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隨河旅行——亞馬遜河篇 發現秘魯的兩張臉

※來源:商業周刊
(圖:AFP)
(圖:AFP)

文字 ‧ 王文靜

亞馬遜河裡駭人的食人魚,在伊基托斯市場裡,卻成了小販的魚貨和盤中飧。(攝影者.傅正耀)
亞馬遜河裡駭人的食人魚,在伊基托斯市場裡,卻成了小販的魚貨和盤中飧。(攝影者.傅正耀)

秘魯有 5 千年歷史與 2 張臉:

第一張臉「印加文明」,締造最傳奇的高山帝國;

另一張臉「亞馬遜叢林」,孕育全世界最大的河。

我放逐 3 個星期,探索南美洲古國的雙面。

5 百年前的世界地圖沒有亞馬遜河(Amazon River)。「1542 年,西班牙人為尋找肉桂之國,竟發現世界第一大河。從此,亞馬遜河流域成為夢想與冒險之地。」——《亞馬遜雨林——人間最後的伊甸園》(L'Amazone un géant blesse)

這是上帝創造世界時的伊甸園?

在全世界最大的雨林帝國,住著原始印地安部落、250 萬種昆蟲、上萬種植物、占世界 5 分之 1 的鳥類。「人稱『大樹林』的原始森林裡,陰森而冷峻。35 至 40 公尺的參天大樹,成千上萬隻羽色豐美多彩的飛禽,在林間鳴唱。」「在這兒,很難界定何者為現實,何者為幻覺。葉子可以變成蝴蝶,籐化為蛇。」

【延伸閱讀】一座森林 孕育全球 10% 物種

亞馬遜──希臘神話中的驍勇女戰士

1542 年,西班牙探險家奧雷亞納(Francisco de Orellana)在亞馬遜河流域探險時,曾與一群女戰士交鋒。他們眼見這批女戰士居然能夠以 1 當 10,像極了古希臘神話傳說中的亞馬遜民族,於是探險家將此族群所居住之大河,命名為「亞馬遜」。

1 分鐘秘魯

首都:利馬

面積:約台灣 36 倍大

人口:約 3,000 萬

種族:印地安及西班牙後裔為主

8 項文化遺產、2 項自然遺產、2 項雙重遺產

伊基托斯

世界上距離海岸最遠的海港

利馬

西班牙文化重地,新舊風格融合

馬丘比丘

天空之城,世界新 7 大奇蹟之一

庫斯科

海拔 3,400 公尺的古印加帝國搖籃

的的喀喀湖

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可承載航運的湖泊,海拔 3,860 公尺

哪一個玩家,能錯過亞馬遜河?

我確定,「美國最偉大總統之一」的老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不能。有錢有勢的他,卸任後,到亞馬遜叢林展開 116 日探險。最近,我閱讀 2 本中文絕版書,法國作家艾倫格爾布蘭特(Alain Gheerbrant)的《亞馬遜雨林》與記錄老羅斯福探險的《暗流長征》(The River of Doubt),憶起自己的亞馬遜之旅。遊這一條 6 千公里的長河,必須有所主張與取捨。我喜歡冒險犯難,矛盾的是,過了刻苦旅行的年紀,又貪生怕死。這該如何是好?苦惱了幾年,後來發現,在亞馬遜河有一艘被國家地理推薦但「貴森森」的河輪,住在船上舒服安全。就這樣,我決定,取秘魯段的亞馬遜河。這點子不錯,但會否深入不夠?於是,我加碼陸地住宿。「河、陸」雙管齊下:先,隨河旅行數日;再,到更上游亞馬遜雨林國家公園區,住雨林旅館。

蘆葦幻化成屋 

在雨林間與大地同眠

這家雨林旅館遺世獨立,從秘魯(Peru)首都利馬(Lima)到這裡,要花 1 天,海陸空 3 種交通工具都用到了,飛機、汽車,還要再搭 2 小時的小船。抵達時已天黑,疲累的走入雨林,眼睛忽然一亮,以為是巨大竹屋建築,當地人搖頭,這是蘆葦屋。

