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Rimowa換代理商 扯出三家公司豪賭

※來源:商業周刊
(圖:AFP)
(圖:AFP)

文●鄭郁萌

台灣人愛買這只德國來的行李箱,15 年來高居該品牌全球業績前 5 名。(攝影者.楊文財)
台灣人愛買這只德國來的行李箱,15 年來高居該品牌全球業績前 5 名。(攝影者.楊文財)

為了一個名牌行李箱的台灣代理權,你願付出多少代價?一家中部小企業的答案是:把自己「嫁掉」。

1 月 7 日,上市公司高林實業宣布取得 Rimowa 台灣新代理商美之心 67.7%股權,這個以質輕聞名的鋁殼行李箱品牌,彷彿像個氫氣球,拉著高林實股價隔日扶搖直上衝破年線。

但這場牽連購併案的代理權之爭,幕後卻有詭譎難解的故事。

LVMH,換掉舊代理商

故事要從 2003 年說起。那一年,慶真國際負責人德鵬達和趙莉真夫妻,將當時因在電影中密集亮相而暴紅的德國 Rimowa 行李箱引進台灣,在好萊塢及亞洲明星加持下,每年業績都有 3 成至 5 成的成長。據了解,在業績高峰的 2017 年,慶真國際一年可以賣出超過 5 萬個行李箱,估計營業額逾 8 億元。

這一切,在 LVMH 集團 2017 年正式購併 Rimowa 之後,全變了樣。

根據慶真國際的聲明,總部從該年 11 月起全面停止供貨、減少供應維修零件,溝通無效 1 年後,決定關閉全台店櫃,獨留仁愛店負責維修;但即使有維修,零件也遇缺難補。

如今,新代理商出來宣示主權,舊代理商卻不願放手。慶真國際堅稱代理權合約 2019 年仍未到期,恐將循法律途徑解決。

原本,外界推測 LVMH 集團會收回台灣代理權、轉直營,畢竟一個小小台灣市場,15 年來業績卻能做到全球前 5 名,加上 LVMH 在台灣有豐沛資源,直營順理成章;沒想到,最後竟由一家台中起家的小代理商出線,跌破業界眼鏡。

新代理商,把自己賣掉

這家拿下代理權的美之心是誰?它在 1982 年由第一代鄭娟娟創業,在台中開設精品複合店 Minoshin,一開始以經銷國際精品為主。第二代陳冠燁接手後,約 2009 年才轉做國際品牌代理業務,目前旗下有比利時皮件 Delvaux、義大利針織 Brunello Cucinelli 及法國服飾 Sonia Rykiel 三個品牌,年營收約在 2 億至 3 億元之譜。

也就是說,LVMH 集團放棄了 15 年來業績很好的舊代理商,轉而擁抱代理精品約 10 年經驗的小代理商,這對 LVMH 來說,不啻是一場豪賭。連美之心執行長陳冠燁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我一直覺得他們該不會是開玩笑的吧。」但他始終不願透露如何拿下 Rimowa 台灣代理權。

目前員工僅 30 餘人、自營店數只有 7 家的美之心,也自知憑本身實力,很難在短期內重返 Rimowa 在台一度高達 16 家店的規模,因此,陳冠燁決定帶槍投靠營收規模是自己近 30 倍的高林實。靠著高林實的物流、人力、財務支援,內部預估 2019 年 3 月起,1 年內就能開新店 6 至 7 家。

對於把近 7 成股權賣給高林實,陳冠燁向《商業周刊》記者強調「不是賣,是合作,」「自從做品牌代理,就覺得遲早有這一天。如果在 3、40 年前,我或許還有機會由小做大,但現在只有大者恆大。」他認為,跟著大公司才有機會。

但是高林實取得美之心董事會 3 分之 2 席次,雖然目前宣稱台灣 Rimowa 營運由美之心負責,但高林實未來仍有充分權力咬下這塊肥肉,將美之心像骨頭般吐出。對於這個疑問,陳冠燁回答得戰戰兢兢:「我只能努力,別無他法。」

背後買家,是貿易戰苦主

如果 LVMH、美之心都做了一場豪賭,那花了 1 億 2 千萬元入股的高林實,打的又是什麼算盤?

這個入股價碼,超過高林實 2018 年前三季淨利的 1 億 1 千萬元,在舊代理商不放手、門市歸零下,業界認為「買貴了」,但高林實對此不願評論。

50 年前以貿易起家的高林實,最為人熟知的是代理零售服飾 G2000 等品牌,但其實主要營收來源仍是外銷。2018 年中美貿易戰雪上加霜,貿易訂單流失,年營收衰退 2.42%。

尤其快時尚興起,傳統貿易業面臨巨大挑戰,曾代理的品牌包括荷蘭 Mexx、日本 Francfranc 都陸續結束,2015 年起獲利就節節倒退,近年股價也在票面價 10 元上下徘徊。

由於目前高林實旗下代理的品牌均以中低價位為主,拿到美之心股權,正好可以補足高價精品品牌線的空缺。高林實副總經理賴明慧低調證實,美之心購併案是在「拿到 Rimowa 代理權的前提下」才成立。換句話說,代理權若生變,高林實大可退股不玩。高林實也預估,今年光是 Rimowa 營收就可貢獻 4 億元,在景氣不安的氛圍下,是否過於樂觀,下半年就可見分曉。

一只光彩奪目的時尚行李箱背後,是台灣品牌代理商的宿命縮影:戰戰兢兢走在鋼索上,或者不得不選擇依附大樹。失去代理權的,固然悲傷;得到的,未必能笑得長久。

 

來源:《商業周刊》 1627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商業周刊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