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con
anue logo
鉅樂部鉅亨號鉅亨買幣
search icon
區塊鏈

續約數月後停止合作,Aave與Gauntlet拉鋸戰終於結束?

BlockBeats 律動財經 2024-02-22 19:00

cover image of news article
律動財經圖片

BlockBeats 消息,2 月 22 日,根據 Aave 治理論壇消息,DeFi 風險管理公司 Gauntlet 宣布將停止與 Aave 合作,Gauntlet 將儘快終止付款流,並與其他貢獻者合作尋找風險管理員的替代者。

據悉,Gauntlet 自 2020 年以來一直擔任 Aave DAO 的獨立風險經理。在此期間,該公司負責監控 Aave 借貸市場的風險,例如清算風險、新區塊鏈上的部署以及接受新資產作為抵押品等。而 Aave 是以太坊最大的借貸協議,擁有超過 83 億美元的存款,其通過 DAO 結構進行管理,這意味著 AAVE 代幣持有者對協議及其管理的變更提出建議並進行投票。

Aave 投資者存款總額,圖源:DLNews

Gauntlet 與 Aave 分道揚鑣

2 月 22 日,Gauntlet 宣布將停止與 Aave 合作,Gauntlet 將儘快終止付款流,並與其他貢獻者合作尋找風險管理員的替代者。

Gauntlet 首席營運官兼聯合創始人 John Morrow 表示,Gauntlet 的使命一直是讓 DeFi 對用戶來說更安全、更高效。自 2020 年擔任 Aave DAO 的獨立風險經理以來,Gauntlet 團隊中 60 個人「幾乎都為 Aave 做出了貢獻,或者參與了支持它的基礎設施工作。」

然而,在過去的一年裡,Gauntlet 認為其很難應對最大利益相關者不一致的指導方針和不成文的目標,「由於這一切,繼續 Gauntlet 使命的最佳地點是其他地方。」

Aave DAO 代表 Marc Zeller 反對 Gauntlet 續約

早在去去年 11 月,Aave DAO 代表 Marc Zeller 就明確表示對 Gauntlet 有所不滿。在 Gauntlet 提出續約時,Marc Zeller 在治理論壇直接說明「ACI 不支持續約 Gauntlet」。

Gauntlet 自 2020 年以來一直擔任 Aave DAO 的獨立風險經理。最後一次續簽為去年 11 月 29 日,Gauntlet 於 Aave 社區發起「與 Aave 續簽為期 12 個月的合作協議」提案,以持續進行市場風險管理,旨在最大化資本效率並降低破產和清算風險,從而實現長期可持續發展。

而 Marc Zeller 指出本次續約存在爭議,但社區「相信擁有風險服務提供商和冗餘的好處超過了缺點和成本」,所以同意了續約。而現在,Aave DAO 已處於更加強大和穩定的地位,「並且隨著經驗的積累,我們可以退一步思考與 Gauntlet 合作的好處。」

據悉,Gauntlet 曾提供了關於暫停如何在 Aave 中產生壞帳的分析,該分析對於在作戰室環境中做出明智的決策非常有價值,但由於其發布在活動期間的公共論壇上,可能會造成不必要的恐慌,Marc Zeller 認為「這種行為不合適且缺乏戰略眼光」。

最重要的是,對 Marc Zeller 來說,DeFi 應該是一項 24/7 的工作,而「Gauntlet 是迄今為止最慢的服務提供商,根本不適合 24/7、不間斷的 DeFi 環境。」

為了實現快速、無治理的流程來對供應和借貸上限採取行動,引入風險管家是確保增長不被人為限制的重要工具。然而 Gauntlet 的 Risk Steward 長時間處於半失敗狀態。而在 Gnosischain 上,Gauntlet 對 Chaos Labs 的提議花了 4 天的時間才做出反應。

在此期間,出現了很多 Gauntlet 難以合作的例子,Marc Zeller 將 Gauntlet 的行為描述為「似乎與 DAO 的風險服務提供商採取了零和博弈的心態」,即「兼職進行直接競爭」,而這一評價既是 Marc Zeller 反對 Gauntlet 的主要原因,也成為了 Gauntlet 退出的一個理由。

