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久低迷後 鈾價重現生機
※來源:華爾街見聞

鈾礦礦山。(圖:AFP)
鈾礦礦山。(圖:AFP)

由於供應減少和需求預測將變得強勁,長期低迷的核燃料價格日漸上漲。世界多國興建核電站,以及鈾礦關停潮正使投資者做多長期低迷的鈾市場。

據《華爾街日報》,一些投資基金今年已開始押注與鈾價回升的行情上。

鈾是核反應堆中使用的放射性材料,但隨著各國對核能的依賴程度降低,加上 2011 年日本福島事件助推鈾市惡化,鈾價一度是表現最差的大宗商品。但目前市場認為種種跡象表明鈾價將回升。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ibdweYAeFA00XvxPyq4kjG4nTfZrGgBbJOgYdEXYuBHIKaOyNWxDAp8RkxXHyR3RTA5KBK8iazVfDfibSiaWGNXpng/640?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

鈾與很多在公開市場上交易的大宗商品不同,許多交易根據協商達成的私人合約進行。

看好的需求

鈾的需求可以通過核電站的投產情況來預測。

目前世界各地正在建設的核電站比關閉核電站的速度更快,特別是由於中國和印度的增長,這兩個國家正受到煤炭等不清潔能源的困擾。

中國是全球核電站在建規模最大的國家,根據國家《核電中長期發展規劃(2011—2020 年)》,到 2020 年我國核電裝機容量將達到 5800 萬千瓦,在建 3000 萬千瓦。

與此相應的鈾資源需求將急劇上升,據測算,2020 年當年我國核電天然鈾需求將超過 1 萬噸,消耗鈾資源儲量超過 1.5 萬噸。

2016 年開始的第十三個五年計劃中,中國政府決定以每年 6~8 座的速度新建核電站。為引進自主開發的新型核電站將投入共 5000 億元資金,到 2030 年前,力爭在發電能力和運行數量方面超過日美,成為世界最大的核能強國。

據《中國環境報》報導,我國在非洲最大實體投資項目湖山鈾礦今年將達產。湖山鈾礦作為全球第二大鈾礦,首期產量可保證 30 台百萬千瓦核電機組 30 年的天然鈾需求。

同為用電大國的印度也曾表達了新建核電站的計劃。2017 年 5 月,印度政府宣布,將會新建十座核電站,它們的總裝機容量將達到 7000 兆瓦,超過目前印度運行的 22 座核電站的總裝機容量 6780 兆瓦。

鈾礦開採企業 NexGEn Energy 首席執行官 Leigh Curyer 曾表示,核電需求回暖,許多國家都認為核電符合清潔能源標準。

鈾礦商減產計劃

全球鈾礦礦山產量來說,哈薩克斯坦、加拿大和澳洲所占比重為世界生產總量的 63% 左右。相比下中國產量不值一提,鈾資源匱乏。

哈薩克斯坦國家原子能公司 Kazatomprom、世界鈾礦商主要包括加拿大 Cameco、法國 Avera 公司是掌握全球主要產量的天然鈾生產商巨頭。前兩大鈾礦商都宣布了減產計劃,這意味著減產後,鈾產量將受抑制。

2017 年 11 月,Cameco 宣布將暫停位於加拿大薩斯喀徹溫省北部的明星項目 McArthur River 礦的生產。

《華爾街日報》援引投資基金管理人 Marcelo Lopez 說,加拿大礦業公司的舉動對鈾市場的影響不可低估,並稱這相當於「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退出石油市場」。

2017 年 12 月,世界最大的鈾礦生產商 Kazatomprom 也宣布減產,並且減產幅度大於預期。Kazatomprom 宣布計劃在從 2018 年 1 月開始的未來三年將八氧化三鈾產量減少 20%,約 11,000 噸。其中,單 2018 年計劃減產 4,000 噸,約占鈾行業追蹤機構 UxC 預測的 2018 年全球鈾礦產量的 7.5%。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曾指出,軍用和發電所必需的美國鈾產量已從占國內消費量的 49% 降至 5%。自 2011 年福島災難導致日本、德國等大型買家關閉或退役核反應堆以來,鈾的價格大幅下跌。使問題更加複雜化的是,全球鈾供應過剩的局面導致全球最大的鈾生產國哈薩克斯坦去年減產。北美最大的鈾供應商 Cameco 也隨之減產。

研究機構 Palisade Research 總結性地指出,作為核電發展必不可少的金屬材料,鈾價起飛在未來有三大支撐。首先,鈾市經歷 7 年的熊市,風險已經完全釋放。其次,鈾的需求總量穩中有升,但是供應減少明顯。第三,大公司動向透露出鈾走向牛市的信號。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