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MEX創辦人:俄遭制裁顯示美元儲備不安全,黃金、比特幣將改變貨幣體系

鏈新聞圖片
鏈新聞圖片

「圖:鏈新聞提供」

烏俄戰爭開打至今已超過三週,各國也紛紛對俄羅斯祭出各種經濟上的制裁。然而,俄羅斯作為全世界最大的原物料出口國,多國皆仰賴其天然氣供應,對其制裁勢必會造成兩敗俱傷局面。17 日,BitMEX 共同創辦人 Arthur Hayes 也對制裁相關議題發表看法,一起來看看這篇《Energy Cancelled》談到了什麼。

此外,我們也補充了此論點的可議之處,有助於平衡觀點。

(本文為鏈新聞的重點整理,如有疑義請以原文為主)

前言

Arthur Hayes 認為,將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產國從金融體系中移除,必定會受到嚴重且意想不到的後果,因為其涉及全球化金融體系各方面的商品生產商及貿易商的損失。

此外,當前的石油美元 (PetroDollar) 及歐洲美元 (EuroDollar) 貨幣體系已走到盡頭,一種新的中立儲備資產 (Arthur Hayes相信會是黃金),將用於促進全球能源及食品貿易。其認為是黃金的原因在於中央銀行及主權國家更重視黃金的價值,而非比特幣。不過,隨著黃金的成功,比特幣也會迎來成功的一天。

「從以黃金為儲備的布雷頓森林 I,到由內部資金 (國債) 支持的布雷頓森林 II, 再到外部資金 (黃金、商品) 支持的布雷頓森林 III,這場戰爭後「錢」將不再一樣。而比特幣(如果它仍然存在的話)可能會從這一切中受益。」此段話出自瑞信貨幣市場專家 Zoltan Pozsar 於 3/7 日發表的報告 《Bretton Woods III》,Arthur Hayes 相當認同。

註:內在貨幣 (Inside Money) 是在另一個參與者的資產負債表上視為負債的貨幣工具,政府債券是主權國家的一種負債,但它是銀行系統中的一種資產,其交易方式類似於現金,具體取決於發行人的信用水準。外在貨幣 (Outside Money) 是在其他參與者的資產負債表上不被當作負債的工具。黃金比特幣即為完美的例子。

國家間的進出口平衡

Arthur Hayes 接者提到各國之間的貿易關係,有些國家進口大於出口、另一部分則出口大於進口,進出口的關係將處在一個平衡狀態。而為了降低各國貿易間的摩擦成本,美元作為各國的儲備貨幣,大多數商品皆是以美元計價及交易,也因此造就了大量的美元需求。

美元成為全球儲備貨幣其中一個代價即為開放各國隨心所欲在其資本市場投資,並需負擔貨幣發行的成本。然而,在 1971 年後,美元不再是由美元支撐,而是改為美國國債。在美國假設有大量的外國儲備用戶會大量購買其國債的情況下,美國印鈔的成本也大幅降低,想印多少就印多少,但經濟體系也變得極度的金融化。

美國在二戰後成為了世界工廠,並逐漸轉變為一個金融服務的國家,製造業也漸漸衰弱。自 1971 年美國脫離金本位以來,製造業佔名目 GDP 的份額已減少超過一半。畢竟,美國在宏觀上向世界出口的是金融服務,而非產品,

 

「圖:鏈新聞提供」製造業佔美國名目 GDP 的份額

正是因為對各國商品的自由開放 (造成國內市場競爭激烈),及製造業的競爭降低及產地轉移等因素,因而造就其每年鉅額貿易赤字。這也是其作為全球儲備貨幣發行國及最大經濟體的代價。

「圖:鏈新聞提供」世界銀行 2020 十大貿易逆差國

實體貨幣 v.s 數位貨幣

在電腦及網路出現之前,任何形式的貨幣皆透過物理的方式傳遞。這種模式能抗審查及匿名,但過程過於冗長,不利於經濟體系全球化。而在有了電腦及網路後,常見的記帳單位、紙幣及黃金的數位形式因而誕生,並透過中央授權的數位網路「傳遞」價值,就好比 SWIFT (環球銀行間金融電信協會)。

自此之後,國際上的「金錢」不再是可以實際碰觸或觀察到的實體,而是一筆筆的數位資料。不管是法定貨幣或是相關的法幣衍生品,如政府公債、股票等,皆是如此。

Arthur Hayes 認為在此情況下,一個以全球儲備貨幣或相關資產「儲備」的國家,其實並不真實擁有其資產,該儲備其實是由經營網路的國家所支配。而只要儲蓄者認為經營網路的國家會尊重其財產權,國際貿易便能毫無摩擦的發生。

Arthur Hayes 在解釋過後提出了一個問題:「是否真的該在這個中心化且需要許可的數位貨幣網路中儲備資產呢?」在此運做模式下,這些國家看起來更像是在「租用」自己的資產。

12 兆的外匯存底

不包含黃金,大約有 12 兆美元的儲備 (外匯存底) 以少數的法幣所儲存,美元在其中佔了相當大的份額 (約 65%-70%)。

如 Arthur Hayes 前段所解釋,這些資產仰賴多個中心化且須許可的數位網路,若用美元儲備,則美國即控制此網路;若用歐元,則由歐盟控制;若用人民幣,則由中國控制。

目前,大多數國家的儲蓄為西方國家貨幣,然而,隨著中國在全球經濟體系的重要性逐漸提升,越來越多的貿易行為是以人民幣進行,也造成了許多國家央行皆有部分人民地儲備,也是發展中國家中唯一被各國央行大量持有的法定貨幣。

