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師:英鎊似乎對軟脫歐過度樂觀

(圖:AFP)
(圖:AFP)

分析師指出,英鎊炒家仍然非常堅信英國國會可望接受梅伊政府的脫歐協議草案,促使軟脫歐的情形將會發生,但實際上目前英國的政治氛圍,仍是非常可能出現無協議脫歐 (硬拖歐)。

荷蘭合作銀行 (Rabobank) 外匯分析師 Jane Foley 週二 (19 日) 表示,英鎊是 2019 年以來表現最佳的 G-10 貨幣,這種走勢反而揭示了城市交易員的單向思維。

Foley 指出,「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因為倫敦變成一個『餘燼』城市,或者是因為許多交易員都是歐洲人,但是回溯自 2016 年,英鎊一直呈現出某種程度偏頗。」

這位匯市分析師表示,市場似乎有一種觀點認為,英國脫歐將可避免,這導致了「貨幣價格反映出的是更多好消息,而非壞消息」。

在週一 (18 日) 英國政府公布充滿韌性的勞動數據以及政治發展導致大多數交易員認為英國脫歐將會延後之後,英鎊美元匯率上漲至 1.331 美元

部分支撐力道也可能來自德國總理梅克爾,她週二表示,她將「爭取到最後一分鐘」確保有序脫歐,當被問及是否會同意延後時程時,她表示與英國保持良好關係「與我的心意相近」。

Foley 認為,對英國脫歐的任何長期拖延或許可能會讓英鎊「膝蓋反射式」地反彈至 1.40 美元,但由於不確定性籠罩,這個數字難以維持。

他說,「延後脫歐只是進一步延長了痛苦,並且損害商業投資。這將導致經濟崩潰,甚至可能導致勞動市場崩潰。」

就瑞士投資銀行瑞銀集團 (UBS) 而言,一般預測仍然是首相梅伊將獲得英國議會通過她的脫歐草案,有序脫歐將會出現,到 2019 年底時英鎊美元匯率將達 1.38。

該銀行英國匯率戰略負責人 John Wraith 週二表示,英國脫歐的長期延後也可能實現交易水平穩定,但不確定性仍將存在。

他說,「我認為這會在經濟上產生類似的影響,但在政治上它顯然會產生完全不同的影響。」

Wraith 補充說,長期延後會被一些人視為當前政府的失敗,並且英鎊可能會「受到政治風險的影響」。

這位貨幣策略師表示,本週歐洲領導人和議員可能會向英國政府提供一些未來脫歐協議文件的調整,讓梅伊可以在議會中尋求新的投票。

英鎊兌美元匯率
英鎊美元匯率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