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心! 高收益債資金大逃亡 單周淨流出46億美元

資金憂QE落幕紛紛急忙撤離,讓過去紅極一時的高收益債風光不再,單周一口氣失血46億美元,流出規模之大堪稱史上首見;同樣慘遭資金調節的還有新興債市,過去一周新興債市遭調節16億美元,其中美元債淨流出10億美元,本地債也遭淨調節3億美元,反應近期新興匯價的急跌壓力。

根據Bloomberg統計,金(2013)年以來以亞洲(不含日本)企業所發行的高收益債金額從去(2012)年的68.5億美元爆增至192億美元。然而根據PIMCO報告預估,中國未來5年平均經濟成長恐將減緩至6%-7.5%,過去的9%高成長率恐成幻影,經濟成長減緩可能使高收益債在獲利縮水。

不過,摩根環球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羅伯‧庫克(Robert Cook)卻認為,公債殖利率從極低水準回升,主要是因位對於對經濟環境的樂觀預期而非通膨,因此預估高收益債券可受惠經濟復甦環境而維持低違約率,有利其利差收斂並推升價格上漲。

庫克以2004年至2006年聯準會升息循環為例,美國聯準會將基準利率由1.0%逐步調升至5.25%,JPMorgan高收益債券指數一路向上創新高即是明證。他進一步指出,觀察2000年以來各類資產走勢也可發現,JPMorgan全球高收益債券指數與美國S&P500指數相關係數高達0.65,意謂美國景氣向上走升,高收益債也能同步受惠。

而這波QE恐退場效應也波及新興債市。摩根新興市場本地債券基金經理人皮耶(Pierre-Yves Bareau)說,JPMorgan新興市場匯率指數與套利交易指數相關係數高達7成,受到日元由貶轉升,套利交易平倉壓力衝擊,新興匯價自5月高點以來即跌5%,接近2012年低檔,部分匯價更出現超跌現象。

皮耶認為,雖然新興國家景氣仍受拖累,但在成長動能不足的強況下,包括印度、匈牙利、波蘭、以色列、南韓與泰國都陸續加上降息行列。此外,新興經濟體的貨幣政策與財政刺激計畫都較美國更有實施空間,可望帶動新興市場景氣在今年第3、4季回歸正軌。

徳盛安聯投信則建議,可將投資目標鎖定投資級公司債。統計1997年以來,無論是全球經濟成長率高或低,全球投資級公司債挾持著公司營運穩定度高、財務體質健全、還款能力佳、債券價值穩固等優勢,都有穩定的獲利表現,不易受經濟環境影響,建議可適度將高收益債券與新興市場債券調降至相對偏低水位,減少風險性債券曝險。

图片说明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