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王葛洛斯:比特幣的高波動性 令其成不了貨幣
※來源:華爾街見聞

圖片來源:afp
圖片來源:afp

摘要:前日本央行高官木內登英曾指出,數位貨幣異乎尋常的高波動性,正是其受到追逐「快錢」的投資者追捧的真正「賣點」。然而在債王葛洛斯看來,這恰恰是比特幣成為價值存儲手段的最大障礙。

前日本央行高官、野村研究院執行經濟學家木內登英,在 11 月 1 日的研報中曾指出,在波動率低迷猶如「一潭死水」的市場上,投資者已經從追求高收益轉向追求高波動「賺快錢」,而目前日內波動上百美元都不足為奇的數位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例如比特幣),作為一種高波動性的投資品可說是「正中下懷」。

然而全球最大共同基金 PIMCO 創始人「債王」葛洛斯今天在接受彭博 TV 採訪時直言,雖然比特幣因其稀缺性導致交易所價格節節攀升,然而被投機客所青睞的高波動性,恰恰是阻礙比特幣成為貨幣的最大絆腳石,和貨幣作為價值存儲手段的性質背道而馳。

現代貨幣經濟學中為大眾所廣泛接受的貨幣三性質,包括「交換媒介」、「價值尺度」和「價值存儲」。而葛洛斯質疑的,正是最後一點。貨幣作為價值存儲手段的效能,與其價格的大致水平息息相關;如果價格水平出現非常顯著的波動,那麼其作為價值存儲手段的效能也就大大折扣,甚至不復存在。

在葛洛斯看來,比特幣價格當下的暴漲,是 08 年金融危機後全球央行量化寬鬆信貸擴張的直接產物;在全球央行降息「放水」之後,其他的資產品類迎來了價格水平的空前膨脹,而追求更高收益的投資者風險偏好也越來越激進,「上躥下跳」的比特幣也就成了他們短期內的首選。

格羅斯:比特幣的根基在於央行信貸擴張 來源:彭博 TV

比特幣暴漲也能怪「央媽放水」?葛洛斯:沒錯!

其實這已經不是葛洛斯第一次「指證」全球央行政策是「罪魁禍首」了。

08 年金融危機之後全球「央媽」大舉釋放流動性刺激經濟復甦,所帶來的低利率環境當前看似永無止境。尋求收益增長的投資者不得不將資金投入信用違約風險較高的高收益債券,而資本追求高收益的壓縮效應又使得債券收益率普遍承壓,全球市場都出現公司債發行利差(與無風險利率的利差)的不正常現象。

風險收益收窄的同時,各大類資產價格迎來普漲,而「只漲不跌」的價格,意味著波動率的持續下滑。葛洛斯 10 月初曾表示,目前利差緊縮的「假市場」上根本沒有收益增長的機遇可言。

股市債市匯市的隱含波動率均接近歷史低位 來源:野村證券,國際清算銀行季度數據

然而比特幣作為一個新興資產品種,日內交易波動幅度達到上百美元卻是家常便飯,而在其他投資品的市場看來,這是完全無法想象的。風險偏好越來越激進的全球投資者自然不會放過這樣一個賺快錢的機會。

比特幣的價格波動區間已經從原先的 300 美元左右飆升至接近 700 美元(90 天行動均值) 來源:野村證券

不過在葛洛斯對貨幣「價值存儲」性質的討論中,還隱含著央行信貸擴張的另一個更加恐怖的「後果」:在「央媽放水」的過程中,各國法幣本身作為價值存儲手段的效能也被削弱了,民眾面對潛在通膨的恐慌使其對國家法幣體系的信任也逐漸消磨殆盡。本輪比特幣的暴漲究竟是一時的 flight to volatility(「追求高波動」)還是主權貨幣體系的黃昏,還待進一步觀察。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延伸閱讀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