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成 NFT 元年!回顧 2021 年十大 NFT 項目

鏈新聞圖片
鏈新聞圖片

NFT 在 2021 年可謂風光無限,誰也沒有想到 Crypto 在 2021 年的出圈之路會是從 NFT 開始的。從無人問津到人盡皆知,甚至當選《柯林斯詞典》2021 年度詞彙,據統計,在 2021 年一年的時間裡,NFT 一詞的使用率增長了 110,000%。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區塊律動,原文標題為《復盤 2021 NFT 元年:你需要知道的十大 NFT》,原文請見)

而在 2021 年,NFT 也經歷了一件件出圈事件,也經歷了一次次變革,今天,律動 BlockBeats 按照時間梳理,為大家盤點一下 2021 年的十大 NFT。

NBA Top Shot

2021 年初,NBA Top Shot 打響了 NFT 出圈的第一槍。

儘管 NBA Top Shot 在 2020 年中旬就開始測試,但在 2021 年 1 月才徹底爆發。這些數位版球星卡吸引到了眾多 NFT 愛好者、NBA 球迷、實體球星卡收藏家的關注與積極參與,在 NBA Top Shot 熱度最高的時候,單日交易額可達 4,500 萬美元。截止發稿時,NBA Top Shot 二級市場總交易額高達 8.11 億美元。

其中,成交額最高的數位球星卡為著名球星勒布朗·詹姆斯在 2020 年總決賽的一記扣籃,成交額高達 23 萬美元。

Hashmasks

2021 年 2 月,NBA Top Shot 之後下一個對 NFT 領域產生巨大影響的項目 Hashmasks 誕生了。

Hashmasks 的出現讓人們驚呼盲盒的發售形式居然能用在 NFT 身上,發售價格的聯合曲線居然會讓人們產生如此之大的 FOMO 情緒。

Hashmasks 也第一次讓人們意識到可以通過為自己的藏品起名字的方式參與到作品共創的過程中,而 Name Change Token 也第一次讓人們意識到 NFT 收藏品的玩法也可以與代幣經濟相結合。

可以說 Hashmasks 的誕生拉開了 NFT 系列收藏品狂潮的序幕,截止發稿時,Hashmasks 二級市場交易額達 8,340 萬美元。其中,第 9939 號 Hashmasks 創下了整個系列的最高成交額記錄,約為 159 萬美元。

Everydays : The First 5000 Days

緊接著,在 2021 年 3 月,藝術家 Beeple 的加密藝術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登陸頂級拍賣會佳士得,並以 6,900 萬美元的天價成交,在當時這件作品也成為了在世藝術家的作品中排名第三高的藝術品。

這件事在加密藝術圈、NFT 圈、傳統藝術圈等多個領域均引起了極大的轟動。在當時,主流媒體對 NFT 的報導還停留在 NBA Top Shot 的財富效應以及 NFT 是否是一個新型騙局,Beeple 和其作品的出圈讓人們開始認識到 NFT 作為一種新型媒介對數位藝術來說有多麼重要。

這件由 5,000 幅 Beeple 每日創作的作品拼接而成的鉅作也讓無數NFT 的關注者高呼「這是一場偉大的 NFT 革命」、「NFT 的時代已經來臨」。

Bored Ape Yacht Club

接下來到了 5 月初,Bored Ape Yacht Club(BAYC)誕生了。BAYC 絕對可以說是 2021 年表現最優秀的NFT 系列,無論是價格漲幅還是知名度、社交資本等層面,BAYC 帶領著一種 NFT 頭像收藏品上升到了此前無法想像的高度。

如今,Stephen Curry、Post Malone 等來自各界的知名人士紛紛買入 BAYC,這也讓 BAYC 持續獲得更高的熱度,地板價也攀升至 51.9 ETH,約合 21 萬美元。

而在年底,BAYC 與 CryptoPunks 的正面對抗同樣引來了無數關注。BAYC 將版權送給藏家,藏家便可以使用猿猴的形象製作周邊、衍生品等;而 CryptoPunks 的製作團隊 Larva Labs 的選擇恰恰相反,沒有把版權送給藏家。

