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志昌專欄】行情主軸:還是5G產業?

壹、前言
(圖一:人類邁入 5G 時代,AFP)
(圖一:人類邁入 5G 時代,AFP)

2013 年得獎學者 Eugene Fama 教授,在 1970 年就在期刊提出資本市場「效率市場理論」(Efficiency Market Theory, EMH),開啟股價反應在先、信息確定在後的「強式效率市場理論」。他將「訊息」分類為過去、現在與未來,去與股價變化互動;將有價證券市場交易區分「強式效率市場」(Strong-form Efficiency Market) 與「半強式效率市場」(Semi-form Efficiency Market)、「弱式效率市場」(Weak-form Efficiency Market)。以強式效率市場觀點,無論任何系統性風險,只要是眼前與未來,人類生活需要的產業;即使在發展初、中期,受到系統係風險襲擊;當風險漸漸消彌後,多會恢復到原有發展軌道。就如同 2008 年的半導體產業,受到金融風暴襲擊後,最後還是藉由貨幣政策恢復發展。其實即使不必貨幣政策,還是會慢慢恢復、只不過其速度相對緩慢,傷害期間較長;經濟學古典學派就這樣認為。因此即使在貿易戰爭烽火之下,全球企業對 5G 產業的投資仍然是首選;就是固定投資者認定,無論美國贏得這場科技戰、或是中國華為、中興、聯想等。而是 5G 是未來世界,工業與網路革命的必然發展。股票投資者若有此自信與認知後,就會在系統風險即將結束前繼續、去規劃買進股票價位與時間點。而後在匯率、美元指數、市場成交量極低、極度恐慌時買進所選取股票。

貳、系統風險無法阻礙科技產業發展!
(圖二:無人駕駛的飛機,AFP)
(圖二:無人駕駛的飛機,AFP)

如何規劃佈局?可以依照「效率前緣」理論的兩個變數,縱軸「預期報酬」與橫軸「風險」;預期報酬原則確定的是,現金股利較為穩定的;如穩懋、啟碁、台積電、台塑等公司,預期報酬較低的是現金股利較低的,如新鉅科等。當然雖穩懋與啟碁多有較高股利,但是穩懋的資本額較小、屬於 Small Size、波動幅度大;這些股票多屬於效率前緣線的左下方,就是預期報酬高、而風險可能較低。後者族群則是屬於風險較高、預期報酬較高的,其位置擺在效率前緣線的右上方。預期報酬率是否偏向穩定與否,主要視最近幾期的 EPS 與過去發放的現金股利多少而定。由於個股股價表現時機差異相當大,以此股票投資組合去佈局,就是一般基金經理人投資方法。建立 5G 產業投資組合之後,接下來就是隨著各個公司績效與股價步調,做組合比例的調整;已經可以見到公司經營績效者,持股比重適度加重。5G 是網路革命最嶄新一頁,這是自 1994 年第一代有線網路後,歷經 2 與 3、4 代後的匯流方式,到第 5 代無線網路通訊。

(圖三:中興通訊股價圖,新浪網)
(圖三:中興通訊股價圖,新浪網)
叁、華為的滲透率高!

第 5 代網路之所以呈現匯流方式,就是通話與數據可以同時運作,是經過第 4 代的整合;在第 4 代的手機中,只有語音通訊與簡訊可以通用,再加上 APP 與 LINE、We Chat 等,其實已經可以看到影像了;但這一些機能多是分流。5G 除了基地台需要密集,傳輸的速度快速、並且具備 3D 效果之外;在 LTE 上不必分流。因為是 3D 的傳輸方式,因此需要建立衛星通信系統。這些設備構成的 5G 多可以運用於大型的接收器。例如在馬路上行駛的無人車、天空飛行的無人飛機等,多可以藉由 5G 非常快速傳導周邊現狀,使本身器載很快調整為最適度狀態。5G 的發展必須要有密集的基地台,因此建置費用高貴;需要規模化才不敷成本。其實 5G 的科學技術發展還是以美國為優先,只是在技術編碼、商業標準化上,中國大陸不斷一路追趕;2017 年時雙方已為此事火藥味十足,2018 年美國政府終於首先向中興通訊開刀,禁止中興通訊在美國從事銷售、研究等活動。

