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歐盟大麻煩:歐元是歐盟整合的關鍵或麻煩? (上)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在投資理財中,除了外幣對匯差的影響,國際情勢也是分析決策的重要指標;此書帶你重新認識歐元的貨幣背景和歐盟這個經濟體,整理出作者認為有價值的資訊,搭配現況的討論,一次給你最豐富的歐洲政經背景。

以下內容摘錄自《歐盟大麻煩》

閱讀時間: 7 分鐘

歐元的麻煩

歐洲的單一貨幣—歐元,已成為歐洲整合的焦點,也可能會被證明是歐洲動盪不安的原因。但如果事情就是這樣發生 了,那真的非常諷刺。因為歐洲單一貨幣並不是強制性的。它是 一種走得太遠、又太快的整合。 所以,它可說是到現在為止在歐盟中壞決策的最佳例子。但 是,此一壞決策並非突然出現。它源自於歐盟的歷史及其真正的本質。

一些有關歐元何處出錯的問題是眾所週知的,深入思考並 無助益,重點應在於它為何出錯以及讓我們如何可以從歐盟和歐 元的長篇故事中,學到教訓。 接下來,我會開始討論單一貨幣的源頭,它是如何陷入麻煩 的?

理論上它應該如何調適困難以及實際上發生了什麼事情。然 後,我會討論隨著歐元陣痛期出現的政治課題。在結論處我會評 估自從二○○八年以來歐元區的相對表現,包括貿易順差的增 長,與日本「失去的十年」比較,通貨緊縮的出現,以及極低油 價的效果。拯救歐元區的政策,會留在下一章之中。

初始階段

歐洲單一貨幣的問題,最早是在一九七○年的華納報告 (Werner Report)中討論過,訂出了一個三階段的進程,要在十 年之內達成歐洲貨幣聯盟(European Monetary Union)。

它最終的 目的是要達成貨幣的可轉換性、資本的自由流動以及永遠鎖定不 變的匯率—或者一種單一貨幣,如果可能的話。為了達到這個 目標,報告中提及必須有更緊密的經濟政策協調,利率與外匯存 底應在盟體層次決定以及展現出眾的睿智與遠見,和一致同意的 國家預算政策架構。

在那之後,有兩種歐洲匯率辦法付諸執行,因而建立了歐元 的基礎,並扮演歐元先遣部隊的角色。一九七二年的《巴塞爾協 議》(Basel Agreement)引進了「在隧道中的蛇」(Snake in the tunnel,貨幣控管機制)。

而在一九七九年三月一個新的歐洲貨幣 系統(European Monetary System)成立了,它運用一種匯率機制 (Exchange Rate Mechanism, ERM)來降低會員國之間的匯率變 動。兩種貨幣機制都沒有真正達到應有的目標,雖說匯率機制的 目前規模較早期限縮,已經在一九九九年一月,當時十一個會員 國使用歐元時被取代了。

後來又有七個國家加入後,歐元區總共 有十八個國家,只有十個歐盟成員國在歐元區之外。在二○一五 年立陶宛正式加入後,歐元區擴張到十九個成員國,只剩下九個 歐盟會員國沒有使用歐元。(請見下頁圖 4.1)

 
貨幣聯盟的誘因

這些要整合歐洲的國家,為什麼以建立單一貨幣為一個主要 目標,原因很容易了解:共同的貨幣應會導致共同的國家。有許 多不同國家使用同一貨幣,但所有的例子都是小型國家,像是加 勒比海島嶼的一些國家。

也有一個小國家使用另一較大國家的貨幣,而對於貨幣的問題或管理沒有任何發權,像巴拿馬使用美金 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但我無法想像到歐元主要成員國的地位大 致相當,卻共用同一種貨幣。

十九世紀的金本位制度 , 有時候被認為是一種反向的例子,因 為它讓許多不同的國家集結在固定匯率之下。但這實在不能算 數,因為金本位的本身就不是一種貨幣 , 它甚至不是一種管理貨幣 的制度。它反而是一種「集團」,卻任由各國主導自己的經濟與財 政管理;雖然說要留在這個體系裡面,是沒有太多的空間可供操 作的。更重要的是,金本位制度並沒有取代國家主權,至少中止 或捨棄它是可能的。英國就曾兩度捨棄金本位制度,一次在一九 一四年,然後一九二五年回到這個機制後,於一九三一年再次捨 棄它。

貨幣與國家是緊密連結的。國家的徵稅權力就是確保貨幣價 值的主要根源之一。同樣的,當事情出錯了,只有國家才具備能 力或經常真正採取行動來照單全收失敗的資產或銀行。

美國與歐 洲都有最近學到的經驗足資證明。 與鄰居共用同一貨幣的危險是,你無法控制鄰居會不會執行 足以「埋葬」貨幣的政策。這可能會造成對債券獲利的傷害、貨 幣的崩貶、通貨膨脹升高或者銀行體系的危機—或這四者的任 意組合,而讓你的經濟體系付出明顯的代價。

很確定的,如果你 要與他國共用貨幣,你應該對鄰國提出合理的要求,以取得對他 國的財政(例如,預算)和金融政策某種程度的控制。然而,如 果要一個國家對於另一國家的財政政策有全面的瞭解,若不透過 某種形式的政治聯盟以聯合或共享式的控制財政政策,又怎麼可能達成呢?

