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湯用神木策略 變全球估值最高AI霸主
※來源:商業周刊

(圖:AFP)
(圖:AFP)

文●蘇宇庭

商湯香港總經理尚海龍(圖)說,商湯對AI技術商業化的極致追求,是投資人追捧關鍵。(攝影者.駱裕隆)
商湯香港總經理尚海龍(圖)說,商湯對 AI 技術商業化的極致追求,是投資人追捧關鍵。(攝影者.駱裕隆)

被譽為「21 世紀中國鴉片」、下載量全球居冠的短視頻之王「抖音」,最受歡迎的功能是幫你頭部、腰部、臀部與腿部局部塑形,甚至讓你「秒變大長腿」,還有手機品牌 OPPO、VIVO、小米、華為、聯想、華碩等手機廠爭相以人臉解鎖、智慧美顏等影像技術一較長短,這背後都是同一家人工智慧(AI)軍火商:商湯科技。

2014 年成立,短短 4 年內,商湯的估值達 45 億美元(約合新台幣 1384 億元),被業內稱為「融資機器」,吸引阿里巴巴與軟銀投資,成為人工智慧估值最高的獨角獸。

勝在快速商業化

應用 18 個行業,日簽一客戶

商湯的創立由一場超越臉書演算法的故事說起,創辦人是香港中文大學教授湯曉鷗,他領導的團隊在國際權威人臉識別數據庫 LFW 上獲得了 99.45%的識別率,超過了人眼識別的精準度。

嗅覺靈敏的創投,立即捧著資金前來,商湯估值不斷創新高的原因有二,聚集亞洲最多的 AI 人才,再者就是它能快速將 AI 商業化應用到 18 個行業,多於對手曠視 3 倍。

AI 新創公司耐能科技創辦人劉峻誠分析,商湯技術並非屬於「跨時代」的突破,在很多領域,可能領先競爭者 10%都不到,但是商湯的特色是:很敢嘗試,很敢搶市場,這也讓它的估值、業務擴張速度能比別人還要快。

《商業周刊》獨家前進商湯位於香港科學園的總部,新落成的辦公室遠眺沙田海,商湯香港總經理尚海龍計算,目前該公司簽約客戶將近 8 百家,形同過去 3 年,平均一天能簽進一家客戶,全球 AI 公司無人能出其右。

這,不同於一般人對於 AI 技術公司的期待。一位創投表示,通常投資人會建議新創團隊,必須專注深耕在某一領域,在該專業領域做到世界級,商湯卻反其道而行,像是八爪章魚往各行業探索。

因為 AI 公司大量出現,單靠技術築起的天花板很低,還得深入更多行業,讓 AI 落地才能築起獨角獸的護城河,商湯就是最會跑馬圈地者。

啃雞肋市場

對手放棄,它卻賺到第一桶金

然而,技術公司的商業化之路,通常比他人更難,更何況商湯是來自象牙塔裡的大學。

擁有亞洲最多 AI 博士的商湯,與對手最大的差異就是願意向市場放低身段。

讓商湯一炮而紅的影音互動、AR 變臉功能,一開始被視為雞肋市場,競爭對手曠視認為 AI 在影音互動娛樂的應用價值不大,不僅難賺錢,有效數據也不多,於是選擇放棄。

商湯卻看到 AI 最快商業化的機會,商湯聯合創始人楊帆曾解釋,「有技術的公司要商業化,最需要的是好的判斷力,若花很長時間研發,企業就會被耗死。」正是對技術與時機判斷的精準,讓商湯切入影音娛樂市場,市占率達 70%,公司也獲得第一桶金。

隨著知名度大開,商湯開始迅速切入各產業。

之初創投聯合創始人詹德宏認為,實驗室裡的技術走向商業化會碰到的主要難關是:商業化與技術演進的循環,「做得好就是正向循環,做不好,就是死亡螺旋。」

密林養幹策略

快速探索出 800 個成功個案

為了快速嘗試各行業的商業化的應用,商湯內部管理則採取「密林養幹」策略。

尚海龍解釋,若將資源聚焦在某幾個領域,最終這棵樹得到的養分會太多,身材會腫,公司就會頭大。

反之,商湯採用密林養幹策略,他觀察,阿里山上的神木各個長得筆直,就是因為密集栽種,植物們為了競爭更多的陽光與資源,就會快速而筆直的長高,形成參天神木;商湯就是將 1 千多位 AI 人才,10 人為一小組,進駐各產業,自己去競爭到最好的陽光。案子成了,繼續吸納更好的人員;不成,就散到其他團隊。

重點是快速探索,快速失敗,快速創新;但,如果失敗該怎麼辦?

商湯科技聯合創始人徐冰笑說,可能商湯是從實驗室創業之故,在學術研究上,他們習慣面對失敗,「我們從不會說大家不能失敗。」嘗試新專案失敗的人,也會因為「踩過的坑無數」,協助其他團隊,用最短時間讓 AI 商業化。

尚海龍舉例,商湯曾為房地產公司開發客戶人臉辨識功能,依此來分辨客戶等級,給予不同購屋折扣,但房地產公司卻不埋單,原因是,購屋是低頻消費,且真正的 VIP 客戶極為注重隱私,並不希望個人資料被拿來分析,「這場景就是個假場景、偽需求。」

失敗不一定不可取,反而可能進一步挖到新商機。商湯並沒有立刻放棄,後來,房地產公司反饋,在高級住宅區的物業管理,需要導入人臉辨識功能代替門卡,這樣一來,即便有新進保安人員輪替,也不會隨便就把 VIP 業主擋下來。

尚海龍透露,商湯嘗試過的行業,保守估計 40 個以上,失敗超過 2 千 4 百次,才找到 18 個行業,做出將近八百個成功企業個案。

甚至,商湯還會要求人資、戰略發展部門等傳統意義上不須背負業績的「事務性單位」,其主管也要組團打仗、開發業務,承擔業績收入 KPI。商湯的邏輯是:如果你連公司在做什麼都不知道,我如何相信你制定的人力資源策略?避免功能性組織,拖累前方的敏捷團隊。

未來商湯的目標是希望變成平台型企業,就像是 App 開發商的 iOS 平台,讓各行各業都可使用 AI。但,曠視科技副總裁謝憶楠比喻,互聯網巨頭也不會說「什麼行業都要通吃」,「未來 AI 是個平台,我無話可講,但是未來到底多遠?」

尤其,當 Google、微軟等平台巨頭都加入 AI 戰局,這場競爭更顯白熱化。

商湯正在跟時間賽跑,如何在最短時間內,找到更多有投資回報率的商業化場景,才能聚集更多 AI 人才,拉高競爭門檻,這場 AI 賽局,才剛剛開始。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來源:《商業周刊》 1618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商業周刊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