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主筆室〉川普拔開潘朵拉!中美水火難容?

壹、前言
(圖一:日圓兌換美元長期曲線圖,鉅亨網首頁)
(圖一:日圓兌換美元長期曲線圖,鉅亨網首頁)

在 1985 年到 1995 年間,美國也曾動用過「301 條款」與「匯率操縱調查」等工具對付過日本的經濟崛起。最強力的政治干預發動於,1985 年 12 月 22 日著名的紐約「廣場會議」(Plaza Accord)。美國邀集日本與西德 (未統一)、法國與英國等等,工業國家商務部長在廣場飯店開會;思考解決美國持續貿易逆差。最後在非美其它國家一致要求下,日本順應這項會議重大決議:日圓匯率升值,相對條件是讓日圓成為 SDR 準備貨幣。日圓匯率自此開始顯著升值,由 250 兌換 1 美元不到 1 年內,就升到 200 兌換 1 美元;企圖讓美國多年貿易逆差獲得改善。敏感的國際金融市場當然不會放棄這大好機會,熱錢因此蜂擁買進日圓資產;結果引發資產價格大幅上揚,最後日本房地產泡沫化,進入長達幾十年的通貨緊縮。在 1989 年日本股市崩盤後,美國還是照既定長期經濟戰略,國會與白宮繼續運作對日本進行「301 條款」調查,以此要求日本開放汽車與農產品市場。天上沒有掉下來的禮物,這一套操作程序是美國回應給,每一個經濟崛起在美國賺到大錢的新興國家,補償美國的「標準作業流程」SOP。

貳、偌大的太平洋絕對可以容納兩大國?
(圖二:上證股價指數日K線圖,鉅亨網首頁)
(圖二:上證股價指數日 K 線圖,鉅亨網首頁)

 

但 2003 年起物換星移,歌詞不同但曲調重彈;這次是用相同的流程回應快速崛起的中國經濟。與當時日本相比不一樣的是,中國企業在美國賺的錢更多;而且對新科技技術的學習速度更快。如果將日本回應美國方式,比喻為是「練武士刀」,則中國則好像是對美國在「打太極拳」。相對於當時日本對應模式,顯得較為沉穩或是遲緩與拖延。2003 年美國也同樣邀集 G20 成員國,在法國巴黎開會要解決貿易逆差;中國也被要求人民幣升值,換取成為 SDR 準備貨幣地位。但是人民幣是以極為緩步方式順應,從 2005 年 7 月 1 日才開始,像是蝸牛一般由 8.2 兌換 1 美元升值到,2014 年 6.04 兌換 1 美元。在人民幣啟動升值列車後,到歐巴馬總統執政時代,美國對中國企業透過購買、或是入股等方式,由美國取得高科技技術已相當在意。雖然川普上任美國總統後,表面上兩國元首親切互訪,中國也刻意在互訪之際,對美國波音客機與農產品,釋放出龐大採購金額;也承諾未來將持續採購美國產品。但這顯然多不為美國完全滿足,就在 2017 年中美國就迫不及待,開始由輪胎等產品課徵高額輸美關稅,先下手下馬威。2018 年 2 月啟動鋼鐵等 25% 關稅;最後川普終於發動猛烈攻勢,在 2018 年 3 月 22 日引爆貿易戰爭。川普以總統的身分簽署中國「經濟侵略備忘錄」,擬定對 1,300 項中國輸美產品,動用 301 條款課徵高額關稅。美國雖然也是政黨政治,常常四或八年就換黨執政;但對國際經濟與政治,軍事策略與方針卻沒有不連續。誰當總統多會朝著,一個該長期運作的 SOP 方向前進。

(圖三: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蕊女士,AFP)
(圖三: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蕊女士,AFP)

就誠如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蕊女士所言,偌大的太平洋絕對可以容納兩個大國。美國內需市場之大,絕對可以讓中國經濟崛起;但美國在適當時候也會喊停,或是更積極地要求回報。這次川普直接簽署備忘錄,還用「經濟侵略」一詞。這顯然是美國發現中美貿易情勢,已經到它所無法容忍的地步了。川普也刻意在此項經濟建設盤算中,無形中也暗藏逼迫中國企業到美國投資;這會與之前他的減稅策略,形成利誘與威脅雙重效果。在此情況下,再笨的企業 CEO 當然多知道,美國人非常有錢、也非常慷慨;但從今而後要賺他們的錢、就要去美國設廠投資。

叁、美國發動貿易戰爭絕不是一時興起,是對準中國產業心臟!

川普首先點名的,是對準中國的 1,300 項目產品祭出「301 條款」;包含中國的電子科技、通信設備,與中國工信部「2025 工業 4.0」。這的確是內行人幹的事、高手過招行為,川普絕對不是突然抓狂。是美國經濟與產業最頂尖智囊,經過長期研究、追蹤與討論後,非常準確地對準對方核心目標的一種攻擊性戰術。川普對準的目標,這些多是現在與未來中國產業核心發展心臟。產業發展最講究的是技術,一旦技術被破解與學習,等同將獨占市場釋出給大家分享;甚至是商機拱手讓人。當中國華為公司進入全球智慧型手機三強,與創出 5G 的「通訊標準」(Standard),且中國對於資本市場的改革,將全面引進阿里巴巴、騰訊公司等等這種跳躍性成長;這三大信號使美國認定與更確認,中國的科技技術水準已對它形成威脅。此時此刻就是美國產業界,決定對中國動手時刻。