所以,當貨幣聯盟要建構單一貨幣時,卻缺乏財政與政治聯 盟安排的話,這事實上就如同房子蓋了一半,這正是輕量版的歐 洲整合。 不過,這也並不完全是盲目跌撞而行,朝向並不令人滿意的 半個答案。許多歐元制度的前輩,完全了解他們自己在做什麼。當 歐元還不過是眼中一閃而逝的光芒時,就有一個所謂德國與法國 學派之間的爭論因而升高。

「德國學派」認為,經濟整合與全面政 府治理必須先達成,然後貨幣聯盟才能成為完成整個結構的基 石。「法國學派」的觀點,則是政治整合要達成共識是重大而困難 的,堅持先從政治整合著手,會讓整個進程遞延,甚至不可能完 成;所以最好先從貨幣聯盟開始。必須承認的是,這不可避免的 會帶來危機,但是從危機當中,我們可以獲致促使財政和政治聯 盟的意願。

麻煩是如何發生的

經濟學的教科書說,一個國家是否要與其他國家結成貨幣聯盟,取決於國家之間經濟相互適應的程度。它們是否取決於類似 的經濟的震盪呢?如果不是的話,那它們的結構是否彈性足夠,以 吸收不同的震盪,而不致造成巨幅分解或失業?國家之間,可以 共同生活並創造完全就業的環境,而不需要額外的資源來管理匯 率改變、不同的利率以及匯率管制嗎?

經濟學家們發表了一整組足以讓你在人生中最重要時光卻忙 碌不堪的文獻,目的是在回應這樣的問題:達到榮耀的最高點、最適通貨區理論、一個有關最佳(或最有效率的)單一貨幣區的 國家組成。而此一理論架構,是相當令人印象深刻的,足以贏得一或兩座諾貝爾獎。

大多數文獻對於歐元是如何成形以及建構,是毫無中心思想 的。實情是,貨幣聯盟是為情勢、而且不是經濟的發展所迫。一 九八九年十一月柏林圍牆倒塌,而兩年之後蘇聯就解體了。讓德國在分離了五十年之後再度統一變成可能。

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樂 於見到。俄羅斯是如何想的呢?它仍然有將近四十萬的軍隊駐紮 在德國領土。法國又是怎麼想的呢?英國的觀點呢? 首先,英國首相柴契爾堅決反對統一,也曾為此事與蘇聯領 導人戈巴契夫、美國總統雷根密切溝通。如果統一要發生,西德 必須仰賴法國的支持,法國會擔心德國的主導,是非常真切的。

法國人的想法是,為何要讓德國更大更強,但結果卻變得更糟呢? 法國作家法蘭索瓦 • 查理 • 毛瑞克(Francois Charles Mauriac)曾在 一九六○年代說過,他非常喜歡德國,也很高興有兩個德國。他 的發言的確足以代表許多法國人,以及其他許多國籍人們的想法。

法國總統密特朗贊同德國統一,但是他明確要求德國付出代 價。德國必須將德國馬克併入一個新的歐洲貨幣,此貨幣將來會 被稱為「歐元」。過程中,必須將在過去幾十年來執歐洲經濟牛耳 的德國中央銀行廢掉。西德總理柯爾同意付出這個代價,於是歐 元就誕生了。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貨幣實驗,何以在當時以及如 何發生?這是因為當時從政治上來看,是有意義的。

【書籍介紹】
  • 書名:歐盟大麻煩
  • 出版社:好優文化
  • 出版日期:2019 年 4 月
【作者介紹】


羅傑 ‧ 布特爾 About Roger Bootle

  他是倫敦最知名的經濟學家之一,以精準的預測能力,廣為各界稱道。

  他在 1999 年創立歐洲最大的總體經濟顧問公司——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擔任英國下議院財政委員會的專家顧問,以及精算師協會榮譽院士。除此之外,他還曾是匯豐銀行集團首席經濟師;在保守黨執政時期,是總理大臣的經濟顧問小組獨立成員之一。他因為多年卓越的表現而博得「智者」的美譽。在 2012 年,羅傑更偕同凱投宏觀團隊,贏得沃爾夫森獎(the Wolfson Prize,在英國僅次於諾貝爾獎的第二大經濟學獎項)。

羅傑還曾與人共同撰寫了《貨幣理論》(Theory of Money)和《通貨膨脹率連結債券》(Index-Linked Gilts)兩本書。這本《歐盟大麻煩》(The Trouble with Europe)則是他最近期的著作,書中分析歐盟出現了什麼問題,以及需要採取怎樣的措施才能加以修正。

【購書連結】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19390?loc=P_0005_002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