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星】全球股債市展望

全球投資市場展望

許多資產類別年初至今的表現依舊不彰,這是由於市場受超乎預期的通膨影響,央行因此收緊貨幣政策;同時疫情持續阻礙生產,包含受員工染疫以及中國封城影響;而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也帶來多重影響,包括貿易制裁、大宗商品和能源價格飆升,並使投資人風險趨避的程度加劇。無論是在國內或海外市場,週期性展望已更具挑戰性,隨著成本大幅提升,企業獲利面臨更大壓力,而消費者需求可能轉弱,因家戶可支配所得受更高的利息、更貴的食物及能源費用帳單而限縮。近期股債價格皆自 6 月的低點反彈,且因市場預期央行政策收緊將於 2023 年達到高峰,通膨也會於屆時回溫,負面消息和前景疲軟等因素可能已很大程度地反映於資產價格,但是仍舊難以立即摸清市場的週期性展望。市場對於經濟、財務金融和地緣政治的事件仍舊相當敏感。

全球債市回顧

出乎意料的全球高通膨,以及央行普遍且有力地收緊貨幣政策皆形成對債券不利的條件。彭博全球綜合指數 (Bloomberg Global Aggregate) 年初至今的美元報酬率為 - 14.0%。全球政府公債下跌 15.3%,全球企業債券下跌 10.2%。

高收益債券等子類別也表現慘淡,全球高收益債券(低信用評等)下跌了 15.6%,新興市場債券則下跌了 17.5%。

全球債市展望

全球固定收益資產的相關消息乍看之下仍相當負面。通膨依然保持於許久未見的高檔。市場的注意力聚焦於美國,6 月 9.1% 的通膨率達 1981 年 11 月以來最高,但此問題也同樣肆虐許多已開發國家。OECD 表示 OECD 成員國 5 月的通膨率為 9.6%,較 4 月的 9.2% 更糟糕些,也是 1988 年 8 月以來最高的通膨率。罪魁禍首不僅是石油和食品價格的攀升:扣除能源和食品,OECD 地區的價格年增來到 6.4%,也同樣較 4 月時的 6.2% 糟糕。

為因應通膨,許多央行不僅開始收緊貨幣政策,且被迫要以較原先市場預期更快的速度進行。最受關注的為美國聯準會,其於 6 月升息 3 碼,是 1994 年來首次一次將利率調升 3 碼,且於 7 月 27 日的會議亦同樣將升息 3 碼。其他央行也有相似處境。歐洲央行原先預期將於 7 月的會議升息 1 碼,最終升息 2 碼。加拿大央行於 7 月升息 4 碼,為 1998 年來最大幅度,也高於市場原先預期的 3 碼。

儘管總體經濟逆風不斷,全球債市於近幾周已有上漲。彭博全球綜合指數於 6 月 14 日觸底,年初至當時累積下跌 15.6%,此後出現小幅反彈:於撰寫本文時,其已自 6 月的低點上漲 1.2%。最能詮釋此情況的因素是:金融市場對預測央行將有多大作為更具信心,且隨著全球經濟商業循環惡化,央行自現在起可能必須減緩政策收緊的速度;COVID-19 案例的增加、與烏克蘭相關的供應鏈問題以及大宗商品價格將開始緩和(例如:中國解封、烏克蘭出口食品已被獲准離港);或是按此思路的各種因素總和。總體而言,債券投資人認為最糟糕的情況已然過去,但未來仍需由現實檢驗。摩根大通全球政府公債指數 (JPMorgan Global Government BondIndex) 的殖利率仍僅有 2.16%:通貨膨脹必須盡快且顯著降溫,才能使殖利率在通膨後具有吸引力。

全球股市回顧

全球股市年初至今的表現令人遺憾:MSCI 世界已開發國家股市指數 (MSCI WorldIndex of developed economy share markets) 的美元報酬率為 - 17.6%。所有主要市場皆受挫,以美元計,美股 (S&P 500) 下跌 16.1%,歐股 (富時歐洲 First 300 指數) 下跌 20.6%,日股 (日經) 下跌 19.1%。今年唯一顯著領先的股票類別為石油和天然氣,而科技相關的資產類別則尤其受到重挫(例如:軟體和電腦服務下跌 28.8%)。