2018 年初貿易戰越戰越熱,美國箭頭指向華為,認定中國廠商、透過併購偷取美國 5G 技術;因此也對華為動刀。而且因為認定華為是國營事業 (無掛牌上市),也因負責人任正非先生解放軍出身,認定使用華為的交換機等通訊設備,無法保證不用於軍事與國家安全,一再對華為進行各項制裁。美國還召集歐洲國家、日本等國,要求不得使用華為出售的通訊產品。但這項要求被英國拒絕。事實是華為的研究機構,在英國已紮根已久。華為的研發地點就在英國劍橋大學附近,與英國學術界業有頻繁互動。德國也沒有完全承諾美國要求、敷衍了事。事實是科技研究是一層堆一層,有了 3G、4G 的互動後才會衍生出 5G。基礎建設本身若建置後的實用性強,供給本身會自創需求。

(圖四:華為的財務長孟晚舟,鉅亨網 AFP)
(圖四:華為的財務長孟晚舟,鉅亨網 AFP)

美國會對華為窮追猛打,甚至將任正非的女兒孟晚舟,在加拿大境內溫哥華機場轉機時;美國司法人員以華為資助恐怖分子,支持伊朗的通訊發展罪名逮捕她,後續並等待審判或是引渡美國。美方之所以如此大動作,最主要原因是因為,華為制定了 5G 通訊的標準,成為主導未來全球通訊產業的企業。5G 的技術建置與運用發展是有階段性,從建置基地台到最後產品廣泛運用,估計最快要到 2020 年才能全面商用。在商用之前需先鋪設網路,網路建設相關配套、光纖光纜、高功率、元件等零組件等相關公司會先受益。長期來看,5G 產業會對社會生態會帶來新方式的生活,一些新應用會對娛樂、消費形態將會改變。例如現在從谷歌就可以下載免費影片,連接數位電視;觀眾不必接受第四台的廣告轟炸,影片是連續性播出。

肆、結論:由 5G 到 AI 後、中國 GDP 將獨大!

還有從 1994 年迄今的網路革命,將可以 5G 去銜接 AI;AI 目前還是屬於輔助性工具,無法完成一連串獨自所有動作。AI 包含大數據、機器學習、及深度計算等幾大項目。中國大陸與美國多有數據建立的優勢,多有幾億人口的「動作行為」,做為研究樣本資料;但仍然以中國近 14 億人口的生活行為數據最豐富。這應該也是美國政府,畏懼中國 5G 標準之處;因為一旦 5G 的運用與附著力成熟,那 AI 對於華為而言將又是標準的制定者;自此美國商用科技有被冷落虞慮。自 2019 年中華為在國際展覽上,展示 5G 手機後,中國宣布 2019 年為中國 5G 商用元年; 5G 網路提前進入商用,兆元市場啟動。根據中國 5G 白皮書,在 5G 商用初期,營運商將開展方大規模的網路建設資本出,預計在 2020 年中國前後,網路終端設備將可能投入 4,500 億人民幣。以 GDP 規模計算, 2030 年後 5G 產業在中國製造業上可以直接創造、創造約 3 到 3.6 兆人民幣的產值。

(圖五:AI 鉅亨網 AFP)
(圖五:AI 鉅亨網 AFP)

習近平說 5G 是中國現代化基礎建設,預估 2019 年到 2025 年,是 5G 網路主要建設期;電信基地台、天線等核心硬體市場需求投資規模將超過 2,000 億人民幣。以中國資金為主組成的諾基亞貝爾公司,已為一帶一路沿線近 40 多國家,如菲律賓、柬埔寨、寮國,非洲的尼日利亞、喀麥隆、歐洲和中亞地區俄羅斯、白俄羅斯、烏克蘭等國家與拉美地區委內瑞拉、哥倫比亞建等國建置 5G 基礎設備。有可能是因為價格的高低相比,第三世界國家與中國合作機會較大,加上英國、德國市場,美國業者的確是會擔心的。(提醒:本文是為財金專業研究分享,非投資建議書;只為說明用,對任何個股、大盤無多空立場;不為任何引用本文為行銷或投資損益背書。)


亞太區域發展暨治理學會首席經濟學家邱志昌 | 邱志昌

淡江財務金融學系博士、統計學系傑出系友;淡江大學副教授。2015年香港亞洲金融論壇(AFF)台灣代表團長;中華民國第一屆投信投顧公會理事。專注全球金融市場趨勢預測研究,常接受國際投資銀行、國內金融業金融投資諮詢與論壇邀約;常出席資策會大陸產業經濟會議、金融研訓院研究計畫審查。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