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向市場?聯準會官員首次公開暗示12月暫停升息
※來源:華爾街見聞

聖路易斯聯儲主席 James Bullard 表示,因為出現了殖利率曲線倒掛,聯準會可能考慮推遲今年 12 月升息。他成為第一個公開暗示 12 月可能暫停升息的聯準會高官。

美東時間 7 日周五,Bullard 稱,美債殖利率曲線非常平坦,自 2014 年以來就趨平。本月的殖利率曲線倒掛是「真正的風險」。由於美債殖利率曲線收窄的緣故,聯準會可能並不會在 12 月份升息,可能會推遲至 2019 年 1 月份。

Bullard 自稱對用貨幣政策來干預殖利率曲線並不感興趣。他表示,殖利率曲線不斷收窄,意味著市場認為聯準會在利率正常化方面走得太遠。基於需要控制通膨,聯準會現在的立場略微顯得鷹派。

華爾街見聞注意到,Bullard 今年沒有聯準會貨幣政策委員會 FOMC 的投票權,明年有投票權。

Bullard 提到的最近殖利率倒掛最早出現在本周一,當天,5 年期與 3 年期美債的利差跌至負 0.7 個基點,這是美債殖利率曲線短端十一年來首次出現倒掛。同時,美債殖利率曲線的其他部分也更加平坦。2 年期與 10 年期殖利率差周一跌至 16 個基點以下,創下 2007 年以來新低。

發生倒掛次日,有「新債王」之稱的 DoubleLine Captial CEO Jeffrey Gundlach 表示,美債殖利率曲線出現倒掛是美國「經濟將要走弱的信號」,也意味著 「債市總體上不相信聯準會此前的 2019 年升息計劃」。他說:

「如果債券市場信任聯準會關於』依賴數據』的最新言論,那麼目前完全平坦的美債殖利率曲線預示着未來增長的放緩,(並)將限制聯準會升息的步伐。」

Gundlach 講話當天、本周二,3 年期和 5 年期美債利差負值進一步擴大,且 2 年期和 5 年期美債利差也跌至負值區域。這意味著當天 3 年期和 5 年期殖利率曲線、2 年期和 5 年期殖利率曲線均已倒掛。

本周五午盤,2 年和 3 年期美債利差以及 3 年和 5 年期美債利差均回到正值。對通膨預期反應較敏感的 2 年期美債殖利率一度跌破 2.720%。

聯準會主席鮑威爾上周三講話指出,美國經濟前景穩固,利率「略低於」(just below)中性區間。將近兩個月前,他還說,「當前可能距離中性利率還有一段長路(a long way)」。

華爾街見聞會員專享文章《聯準會升息周期終結?這兩個詞成了關鍵》提到,鮑威爾對中性利率的表述讓一些市場人士認為,在今年 12 月升息後,可能只要再加兩次就會結束,換言之,升息周期比市場預期的更快結束。

本周四盤中華爾街日報報導稱,聯準會官員在考慮是否暗示明年採取新的觀望心態,這可能放慢升息速度。至於聯儲如何管理這種預見性更低的新方式,將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未來幾周經濟和市場的表現。報導公布後,美股跌幅迅速收窄,盤中跌超 2% 的納指轉漲,收漲 0.42%,一度跌超 2% 的標普收跌 0.15%,盤中跌幅曾超過 780 點的道指收跌 79.40 點。

而昨日華爾街見聞援引彭博文章稱,周四美股盤中大跌之際,利率期貨市場的行情反映出,華爾街交易員們認為明年聯準會升息空間已經不足 25 個基點。也就是說,交易員們正在懷疑聯準會明年是否會停下升息的腳步。

投行 Jefferies 經濟學家 Thomas Simons 指出,聯準會 12 月會議近在眼前,這一現象表明市場正在「排擠」明年 3 月升息的預期。

殖利率倒掛是否預示美國衰退將至

殖利率曲線倒掛被視為經濟衰退的標誌之一。短債殖利率高於長債,意味著長線投資的信心減弱,投資者對未來收益的期望下降。從歷史上看,當短期公債殖利率高於長期公債利率時,經濟衰退可能會隨之而來,儘管在信號觸發後通常需要幾年時間。

華創證券首席債券分析師屈慶認為,短端利率反映現實,長端利率反映預期,美債殖利率曲線倒掛的根本原因在於市場對美國經濟衰退的預期升溫。儘管如此,雖然美國經濟確實存在一些值得警惕的不利因素,但現在判斷面臨衰退似乎還為時過早。

屈慶指出,雖然鮑威爾近期表態讓市場認為明年升息預期次數會明顯減少,但市場忽略了他對美國經濟依然強勁的看法和繼續漸進升息的表態。因此至少從聯準會的角度而言,聯準會並不認為美國經濟已經步入衰退,未來仍將繼續漸進式的升息。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