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鉅亨看世界-石油之王

图片说明
Daniel Ammann 著書介紹神祕的Marc Rich

億萬富翁 Marc Rich 6 月 26 日在瑞士過世,享壽 78 歲。他被稱為「現代石油交易之父」,但也曾經是美國的頭號通緝犯,一生充滿傳奇色彩卻又極富爭議。

Marc Rich Group 發言人表示,Rich 的死因是中風,之後會在以色列安葬。

英國《衛報》報導,Rich 可說是原油現貨市場的發明人,並一手創立了國際商品巨頭嘉能可 (Glencore Xstrata) 集團,靠著極具爭議的經商手段,崛起成為億萬富翁。他的名字列在美國 FBI 頭號通緝名單中長達近 20 年,遭指控犯下全美史上最大的逃稅案。

根據 1983 年對他所提出的起訴書,Rich 在 1979-81 年美伊「人質危機」期間,不顧當局的禁令,由伊朗採購了數百萬桶的石油,被認定是「與敵人貿易」。此外,他和企業夥伴也被控告「典型刑事詐騙」,逃漏 4800 萬美元的稅收,另外還有電信詐欺、敲詐勒索等等罪名,《紐約時報》報導,他被起訴的罪名多達 65 項。

Rich 雖然支付美國政府 200 萬美元的民事部分罰金,但接著逃到瑞士,避開刑事訴訟,為此成為 FBI 頭號通緝犯。一直到 2001 年 1 月 20 日,柯林頓在任白宮的最後一天,他才獲得柯林頓的特赦而免去通緝。

但自此,他終生未再踏上美國領土,也捨棄了美國公民身分,到他死時,他擁有比利時、以色列及西班牙的護照。

■發展出原油現貨交易

Rich 1934 年 12 月 18 日出生在比利時安特衛普的猶太家庭,1940 年代,當希特勒軍隊襲捲整個比利時時,他們全家移民至美國堪薩斯州,並在那裡開設了家珠寶店。甚至將他們的姓氏,由原先德文的 Reich,索性改為更美國化的 Rich。1950 年,他們搬到皇后區,他的父親 David 在那裡開了家製作麻袋的工廠。

Rich 就讀曼哈頓的私立 Rhodes 學校,他個人常用的語言,包括法語、德語及意第緒語(Yiddish,屬日耳曼語,主要為猶太人使用)。作家 Calvin Trillin 曾經寫下,他和 Rich 一起參加過夏令營,共用一個帳蓬,Rich 恐怕是全營最安靜的傢伙。

Rich 後來進入紐約大學,但沒有畢業。在他 18 歲時,他父親的朋友就幫他在 Philipp Brothers 找到一份工作,當時,這是全球最大的原物料貿易公司。他在這裡被稱為「商業機器」,全心投入在生意場上,時逢韓戰期間,水銀有很高的市場需求及價值,他把水銀賣給製造陸軍武器所用電池的生產商,從中得到可觀的利潤。

人質危機發生時,Rich仍和伊拉克交易原油。(圖取自維基百科)
人質危機發生時,Rich仍和伊拉克交易原油。(圖取自維基百科)

到 1967 年,他已經是 Philipp 馬德里辦公室的負責人。那時的原油交易,基本上都是和大公司簽下長期的合約進行,他們則設法發展新的交易模式,以原油現貨立即交易。因此,許多人認為,Rich 對現在原油市場的建立功不可沒。更值得一提的是,他開始和伊拉克交易油品,那時伊拉克還是美國的盟友。

Rich 和他的合夥人 Pincus Green 在 1974 年一起離開了 Philipp,因為他們不滿 Philipp 保守的風格,也沒有給他們所想要的獎金。他們合作開設了 Marc Rich AG,也就是後來的商品交易巨頭嘉能可國際。Rich 在 1993 年賣出了他所擁有的 51% 股份。

■經商原則毀譽參半

Rich 的大膽又具爭議的行事風格,在他的新公司自然能毫不受拘束地發揮。在伊朗親美的 Shah Mohammad Reza Pahlavi 政權於 1979 年被推翻之後,Rich 違抗美國杯葛伊朗的政策,繼續和其交易石油。他將交易的石油,偷偷提供給以色列。

