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可執行透明度」 美墨加協定或為美中匯率條款提供範例

※來源:彭博資訊
圖片來源:afp
圖片來源:afp

中國人行或許要褪去外匯市場操作的神秘面紗了。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上周告訴國會,美國希望中國能夠承諾未來「不參與競爭性貶值」,在匯率市場操作方面達到一定的「透明度」,並確保這兩點是「可執行的」。去年 11 月末北美三國簽訂的新協定中的匯率部分,或許能為這三個關鍵詞提供一個範本。

根據《美國 - 墨西哥 - 加拿大協定》,除了各方需要具備由市場決定價格的匯率機制,避免競爭性貶值,還對具體的干預行為披露範圍和時效進行了具體規定,其中值得關注的兩點是:

  • 對於針對某一貨幣進行的外匯干預行為,需立即告知對方,並在需要時就相關問題進行討論
  • 需在每月結束後 7 天內,公佈當月在即期、遠期市場進行的外匯干預

2015 年開始的人民幣大幅貶值令資本大量外流,中國監管層通過動用外匯存底進行了市場干預,同時還可能通過遠期市場進行美元融資,從而減少對使用外匯存底進行干預的依賴,這種融資交易顯著壓低了境內掉期點數。央行曾在解釋外匯存底下降時,指出包含即期市場操作的因素,但遠期市場操作的情況並未在人行報表中進行過披露。

如果美國按照美墨加協定的匯率條款模式,與中國就人民幣匯率穩定和操作透明度達成一致,那就意味著中國人行在未來可能需要披露匯率市場的所有干預行為,中國匯率政策的透明度有可能進一步提升。

「我覺得美墨加協定會為中美貿易協定匯率條款提供一個很好的參考系,」招商銀行金融市場部首席外匯分析師李劉陽在採訪中說。

他進一步解釋指出,美方或許是在推進一種普適的、「他們認為是更公平的」新貿易規則,對於加拿大、墨西哥、中國乃至今後要談判的日本、歐洲,都會在匯率穩定和透明度方面提出類似的要求,因此推測中國的條款也可能和美墨加協定有重疊部分。

在可執行度方面,美墨加協定還規定,三方需成立專門的委員會,對匯率條款的實施進行監控,並就實施效果和相關問題進行定期會晤討論。此外協定還確定了爭議的磋商和解決機制。

如果中國做出這些承諾,人民幣外匯市場的政策干預行為勢必受到制約,同時也意味著匯率彈性的擴大。這與中國政府對清潔匯率改革方向的承諾相符。正在進行的中國「兩會」政府工作報告,時隔兩年後匯率目標重新提及了「完善匯率形成機制」,如果中美就匯率穩定、政策透明度和可執行性達成一致或許也會成為新一輪改革的開端。

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中國兩會期間的「部長通道」指出,接下來的中美經貿談判達成共識是比較容易的,中國落實執行這些協議也是非常有把握的。他說,美國官員包括川普總統在內指責中國操縱匯率、推動人民幣貶值來獲得競爭優勢;而中國一直在維護人民幣匯率穩定,沒有通過匯率貶值贏得競爭優勢,這是美國財政部的定義,「按這個定義,中國沒有操縱匯率。」

美墨加協定與當年日本「廣場協議」顯然不同。對人民幣前景,李劉陽並不十分擔憂人民幣匯率會因此大幅升值。他在周二的一份報告中分析說,從《美墨加協定》中的匯率條款來看,美方更注重的是規則的建設,而非一味逼迫人民幣升值。

「在 IMF 的報告中,美元的實質有效匯率高估了約 10% 左右。在參考一籃子貨幣的現有機制下,假設美元指數總體再下跌 10%,那人民幣美元的極限匯率水平也就在 6.1 左右,」報告稱。

近期人民幣即期匯率在 6.70 元上下波動,但兌一籃子漲勢明顯,CFETS 籃子指數升破 95 後繼續上行。過去兩年,籃子指數反彈至這一水平後,中國曾兩次退出應對貶值的逆周期調控措施;但在聯準會實際升息步伐仍有變數、歐洲央行宣布更多寬鬆措施之際,人民幣短期仍面臨波動風險,任何匯率政策的變化都仍需要對各類不確定性進行更多觀察。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