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看世界─遍布中國的鬼城

目前中國有近六百座被稱做鬼城的新興城市(圖:AFP)
目前中國有近六百座被稱做鬼城的新興城市(圖:AFP)

當代中國的鬼城,源自於新興城市概念。事實上,當今中國的新興城市數量絕對超過其他國家的歷史紀錄。這樣快速的成長導致一個奇特的副作用:這裡的幽靈城市,隨處可見。

《路透社》專欄作家 Wade Shepard 表示,雖然鬼城在技術上來說有點名不符實,通常這個名詞用以形容此地不存在經濟價值,甚至是宣告死亡的城市。但在中國,鬼城的意義恰恰相反,這是個未來即將帶來新生的新城市。

這樣的鬼城在中國有將近六百個,數量甚至比當初共產黨 1949 年接管中國時來的更多。這樣大規模造市的雛型始於 80 年代初期,當時農村地區開始被劃為城市,並成為政策發展的重點。

2000 年初期,城市化活動進入高峰,新興城市在各地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特別是沿著現有城市郊區及先前未開發的大片土地進行。以上海為例,短短十五年內,光是上海市面積就暴增七倍,人口由661萬人增加至 2300 萬人。

中國的城市化發展背後,自有建築的一套方法與總體框架。其中十個大型城市聚集地被稱做超級區域,背後更蘊含全國戰略位置。這些城市基本上能容納2200萬甚至1億人口,其中更包含基礎建設、經濟甚至政治的連結。

而中國的財政政策也讓上述情況越演越烈,根據世界銀行資料,顯示地方政府需要支應 80% 開支,但來自中央提供的稅收僅佔 40%。為了彌補其中差額,也讓低買高賣的做法因應而生:政府低價買入農村土地重劃為城市用地,並以高城市建設用地率重新轉賣,從中賺取價差。根據中國財政部資料顯示,光是 2012 年中國地方政府土地銷售金額就高達 4380 億美元

當開發商購入土地後,在此地建起一棟棟大規模公寓、大型商場和商業街。諷刺的是,這片土地上往往還未有足夠人口能支撐該區域的發展。

我們都知道,要讓一個新興城市從無到有,需要長期計畫與發展。在中國,這段時間估計需要 17 到 23 年。到 2020 年為止,內蒙古鄂爾多斯的康巴什新城預計將有 30 萬人,上海南匯將吸引 90 萬居民,鄭州新區估計有 500 萬人入住。

要將這些地區真正貼上鬼城的標籤,目前還言之過早,而這些城市多半還在發展進程中。但不可否認,中國打造新興城市做法的確草率的令人難以置信,更需要長期的努力才能讓人口逐步移入。

當大量人口移入新的地區後,有關公共服務需求,例如醫療保健與教育等也因運而生。當然,多數新興大型城市都能通過這項階段,隨著企業與人口的帶入更顯生機勃勃。而必要的基礎建設被修建,商場一個個開門,也為居民創造更多就業機會。[NT:PAGE=$]

至於所謂超大型新興城市,將有新的大學校園被設立,並帶動政府部門、銀行總部和企業總部搬遷過來,也將帶來更多消費者湧入。不過這美好的願景多半要從一個原點開始,就是需要更多商業活動,而地方政府多半會透過各項補貼措施達成這項目標,期待著更多人湧入這座城市生活。

中國一些知名的幽靈城市,近年人口成長幅度十分驚人。根據渣打銀行的報告,從 2012 到 2014 短短兩年間,鄭州新區的入住率上升一倍,江蘇的丹徒成長四倍,常州的武進由 20% 提高至 50%。雖然這些地區仍有過剩情形,這些高密度住宅區已有越來越多人,甚至近半數人口居住,足以支撐做為城市的社會與經濟功能。

對中國新興城市的發展來說,至少需要十年才能突破慣性停滯。一旦能夠做到,該座城多半能維持成長速度,最終向鬼城一詞告別。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