當交易愈受到管制,往往商人所能得到的利益就愈豐富,也正因如此,Rich 被認為是「資敵」、「通敵」的奸商。他在接受 Daniel Ammann 所著《石油之王:Marc Rich 的祕密生活》一書訪問時,表示和伊朗交易單純僅是適當的業務。

Rich 說:「他們尊重合約,我們提供他們服務。我們買下石油、搞定運送、然後將它賣掉。他們沒有辦法自己打理好,所以我們能夠做到這個交易。」

Rich 始終認為,他和伊朗的交易是合法的,因為他們自透過一家瑞士公司來完成,和美國無關。

和 Rich 交易的爭議客戶,還包括格達費統治時期的利比亞、種族隔離時期的南非、共產主義獨裁政權的古巴及羅馬尼亞,以及不民主的拉丁美洲國家。他總是和處於內戰、受到國際制裁的政權打交道。

對於外界的責難,Ammann 提到 Rich 對此並不後悔,Rich 總是強調他是個商人,不是政治人物。Ammann 說:「他去那些沒有人要去,或沒有人敢去的地方。他能夠有錢,是因為他能夠從被杯葛的地方獲得利潤,他受益於對伊朗及南非的禁運。」

图片说明
Rich被譽為現代原油交易之父。

在 Ammann 眼中,Rich 是個詼諧而迷人的人,他把握機會去進行「一生一次的大交易」。他和伊朗、古巴的合作,並非短期的投機,而是去發展長期的關係,從中得利。

■作家:有詹姆士龐德的影子

Rich 以商業利益為取向,不在乎意識型態的糾葛。他表示,他和何梅尼 (Ayatollah Khomeini) 打交道時,何梅尼政權就知道他是要將原油賣給以色列。對以色列來說,自從 1973 年與阿拉伯的戰爭之後,這個原油的來源就格外的重要。

正因以色列了解來自 Rich 的幫助有多大,因此,他們盡全力遊說美國,將 Rich 從頭號通緝犯名單移除。包括當時的總理 Ehud Barak 及前總理 Shimon Peres 都透過私人關係,請求柯林頓將 Rich 特赦。

Rich 同樣資助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 (Mossad),並在 1970 及 80 年代,資助那些幫助猶太人脫離葉門及衣索比亞的非軍事機構。這在後來也發揮了效果,有前摩薩德辦公室人員負責維護他的安全。

對 Ammann 來說,Rich 的生活有詹姆士龐德的影子。像是他在瑞士及芬蘭,都曾差一點在機場被美國官方逮捕。Ammann 說:「當我讀到 Snowden (最近爆料美國稜鏡計畫 )的故事時,我常想到 Marc Rich。」

■行事爭議從未停止

當然,有 Ammann 這種比較正面看待的角度,也有批評者認為,Rich 與他所培養的門徒,其實就是利用腐敗的政權,從中不擇手段取得商機。看起來可能完全合法,但實際上是利用一些國家的弱點,像是在第 3 世界國家急需資金時,透過借貸,取得一些獨家的權利,甚至利用一些空殼公司掩護,本質上就是白領犯罪。

根據《商業周刊》所做的調查,以及聯合國的資料,他們懷疑 Rich 在 2000 年 9 月至 2002 年 9 月間,在「石油換食品」計畫中,給予伊拉克非法的回扣,海珊獨裁政權利用這筆錢購買武器,這些武器現在落入反美武裝人士手中。

即使有這些懷疑及指控,但在柯林頓赦免 Rich 之後,美國人未再深究 Rich 的各種做法,也讓他依然保持神祕。他掌控的嘉能可,由於是私人企業,也從未對外公布過銷售或獲利數字,僅有 1 頁簡單網頁,做為其對外給人的面貌。

Rich 在 1993 年售出這家公司時,估計他們在全球 125 個國家,有超過 300 億美元的業務。之前 1 年,他和前妻離異,並付出破紀錄的 3.65 億美元瞻養費。

在他過世時,嘉能可集團執行長 Ivan Glasenberg 發表聲明,表示集團對 Rich 過世感到難過。「他是個好友,也是商品交易產業的偉大先驅。」

他獲特赦後終究未回到美國的原因,據說是他擔心美國官方會提出其他的指控。作家 Ammann 則說,他後來其實後悔逃亡。「他喜愛美國,他喜愛那樣的生活方式。」(文:劉祥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