纖細的蘆葦能當建材?對的,到了亞馬遜,所有認知要重新設定。亞馬遜河畔隨處皆是高聳堅硬的蘆葦叢,就像我們的竹子,秘魯人就地取材蓋房子。不只取材當地,設計也融入環境。這裡所有房間設計都朝雨林開放,呈ㄇ字。入夜,放下蚊帳,不須熄燈,旅館區根本沒燈,只有黑漆漆的星光,野外鳴聲。這一晚,彷彿住在叢林裏。同眠的,是大地、雨林的鳥。

走過 70 個國家,住在 3 面牆的蘆葦旅館,真是頭一遭。我興奮無比,不過,有些人睡得心驚膽跳。(人很奇怪,既想看看大千世界的不同,常又很難享受異國文化。)3 面牆的旅館設計,既因叢林特殊性,也承襲印加建築文化。3 週旅途中,我在馬丘比丘(Machu Picchu)或健行於印加古道(Inca Trail)上,都遇見 3 面牆的概念建築,或神廟或穀倉。

昔日橡膠熱城市 

窺見文化更迭的縮影

源自安地斯山(Andes)的亞馬遜河,是世界流量、流域最大、支流最多的河。真正霸氣的亞馬遜河在巴西才能展現,部分河面寬超過 10 公里如大海,根本看不到對岸,因此又稱為「海河」。全世界還有第二條河敢與大海相提並論嗎?相較之下,秘魯段的亞馬遜河少了壯闊。即便如此,在秘魯有廣達 60%國土是亞馬遜雨林,當年發現亞馬遜河的西班牙人,也是從秘魯出發。

16 世紀,西班牙人征服印加帝國後就展開貪婪大掠奪,發現亞馬遜河的奧雷亞納(Francisco de Orellana)便是在一趟掠奪之旅而意外發現巨河,並航完全程。

這次隨河旅行,我從他航經過的伊基托斯(Iquitos)登船。這是秘魯亞馬遜叢林的最大城,因為這裡是海輪可溯流而上的最內陸港。地理之利,讓她在 1 百年前、全世界到亞馬遜河搶橡膠時,叱吒一時,連法國巴黎鐵塔(La Tour Eiffel)的建築公司都在這裡有作品。現在沒落了,橡膠熱的淘金潮煙消雲散,回歸河畔小城的原貌。三輪摩托車滿街跑,漁夫則繼續河裡的捕撈。

清早,我躡手躡腳的入當地魚市場,如紅樓夢裡的劉姥姥。我簡直錯亂,兇狠的鱷魚一尾尾被斷頭販售,傳說中恐怖的食人魚等著被人買食,亞馬遜河裡的幾千種魚、蟹、龜、鱉都躺在這裡,我站在陸地但看到亞馬遜的河底縮影。清晨,亞馬遜河畔的魚市熱鬧,河畔雨林更是生氣盎然。從河輪換乘小艇,航行於巨河支流,仰望 6 公尺高的蘆葦,人在其中,何其渺小。

神秘雨林帝國

翻轉你我認知的世界

神秘的雨林帝國有太多無法解釋的生態。譬如:有一種蛾趁鳥睡覺時,會偷吸鳥的眼淚;還有一種大蜘蛛會吃鳥,體型如小狗、腳長 30 公分;再有,金剛鸚鵡吃土奇觀,每天清晨成群結隊的飛至山壁吃土。我渾然不知關鍵字是「清晨」,起晚了,只看到最後的 2 隻。

在亞馬遜,我還認識一種新朋友:切葉蟻。太了不起的螞蟻。有一天,走在雨林,我發現一條移動的綠線,蹲下去看,不得了。一蟻搬一葉,一隻跟一隻,長長的隊伍行軍於雨林。我尾隨牠們,要把葉子運到哪裡?原來,牠們咬碎葉子後搬回地下洞穴,在牠們的地下農場裡,堆肥種菌菇。牠們不只是螞蟻界的農夫,還是厲害的建築師。曾經,有學者發現一個地深達 8 公尺的切葉蟻窩,比人類建築的 2 層樓還深,裡面路線錯綜複雜,幾乎就是萬里長城。

亞馬遜雨林讓我在大自然面前,看到自己的渺小與無知。曾經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將亞馬遜河列為全球「十五條最值得遊覽的河」第一。此時,我想起朋友的問題:「為何要去亞馬遜?」與我的回答:「誰,能錯過亞馬遜?」

 

來源:《商業周刊》 1627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商業周刊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