民幣的貶值始於 2017 年;當年初起、美國對中國製造業不斷,強調工業 4.0 火藥味十足。人民銀行為解決本身資產泡沫化、地方債務、及諸多企業高度槓桿的去化、還債諸多問題。開始進行多次顯著的寬鬆貨幣政策,以中長期融資、放寬借款年限 1 到 7 年貸款、給予中小企業解決設備融資問題;以免在 Fed 的資金回收中,財務受到嚴重波及、而造成倒閉風潮。

貳、一國匯率穩定需要龐大外匯存底?

歷史上一個經濟體或國家,會因發生戰亂而出現物資匱乏,引發通貨膨脹;或因商品供需失調、價格上揚。學術說法是,供給與需求的蜘蛛網循環呈現發現發散狀態、無法收斂、不成交、失去均衡。或是因為政權改朝換代,導致於內部生產與需求雙方面不安,造成社會混亂與通貨膨脹;等到情勢轉危為安後,政府最後不得不進行干涉,要以新的貨幣更換舊貨幣,解決混亂的購買力問題。例如幾十年前,舊台幣改換為新台幣,中國貨幣改為人民幣;或像非洲辛巴威如天文數字的商品價格。貨幣供給與物價有絕對關係;就如佛利德曼所說,物價本身就是貨幣現象。原則上大約是與美元兌換比率較多的國家,物價多不是很便宜。如目前亞洲地區的韓國韓圜、或是印尼盾等等。

(圖二:IMF,AFP)
(圖二:IMF,AFP)

貨幣匯率的互相兌換,或其它大政策方向管理制度,急難的救援;如亞洲金融風暴時韓圜狂貶、東南亞諸國匯率劇烈貶值、2012 年南歐諸國脫離歐元區危機、信用破產等等;多需要當地貨幣管理組織與 IMF 出面解決。目前全球貨幣或匯率價值,建立在 SDR 制度下,最高管理者是 IMF。現行國際貨幣普遍以浮動匯率為主,各國貨幣的匯率都是以美元為兌換相對價值,當然對世界其它國家貨幣、故國多可以自由兌換。全球各國採貨幣達近十幾種,有些貨幣價值計算,也由各種與其相關貨幣加權;但也有以美元為單一兌換,稱為固定或聯繫匯率制度,有少數國家乾脆以美元、或是人民幣為該國法定國幣。

由於發展出口產業經濟考慮、與彰社會政治穩定,絕大多數國家央行多期盼,至少它們的貨幣兌換美元匯率、長期是在一個區間之中浮動。但是否能夠做到如此穩健?主要由該國 GDP 生產與貿易實力、即央行的外匯存底實力決定;擁有較多有外匯實力的、在本國貨幣大量兌換為美元時候,有能力吸收;在多數企業買進美元也可全部釋出。外匯存底越多,執行這些所謂「拋補」能力越強,匯率波動越穩定;有利於外銷與國際金融發展。無論產業與金融發展,每個國家多期盼長期匯率波動區間越穩健。若因政治動盪、人與財多想往國外跑,或是經濟將嚴重衰退、資產泡沫化;則該國匯率會大幅突然波動,稍不慎、信心不足可能引發急速貶值風暴。由於各國貨幣匯率息息相關,牽一髮動全身、因此重要貨幣的大波動將引發危機。歐元之父孟岱爾認為,採取完全浮動匯率的國家,可以將外部經濟與物價風險隔離在外;其實不管企業生產投資 IS、或是金融發達國家 LM 多需要穩定的匯率。

叁、人民銀行事倍功半非常辛苦!

除之前英國日不落的英屬殖民地新興國家貨幣,以英鎊為兌換得主軸,或乾脆用英鎊為國幣,全球貨幣多以美元為兌換。為規避或是避免操作匯率的虧損風險,在 CME 期貨交易所中;編製了美元指數商品合約供多空雙方。眾所周知,所有種類的指數其標準平衡支柱,多是以 100 點為基礎;美元指數也是。在長期經驗上,如果美元指數遠超過 105 點;表示美元過強,全球新興市場經濟與金融會由盛而衰。而若美元指數遠低於 95 以下;則美元過於衰敗,美國本身金融市場會被負面影響。如 2008 年金融風暴前後,美元指數在 80 點以下;最後嚴重傷害美國自己金融經濟,因此全球各國匯率最好是均衡發展,平穩進行。

(圖三:人民幣匯價圖,鉅亨網)
(圖三:人民幣匯價圖,鉅亨網)

周小川先生當過行長,對於以上陳述是否偏誤、正確與否未來不難驗證。由於 GDP 快速發展,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人民銀行又擁有龐大媲美台灣央行外匯存底。人民銀行對匯率改革步步走向開放,在境內人民幣匯率變化上,執行拋補操作應無問題。周行長擔心的應該是國際投資銀行,對境外人民幣的套利與放空操作。大陸經濟崛起後,對於金融國際化的發展模式,以廣設境外交易中心為主要重要工作;面對多是套利、或避險的對沖基金高手;只要有套利空間就做一票。因此當得知人行,類似 QE 的寬鬆要出籠後,市場趨勢是趨於貶值;而近兩年的貶值,逼得人民銀行需要對外發行央行券,以壓制劇烈再貶值風險。大陸 A 股已經是 MSCI 新興市場指數組成成分股,一直貶值是不易吸引外資的、阻礙資本市場繁榮。國際投資銀行認為,人民幣最好不要貶破 7 兌換 1 美元;如貶破此一價位可能會引發恐慌性賣壓,更讓國際熱錢對沖基金有恃無恐;對沖基金大多以放空獲利為主。

肆、結論:乾脆就放手讓人民幣成為完全浮動怎樣?
(圖四:致力匯率制度改革的前行長周小川先生,AFP)
(圖四:致力匯率制度改革的前行長周小川先生,AFP)

周小川公開談論人民幣劇貶風險,應非空穴來風;必定經過多次辯證;尤其面對美國貿易戰爭壓境、對於中國出口貿易窮追猛打之際。水能載舟、也可以覆舟,如被外資認定人民幣匯未來將大貶,那深滬 A 股還會有資金行情?前行長的信息內容應該是充滿對幣值交易、或價格形成制度的改革。或許近期又會開放每日 2% 漲跌幅度;乾脆就讓人民幣變成完全自由浮動制度?

(提醒:本文是為財金專業研究分享,非投資建議書;只為說明用,對任何股市、匯率無多空立場;不為任何引用本文為行銷或投資損益背書。)

 


亞太區域發展暨治理學會首席經濟學家邱志昌 | 邱志昌

淡江財務金融學系博士、統計學系傑出系友;淡江大學副教授。2015年香港亞洲金融論壇(AFF)台灣代表團長;中華民國第一屆投信投顧公會理事。專注全球金融市場趨勢預測研究,常接受國際投資銀行、國內金融業金融投資諮詢與論壇邀約;常出席資策會大陸產業經濟會議、金融研訓院研究計畫審查。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