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指數創逾一年新高 人民幣中間價下調234點

人民幣中間價下調234點(圖:AFP)
人民幣中間價下調234點(圖:AFP)

    美元指數創逾一年新高,人民幣中間價報 6.8629 ,上一交易日中間價報 6.8395,下調 234 點,在岸人民幣上一交易日收報 6.8574。

  多重利好助美元創逾一年新高

  美元受到全球貿易爭端和地緣政治關係緊張的支撐,一方面美國宣稱將對俄羅斯實施新制裁,且與土耳其外交關係惡化,多數非美貨幣大幅走弱,另一方面,美國核心 CPI 年率更是錄得十年來最佳水平,也給美元提供上漲動能,美元指數突破了近兩個月的高位震盪區間,一舉升破 96 整數關口。

  里拉的崩潰或危及世界經濟

  土耳其貨幣危機帶來的嚴重後果不僅是對土耳其國內而言,還將蔓延到其他國家。首先里拉崩潰導致歐元 (1.1380 , -0.0006 , -0.05%) 貶值,人們紛紛猜測歐洲銀行是否陷入土耳其漩渦。歐元區的金融監管對那些為土耳其提供貸款的大型銀行表示擔憂,因為里拉崩盤還將影響到在土耳其進行大量投資的歐洲銀行業務,土耳其可能在里拉疲軟面前失去償還能力,拖欠外幣貸款。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最近發表的聲明,貸款給土耳其的海外銀行機構中西班牙各大銀行承擔最高風險,提供約 830 億美元貸款,而法國和意大利也分別提供了 380 億美元和 170 億美元貸款。

  歐央行目前尚未將該情況定義為 “危急情況”,里拉危機也尚未對歐洲銀行業構成系統性威脅。例如,德國商業銀行在其中期報告中稱,雖然與土耳其相關的信貸或貿易風險達 25 億歐元,但其中主要是短期的和有擔保的交易業務;德意志銀行在其年度報告中甚至沒有將土耳其列為風險國家。銀行業界人士稱 “風險可控”。但不可排除如果土耳其違約,個別信貸機構有可能陷入困境。此外,土耳其貨幣危機持續的時間越長,就越有可能蔓延到其他新興經濟體。上週五,俄羅斯的盧布和南非的蘭特也在貶值。這屬於經濟連鎖效應。

  周小川:可從四方面推進人民幣國際化

  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 11 日在 “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 上表示,未來可從四方面推進人民幣國際化。

  一是保持低調。“人民幣國際化不是我們自己說的,是要市場參與者願意使用人民幣。”

  二是要有所取捨。要推進人民幣國際化,肯定要推進人民幣自由使用、匯率機制改革。由於對利弊分析不完全一致,總要選擇一部分和放棄一部分。

  三是要持之以恆。有些事要堅持很多年才能逐漸有結果,如果把一些制度性安排當成調控性工具就很難推行。人民幣國際化取決於市場最後的選擇,不能變來變去,否則市場不會有太多信心。 

  四是避免出現搖擺。如果一些制度出現搖擺,就會對長遠發展產生影響。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