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大事回顧〉擋不住骨牌效應 新興市場的貨幣大貶危機

(圖:AFP)
(圖:AFP)

2018 年對新興市場貨幣來說,基本上就是一場災難。在美國穩定升息的前提下,美元指數自 4 月起迅速攀高,新興市場各國原本就有各自的問題,經過美元強升的激化,演變為雪上加霜的情勢,在恐慌蔓延下,貨幣貶值在各個市場如滾雪球般展開。

一切要從美元說起。

美元在 2017 年表現低迷,美元指數年底落到 92。但在升息與縮表均「按表操課」執行,加上美中貿易緊張加劇,美元自 4 月 16 日開始強勢反彈,造成新興市場國家貨幣面臨貶值壓力。無奈阿根廷、土耳其等國家,原本就有龐大的美元計價債券壓力,在熱錢大量回流美國之後,相關央行被迫大幅升息,加重國內貨幣貶值的壓力。

美元兌披索走勢
美元兌披索走勢

阿根廷披索從 4 月 25 日起,就急速貶值滑落。從 4 月 25 日的 1 美元兌 20.3 披索貶值到 6 月底的 28.9,貶值幅度將近 30%。央行為了止貶,將基準利率上調至 40%,同時宣佈了資本外流的管制,也未能奏效,8 月底貶幅擴大至 40%。阿根廷只能向 IMF 求助,要求提前撥款,但收效也有限。之後,再歷經 9 月的全國罷工危機,披索今年最多貶值至 41.9 附近,相當於腰斬,至今年 12 月,仍停留在 38.0 披索兌 1 美元的低點。

美元兌里拉走勢
美元兌里拉走勢

土耳其的危機爆發緊接在阿根廷之後,但土耳其里拉實際上自 3 月就開始急貶,至 5 月下旬,已經由原本 3.8 里拉兌 1 美元,貶至 4.7 附近。土耳其央行雖然在總統反對下,依舊連續升息,但無法挽回市場信心。

加上 7 月與美國爆發政治危機,遭到川普政府制裁,8 月 10 日,土耳其里拉兌美元貶值單日超過 10%,全週跌幅超過 25%,兌美元匯率突破 7.21,將危機拉至最高點。直到土耳其服軟,最終釋放爭議焦點美國牧師,里拉也漸漸走升,12 月重回 5.25,即 8 月大跌之前的水準。

里爾美元走勢
里爾美元走勢

巴西是另一個新興市場貨幣貶值的代表。巴西同樣受債務占比過高等原因拖累,年初以來匯率也大幅貶值,至 8 月底跌至 4.21 里爾兌 1 美元,年初以來跌幅超過 20%。直到選舉大勢底定,極右翼社會自由黨候選人 Jair Bolsonaro 勝選,幫助里爾升回 3.65 附近。但年底前選舉行情衰退,里爾又貶回 3.84 左右。

新興市場 2018 年面臨的貨幣貶值危機,雖然不乏各自獨特的問題,但共同的狀況,仍在於過多的美元外債與經常帳赤字,讓貨幣處在高風險之上,在美國升息循環帶動美元回流時,成為最可能的受害者。


留言載入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