科技發展的頂端就是「訂標準」,1944 年時是美國將黃金官價訂為每盎司 35 美元。同時也是美國組織出來的 IMF,將美元訂為各國貨幣匯率兌換標準。由中國企業訂下標準等同要求,美國 5G 通訊也要依照「華為規範」?這對美國科技業事無法再忍受的。台灣的產學者多知道,即使兩岸在九二有共識時代,但我方產業工會一提到參與產品標準的討論;對岸工信部一律閉門謝客、敬謝不敏。中國企業的技術成長之快速,已觸及美國科技紅線。近幾年中國北大、清華與交大學術菁英,一批又一批到德國西門子公司集團學習「工業 4.0」;又一批再一批到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MIT),進入最頂尖的 AI 研究團隊 CASL 實驗室。中國學者相關於 AI 學術研究報告,有效數量緊追在美國之後。美國難道還有比 AI 更先進、更具爆炸性科學技術可傲視?美國非常了解,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就是美國潛在最強競爭對手。再讓習近平帶領中國十多年,一旦連金融產業與生技產業技術也被追上;連人民幣使用量,也多在「一帶一路」下加速成長,如果… 則「最偉大的美國」將逐漸成為過去。德國的「工業 4.0」是指將所有科技技術整合,以此面對複雜高端科技產品生產,達到迅速解決問題、突破瓶頸目的。進一步的「工業 5.0」是指,人類智慧與 AI 自動化機器整合後對產品的 Solution。

(圖四:代表工業4.0的機器手臂,引用自先探周刊)
(圖四:代表工業 4.0 的機器手臂,引用自先探周刊)

不要說工業 5.0,光是工業 4.0 就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當中國本身還在進行,所謂鋼鐵與傳統製造業供給側改革之際;美國的菁英卻對中國科技的進步心驚膽顫。這就是美國能成為最偉大國家精神所在,具有競爭但非鬥爭、視人以對方長處為主的國家發展特質。其實這種群性特質,在台北市的優質學校中就可以見到;如私立靜心中學、建國中學、成功高中等,同儕之間多是如此競爭劇烈、合作也很密切。

當然中國也是有備而來、不是省油的燈,對應美國的策略與層次相當清楚。目前現身與川普對話廝殺官員,多還是在國務院副總理級官員;更遑論是李克強與習近平。殺雞焉用牛刀,美國最重要也最後一張主戰的牌,就是川普本人;他在 2018 年 3 月 22 日中午簽署,所謂中國經濟侵略備忘錄後,就已經投入戰場無法抽身了。可是現在中國方面在跟他玩這場賽局的,卻只有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外長王毅、商務部、劉鶴、楊潔箎等。中國回應的反報復,也是對準對美國大選影響關鍵,政治敏感產業農業。中國對美國高粱作物的關稅進行反報復。農作物是美國弱勢產業,歷年來美國要求所有東北亞國家要開放美國豬肉、牛肉、動物內臟等進口所為就是選票;這些來往過招的廝殺多在非常迅速。如果將中國這一方視為防守一方,而將美國視為攻擊一方;則中國的反應也是一點多不含糊。以個體經濟學賽局理論情境檢視,這是雙方多使用了,看起來要準備走入囚犯困境的殺手鐧,但最後卻還是有納許均衡機會。雙方戰火的底線會在哪一種階段?

肆、結論:雙底摸底成功後?進入納許均衡!
(圖五:美國政府10年期公債殖利率日曲線圖,鉅亨網首頁)
(圖五:美國政府 10 年期公債殖利率日曲線圖,鉅亨網首頁)

由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用力回應,中國可能要開始減持美債;這重量級招數就可驗證;美國這次回應「經濟侵略」是來者不善,打到中國的要害。美國是講究 SOP 的國家,雖然表面上看來白宮戰將不斷換人,但經濟作戰智庫策略是一脈相承。在川普手上對中國經濟侵略回擊策略,必然還有非常多的備案懸而未用。可預期的有關智慧財產權 201 條款,與反傾銷、反補貼等懲罰性關稅,與廣為人知的 301 條款多已經動用;再接下來的是「匯率調查」。中國方面一定會對川普提對策,2017 年川普到中國訪問,或是習近平到美國訪問;中國企業在習近平統御領導下,對美國進行大採購。一次大採購是無法滿足美國需求,那就是由軟轉變稍微硬的態度、正面迎戰。要打才知道雙方實力有多雄厚,手段大概有哪一些;當雙方多知道對方底線後,這場貿易戰爭的賽局才會進入尾聲。就跟美蘇冷戰時期一樣,當雙方多理解對方有多少核子彈頭,對準白宮與克里姆林宮後,接著才談和解;這就是由囚犯困境轉折到邁向納許均衡之路上。

(提醒:本文為財金研究分享無政治立場,運用財務理論分析時事,有諸多假設性議題、對股市無多空立場;說明與判斷無任何貶損,只為研究用,不為任何引用者行銷或投資背書。)


亞太區域發展暨治理學會首席經濟學家邱志昌 | 邱志昌

淡江財務金融學系博士、統計學系傑出系友;淡江大學副教授。2015年香港亞洲金融論壇(AFF)台灣代表團長;中華民國第一屆投信投顧公會理事。專注全球金融市場趨勢預測研究,常接受國際投資銀行、國內金融業金融投資諮詢與論壇邀約;常出席資策會大陸產業經濟會議、金融研訓院研究計畫審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