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台灣最大電音趴 變虛幣應用實驗場
※來源:商業周刊

文●田孟心

Pundi X創始人暨執行長 謝子斌(攝影者.郭涵羚)
Pundi X 創始人暨執行長 謝子斌 (攝影者.郭涵羚)

煙火、乾冰、尖叫聲,9 月的第 2 個週末,台北大佳河濱公園聚集了上萬人,他們都是全球最大電音派對 Ultra Music Festival(以下簡稱 Ultra)的粉絲。經過多年爭取,這個源於美國佛州邁阿密的盛會終於首度正式在台舉辦,不僅帶來世界百大 DJ 陣容、美國官方設計的豪華舞台,還有廣大的海外樂迷。

派對中的搖滾男女們手中都拿著一張彩色卡片,現場 39 家攤商的交易都靠它來完成。令人驚訝的是,這一張名為 X Pass 的卡,刷的並不是人們的新台幣,而是以區塊鏈概念為這場活動開發的虛擬幣 U coin,讓原本聚焦電音的 Ultra,頓時多了一個身分——全球最大的區塊鏈落地應用實驗場。

推動這場實驗的主角,就是東南亞區塊鏈公司 Pundi X 的創辦人,年僅 35 歲的馬來西亞華人謝子斌(Zac Cheah)。

在當紅的區塊鏈產業中,多數人想從發行、買賣虛擬貨幣牟取暴利,他卻罕見的投入落地應用,把募得的資金投入做硬體,「我希望解決的,是虛擬貨幣真實交易的問題。」謝子斌進一步解釋,「我想做一個區塊鏈版本的 Visa,讓人們可以在日常生活中,輕鬆的用虛擬貨幣買東西。」

他為機台製造募幣

募資 11 億,自家虛幣市值增近 4 倍

謝子斌的 Pundi X 今年初進行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公開募幣),推出代號為 NPXS 的虛擬貨幣,募得的資金將推出 10 萬台的 XPOS,就像 Visa 的刷卡機,讓世界各地的虛擬貨幣可以在現實生活中消費與應用,不再只是存在雲端上看不見的「貨幣」。

參與 Pundi X 募資的投資人,可以得到虛擬貨幣 NPXS,它亦是用來運作 XPOS 上所有虛擬貨幣交易的轉換貨幣,也就是交易的媒介。

沒想到這個概念,在 90 分鐘內就募得了 3 千 5 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 11 億元),一舉衝進當月全球前 10 名 ICO 榜單。

長期關注區塊鏈產業的源鉑資本執行長胡一天表示,雖然從 ICO 狂潮以來,全世界募到的資金已超過數 10 億美元,「但從單一新創公司的角度看,ICO 能拿到 3 千 5 百萬美元,這肯定是一大筆錢。」

根據虛擬貨幣行情網站 CoinMarketCap,今年初至今,比特幣的市值已經縮水超過 6 成,但 NPXS 市值逆勢成長近 4 倍,來到 1 億 7 千萬美元(約合新台幣 53 億元),進入全球虛擬貨幣市值前 50 大榜單中。

為什麼 NPXS 的價格能持續上漲?謝子斌表示,因為它是具備真實使用場景的虛擬幣,才能持續創造這麼多需求與價值。對此,胡一天表示認同,「在虛擬貨幣波濤洶湧的大熊市中,還能維持上漲,相信市場冥冥之中已經給了答案。」

馬來西亞出生,從小念華語學校,在瑞典、挪威念研究所的謝子斌,曾加入全球資訊網發明人伯納.李的 W3C(World Wide Web Consortium,全球資訊網協會),推廣新的網頁規格 HTML5。

拚差異化》獲前微軟高層合作

幣圈 100 大沒人玩的硬體,他獨壓寶

他回憶,2010 年,人們使用的網頁規格正逢霸主之爭,兩強分別是:由 Adobe 一家公司控制的 Flash,和由多家公司一起發想的 HTML。當年,謝子斌便擔任後者在中國的推廣主席。「那段經歷影響我非常多,HTML 的設計遵循『共識決』,開發一個東西都要所有人投票。」

隨著它一步步成為全球主流,謝子斌深深體會到開源大於獨占的精神,以「去中心化」為核心價值的區塊鏈技術成了他創業時的首選。

微軟中國前法務長康如松(David Ben Kay),過去曾在北京經營過新創孵化器,「我遇過很多創業家,那些天才都很有願景,但能聽得進別人意見的卻不多,Zac 就是少數有理想、有能力,卻又保持開放的。」他也提到,謝子斌堅持做每個人生活中都能用到的區塊鏈產品,是讓他從以太坊董事、微軟中國法務長等職務退休之際,又點頭擔任 Pundi X 法務長的重要原因。