Gauntlet 曾多次與 Aave 利益相關者發生衝突

正如 John Morrow 在治理論壇中所說,Gauntlet 在擔任 Aave DAO 獨立風險經理的四年中,與 Aave 利益相關者多次發生衝突。

在關於關於升級 Aave V3 ETH 池 wETH 參數提案上,Marc Zeller 提出 AIP-371 提案,旨在調整 slope1 以更好地與 stETH 和 reth 當前的殖利率保持一致。彼時 stETH 和 reth 的殖利率分別為 3.3% 和 3.07%。

據 AIP-371,slope1 的更改目標有兩種可選方式,其中保守選項將 slope1 設置為 3.2%,比 stETH 殖利率低 10 個基點,但比 rETH 殖利率高;激進選項將 slope1 設置為 2.8%。比 stETH 殖利率低 50 個基點,比 rETH 殖利率低 23 個基點,使兩者都能盈利。AIP-371 同時建議將 optimalRatio 降低至 80%,以減輕流動性風險。

然而有趣的是,早在 AIP-371 之前,Gauntlet 就已經提出了類似的提案,即 AIP-368。據 AIP-368,Gauntlet 建議將 v3 以太坊的 WETH Uopt 設置為 80%,將 Slope 1 設置為 3.3%,並為這些選項添加一些關於它們如何影響借款利率和收入的額外內容。

除了提案重複外,Gauntlet 的提案曾遭至 Aave 社區用戶批評。

去年 2 月初,Gauntlet 因建立一種向 Aave 用戶分配 ARB 代幣排放的方式而受到批評,但幾天後分配 OP 代幣的類似提案卻得到了壓倒性的支持。

年底,Gauntlet 建議 Aave DAO 等到其 GHO 穩定幣按照預期的美元掛鈎進行交易後再引入 GHO 穩定模塊,該協議允許任何持有 GHO 的人以一對一的方式將代幣兌換成 USDT 或 USDC 基礎。但在進行投票時,Aave 代幣持有者投票決定立即實施 GHO 穩定性模塊。

在這一系列衝突中,持續時間最長的莫過於凍結 CRV 的提案。

去年 6 月 15 日,Gauntlet 建議在 Aave v2 上凍結 CRV,旨在大幅降低損失風險。鼓勵用戶遷移至 Aave v3,Gauntlet 表示 v3 的風險參數更適合 CRV 借貸市場。其中凍結 v2 的 CRV 市場會限制用戶操作,包括存入、借出等操作。

對此,Marc Zeller 回復稱,用戶應可以自由地利用協議,需要謹慎實施可能會帶來更多負面影響而非好處的「解決方案」,目前通過增加儲備係數(RF)或降低清算閾值(LT)而人為地增加清算機率可能不是最明智的方法,Aave 社區也一致投票反對該提議。

隨後,Gauntlet 接連兩次再次在 Aave 社區發起提案,建議凍結 Curve 代幣,並將 Aave v2 上的 Curve 貸款價值比率設置為零,以減輕 Curve Finance 創始人 Michael Egorov 在加密借貸協議上的 6500 萬美元貸款部位帶來的風險。

由於此前提案已被社區駁回,Gauntlet 此舉遭至 Aave DAO 代表 Marc Zeller 不滿,他認為 Gauntlet 試圖混淆視聽,乘機讓提案獲得批准。而 Gauntlet 首席執行官兼創始人 Tarun Chitra 否認了這一指責。

從結果上看,如果 Gauntlet 僅因為與 DAO 存在分歧就在續約幾個月後就決定終止一年期合約,這難免會損害 Gauntlet 的信譽,未來的客戶應該意識到合約義務可以隨時以任何理由終止。

原文連結

暢行幣圈交易全攻略,專家駐群實戰交流

▌立即加入鉅亨買幣實戰交流 LINE 社群(點此入群
不管是新手發問,還是老手交流,只要你想參與虛擬貨幣現貨交易、合約跟單、合約網格、量化交易、理財產品的投資,都歡迎入群討論學習!

前往鉅亨買幣找交易所優惠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