新興市場也再次走弱,MSCI 新興市場指數 (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 以美元計的報酬為 - 19.6%。以美元來看,主要新興經濟體中,巴西受惠於強力的商品價格支撐,下跌幅度最低,BOVESPA 指數下跌 4.3%,不過印度股市的跌幅較大,Sensex 指數下跌 10.7%,中國上證指數下跌 15.6%,俄羅斯 RTS 指數下跌 28.4%。許多鄰近烏克蘭衝突的國家表現特別糟糕,如 MSCI 匈牙利指數下跌 41.1%,MSCI 波蘭指數下跌 37.2%。

全球股市展望

根據摩根大通全球綜合指數 (J.P. Morgan Global Composite Index),整體而言,全球商業活動於 6 月有所回升,不過指數也顯示憂喜參半的結果。喜訊多半來自中國,「放寬因 COVID 而實施的封城奠定經濟成長的堅實基礎」,但其他地方的消息明顯悲觀:「許多調查指標突顯出全球經濟好轉過程中所持續面臨的脆弱性。新訂單成長放緩至近兩年的低點,國際貿易減少,對企業的信心降至 2020 年 9 月以來的低點」。撰寫本文時,7 月美國綜合指數 (US-specific composite index) 的早期預估剛剛發布:其顯示美國生產量意外地下降,「反映出經濟進一步失去動能,且此程度是排除 COVID-19 封城外,自 2009 年以來最嚴重的程度」。

企業對前景保持警惕。一年發布三次的 S&P 全球商業展望 (S&P Global BusinessOutlook) 表示:其 6 月的結果「顯示全球企業的商業信心顯著降低,嚴重的價格壓力預期將使經濟放緩。在通膨方面,沒有任何喘息的跡象,人事與非人事成本皆持續急遽上漲。放緩的商業活動以及持續的高通膨結合,意謂全球企業獲利預期將接近停滯,進而導致招募計畫和投資支出的規模縮減」。

至少到非常近期,基金經理人皆努力應對未來更嚴峻的商業環境。美國銀行全球基金經理人調查顯示,有 79% 的基金經理人認為未來一年,全球經濟將更為疲弱,悲觀程度是由史以來最高。經理人們罕見地大幅持有現金,亦罕見地僅承擔低風險。他們對持續的高通膨以及全球經濟衰退特別感到擔憂。他們在資產分配上也採取保守作法,偏好防禦性類股,如:公用事業、醫療保健和必需消費品等,避開銀行、科技和非必須消費品;他們也不像先前那般熱衷於資源類股。

儘管面對這樣的熊市,全球股市依舊已經從低點反彈。舉例而言,MSCI 全球指數以美元計的報酬於 6 月 16 日達今年以來的低點,年初至當時下跌 23.1%,不過自低點至今也已反彈 7.2%。一種可能性是先前的股票拋售已大幅度反映許多悲觀消息。7 月 S&P 全球投資經理人指數 (S&P Global Investment Manager Index) 顯示許多基金經理人的行為與美國銀行的調查相同,同樣趨避風險且擔心經濟前景,但該調查也詢問一個一次性的問題:經濟率退的擔憂是否已反映在美國股票。80% 基金經理人認為一部份的美國經濟率退的因素已反映於價格。

全球股市前景仍舊良好,最壞的情況可能已經發生。許多潛在的正向刺激可能尚未得到應有重視,如中國重新填補全球供應鏈缺口、俄羅斯和烏克蘭的食品出口協定、人們自 COVID-19 中康復,緩解機場混亂,並填補其他嚴重缺工處。或者,基金經理人的高度悲觀情緒可能準確暗示更糟的情況即將到來。正如央行官員所說,前景非常取決於數據:它可能走向任何一方。於接下來的幾個月,投資人可能特別關注最新的企業獲利狀況,以判斷結果究竟會走向何方。

除非另有說明,本文數據一般指截至 2022 年 7 月 22 日。

©2022 晨星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晨星提供的資料:(1) 為晨星及 (或) 其內容供應商的獨有資產;(2) 未經許可不得複製或轉載;(3) 純屬研究性質而非任何投資建議;及 (4) 晨星未就所載資料的完整性、準確性及即時性作出任何保證。晨星及其內容供應商對於因使用相關資料而作出的交易決定均不承擔任何責任。過往績效紀錄不能保證未來投資結果。本報告僅供參考之用,並不涉及協助推廣銷售任何投資產品。


相關貼文

prev icon
next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