不過,就算是投入區塊鏈應用,仍有很多選項,多數還能靠寫程式碼就搞定,為何謝子斌要大費周章跑到中國深圳找工廠做硬體?「第一波進來的人多是軟體出身,同質化很嚴重,你看前 100 名都沒人做硬體。」謝子斌說,「但我覺得區塊鏈絕對不是只有這樣!」深信硬體能帶給這個產業不同的火花,讓謝子斌走上了一條比別人更曲折卻精彩的道路。

利益共享》串聯三方人馬

低價提供機台,吸引商家加入

這台 XPOS 有什麼特殊之處?

乍看之下,它與一般商店裡擺放的 POS(銷售時點情報系統)機台沒什麼不同,卻巧妙的圖利了三方用戶:消費者、商家,與區塊鏈開發人員。Pundi X 副總裁溫若婷說明,「消費者使用 XPOS 支付或購買虛擬貨幣只要多花 1%手續費,比傳統透過(虛擬貨幣)交易所收取 5%以上划算很多。同時,商家因為多賺到這筆手續費,利潤就提高了。」

除了客人和商店之外,XPOS 還希望當區塊鏈開發人員的底層平台,讓不同開發者都能在這台機器上開發自家的應用。Pundi X 技術長黃浦表示,其技術能協助其他區塊鏈應用降低開發成本,像是《商業周刊》可以在 XPOS 發行「商周幣」,還可開發雜誌訂閱的智能合約等應用,「可以說是區塊鏈界的一種革命。」

至於商業模式,Pundi X 不靠這個機器賺錢,而是用極低的價格提供商家,以便快速在全球擴張,主要收入則來自分潤。

政大 EMBA 執行長邱奕嘉表示,Pundi X 符合新經濟邁向用戶時代的 3 個要素:科技運用、體驗為王、多元角色。「尤其是第 3 點『多元角色』,這個 POS 成為平台,讓顧客、商家、有意開發應用的企業能互相服務,相較於傳統 POS,它多了串接者、聚合者的角色,我認為是有潛力的。」

挑戰》使用者不夠多

亟須教育市場、搶攻市占

然而,畢竟是幣圈前 100 名沒人走的冷門路,Pundi X 面臨的難關也更具挑戰性。

中國區塊鏈媒體《星球日報》創辦人王夢蝶在一場峰會上表示,區塊鏈產業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沒有用戶,只有投資者與投機者。因此,就如同當初如果沒人使用信用卡,Visa 的機器設計得再好、再快,也無用武之地,未來幾年人們使用虛擬貨幣交易的需求到底會成長多少,是 Pundi X 不容迴避的考驗。

即使虛擬貨幣實際交易的市場真能擴大,胡一天指出,像大型交易所 ICE 最近要跟星巴克合作虛擬貨幣支付,XPOS 的覆蓋速度要夠快,才能和這些巨頭競爭。

另外,虛擬貨幣有著漲跌幅難以預測的特性,虛擬貨幣交易所 Bitrue 創辦人王志得,以在矽谷創辦區塊鏈孵化器的經歷評估,「幣價波動太大,目前商家採用它的動機應該不強,」但他認為長期來看,「當區塊鏈產業發展起來,解決真實支付的痛點絕對會是市場需要的。」

謝子斌也明白 Pundi X 的成敗取決於真實交易的需求,教育市場、搶攻市占是當務之急。目前 XPOS 已獲得 2 萬 5 千台訂單,他希望 3 年內能達到市占 10 萬台目標。此外,為了擴大使用族群,預計今年底將推出另一款硬體產品,把同樣概念從商家延伸到消費者。

儘管前方的路尚未清晰,信仰共識決、落地應用的謝子斌,已靠虛擬貨幣市場初步驗證他的魅力,Pundi X 團隊人數也在短短 2 年內成長 100 多人。「我不想玩投機的遊戲,區塊鏈有炒幣以外更多的可能。」區塊鏈進入人類生活,實現不再靠金融機構的金流交易,才是真正發展起飛的時刻,這條道路何時會實現?謝子斌的創業方向,就是個開始。

小檔案_謝子斌

出生:1982 年

學歷:挪威科技大學資訊安全碩士、瑞典皇家理工學院電腦運算碩士

經歷:W3C 中國 HTML5 小組創始人、Opera Software 中國區網路技術標準長

現職:Pundi X 創始人暨執行長

(資料來源:Pundi X)

(整理:田孟心)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來源:《商業周刊》 1609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商業周刊》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