隨著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行動,西方決定沒收俄羅斯持有的各種 G10貨幣,造成了約 3,000 億美元外匯存底的損失。此外,還將其從 SWIFT 體系中剔除,許多跨國企業也紛紛對其祭出制裁。

註:G10貨幣是指外匯市場中最受歡迎的10種交易貨幣,因其價格較穩定,除英鎊外,有澳元、加拿大元、歐元日圓、紐西蘭元、挪威克朗、瑞典克朗、瑞士法郎,以及美元。

Arthur Hayes 表示,俄羅斯作為全球最大的能源出口國及食品生產國之一,連其儲備都可以被數位法定貨幣網路的營運商單方面的沒收時,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央行該使用西方國家貨幣作為其外匯儲備。

中國逐漸強勢

Arthur Hayes 接著將目光轉回中國,中國作為世界各國的低成本工廠,自 2001 年加入 WTO 以來,已累積了大量外匯存底。在有了俄羅斯作為前車之鑑,中國手上的儲備將不再安全。

然而,金額如此龐大的儲備 (例如大量的的美債) 不太可能直接於市場變現。Arthur Hayes 認為對這些擁有大量儲備的國家最好的方式為在美債到期後,將本金投資於黃金及其他可儲存食品 (小麥、穀物) 及工業商品 (石油、銅、鎳)。

如此一來,隨著黃金及大宗商品從西方流向東方,全球貿易赤字國家 (尤其是西方國家) 的貨幣將最為疲軟。黃金人民幣的價值也會因此逐漸提升。

美債需求減少

在俄羅斯資產被沒收前,這些貿易順差國家認為其儲備是安全且不可侵犯的,美國也不必擔心其過大的貿易赤字,因為這些國家會有大量的美元購買需求。然而,若這些貿易順差國真的將儲備轉為黃金及其他大宗商品,美國便須將美債的利率提高以提高購買需求,但這也將導致部分私人企業無法負荷,因而導致經濟衰退。

然而,即便這些事情將導致央行在名義基礎上導致美國小幅提昇利率,但在美國經濟體的結構下,美國為了去槓桿化其資產負債表,並支付二戰以來的成本,實際利率以長期來看將依舊為負值。

黃金 v.s 比特幣

在文章的最後,Arthur Hayes 談及了黃金比特幣作為儲備資產的差異。就如整篇文章談及的核心,像是黃金或是比特幣的外部資金才具有資金使用上的安全性,不該有任何方式能阻止你運用資金。而像美債般的內部資金,在俄羅斯遭受制裁後,價值急速下滑。

以目前國際上的接納程度來說,黃金將是作為儲備的外部資金的最佳首選,但由於黃金在各地運送上的麻煩,各國央行將有可能願意使用加密貨幣小額但數量不斷增加的交易,而比特幣正是此種貨幣的最佳選擇。

Arthur Hayes 認為,在未來一顆比特幣將價值數百萬美元,而每盎司黃金將價值數千美元,而造就此情況的原因並非這兩種資產的價值在不斷上升,而是當前用來定價他們的法定貨幣價值正持續下降。

「這是一場貨幣制度變革的開始,沒有什麼能永遠持續不變。石油美元 / 歐洲美元的霸權已經結束,這階段性的轉變將會相當混亂及動盪,而從法定貨幣的角度來看,將 100 % 造成大規模的通貨膨脹。」Arthur Hayes 說道。

Arthur Hayes 論點的可議之處

台灣獨立撰稿人 James Chiu 認為 Arthur Hayes 的邏輯不完全正確,在描述烏俄戰爭和外匯儲備的部分,還有一些可議之處。

外匯儲備代表的是一整套體系

James Chiu 表示,外匯儲備不是一個國家或企業想買什麼而已,不過當然可以不選擇美債與美元。但若選擇黃金,這種流動性比較差、波動比較大、沒有配息的資產 ; 在美元體系下,是黃金無法成為結算貨幣的,還是必須先賣出黃金,換成貨幣,才能作為結算工具。這次烏俄戰爭中,俄羅斯雖然有大量黃金,但這些黃金都是要折價賣的。

「因此在討論外匯儲備要買什麼,背後更大的議題是誰可以當下一個結算貨幣。」他認為,Arthur Hayes 忽略了美元體系自我強化的過程,也少了為什麼其他國家甘願用美元/美債儲備的原因。

黃金比特幣儲備的現實之處

James Chiu 表示,Arthur Hayes 沒有考慮到黃金儲備賣出時的結算問題,高盛認為每 100 頓折價 1.5 %,全部拋售的折價是 35%。這還是市場吃得下的狀況。或許談論外匯儲備黃金的比例增加,還是部分合理的可能性。

他表示,但是基於黃金不好運輸,俄羅斯就會進而選擇比特幣,就偏向腦補論述了。

James Chiu 解釋,外匯資產對國家來說就是一個保護國內市場的緩衝,因此務求最穩定、流動性最高。俄國黃金持有量 2,300 公噸,市價 1,500 億美元就要折價 35%,1,500 億能支持多久?例如購買盧布維持匯率,頂多幾週到幾個月。

「那比特幣要被折價多少才可以賣掉?」James Chiu 提出疑問,目前黃金還是多數國家所接受的,但要多數國家都接受比特幣,還需要多少時間?同時,制裁對於美國也是雙面刃,俄羅斯被禁多少美元,就有多少美元的流動性從市場上被抽走,美國也是必須付出代價的。

James Chiu 結論表示,在討論外匯儲備的時候,其實是在討論美元體系,也是在討論全球金融交易方式 ; 若只用單一面向就將結論導向「比特幣可以變外匯儲備」,並不是很客觀的說法。

原文連結


相關貼文

prev icon
next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