這也引起了兩大社區持續不斷的爭論,而在爭論中,一些 CryptoPunks 的藏家倒戈,這也使得 CryptoPunks 的地板價一路下跌。

其實,如果把這些頭像單純視為「收藏品」,保留版權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然而在 Web3 時代中,這些頭像已經成為了藏家們的「數位身份」,而無法掌握在自己手裡的「身份」與 Web3 的宗旨相違背,更不用說 Larva Labs 還直接將一些「數位身份」授權給影視公司當作電影角色。

而 BAYC 爆火的一大原因便是藏家使用自己的猿猴形象製作了眾多周邊產品,這種自發的、大面積的宣發也為 BAYC 積累了更大的知名度。

截止發稿時,Bored Ape Yacht Club 二級市場總交易額達 8.98 億美元,最高成交額約為 243.76 萬美元。

Art Blocks

Art Blocks 是一個生成藝術平台,2020 年推出,而直到 2021 年 6 月才開始逐漸為人熟知,並在八月創下了月度交易額的歷史記錄,達 6.27 億美元。

生成藝術是加密藝術語境下成為主流的藝術類別,與我們熟知的油畫、素描等不同,生成藝術的創作依賴於代碼,且通常還會結合計算機的隨機性,可以算是人類與計算、有序與隨機、感性與理性結合而生的藝術。

而生成藝術所使用的很多代碼也都是開源的,任何人使用相同的代碼都能生成出相同的作品,而在開源代碼的基礎上加入一些藝術家自己的思考便又能產生出一套新的藝術作品。生成藝術的創作模式、理念也與 Crypto、Web3 不謀而合。

截止發稿時,Art Blocks 二級市場總交易額達 11.2 億美元,最高成交額紀錄為 Ringer 系列第 109 號作品創下的 690.65 萬美元。

Nouns

時間來到 2021 年 8 月,NFT 的發展又來到了一個新的階段。而從 Hashmasks 到 BAYC 再到 Nouns,我們可以發現對於 NFT 系列而言,人們對於審美的追求逐漸降低,社交資本越來越受重視。

社交資本的獲取與增值與 NFT 外觀的關係越來越小,重要的是都有誰在用相同系列的頭像,社區裡都有哪些人。

Nouns NFT 的發行與我們常見的一次性發行 1 萬件不同,Nouns 採用的是每天拍賣一件的形式,並且成立了 Nouns DAO,Nouns NFT 是加入 DAO 並參與提案、治理的唯一方式。

而拍賣所得也將全部歸為 DAO 金庫所有。與 BAYC 一樣,Nouns 同樣也鼓勵周邊項目的創作,Noadz、Nouns Vox、Noundles、HeadDAO 等項目的誕生也為 Nouns 帶來了更多的關注。

Nouns 系列的 1 號 NFT 創下了成交額的歷史最高紀錄,在 8 月 8 日拍賣時以 613.37 ETH 成交,約合 248.51 萬美元。

Loot (for Adventurers)

時間來到 9 月,一個絕對會被記錄在 NFT 歷史上的項目誕生了,它就是 Loot (for Adventurers)。

Loot (for Adventurers) 的創始人是大名鼎鼎的 Dom Hofmann,他曾於 2012 年推出了短視頻 App Vine 並於 2016 年被推特以 3,000 萬美元的價格收購,而在被收購的同年,抖音才剛剛誕生。

Loot 的爆火是因為它打破了現有的模式。發行模式採用的是通過合約免費鑄造而非官網發售,且二級市場版稅比例設定為 0;在社區構建方面,其他的 NFT 都是先有一個產品然後吸引人們加入社區,而 Loot 則是先吸引人們加入社區然後再由社區成員共同創作一個產品。

此前,人們需要接受項目方給出的「形象」來當作自己在原宇宙中的數位化身,擁有了這個數位化身之後才可以加入到這些項目的社區當中,然後等待著項目方決定為NFT 賦予哪些實用性或是為持有者發放哪些福利。

而 Loot 所做的事情便是將這種模式調轉過來,由自己、社區創造出大家認可的形像作為數位化身,一起決定如何賦能而不再簡單聽命於某個項目方。這種範式轉變也讓人們對這個項目的前景極為看好。

不過,由於 Loot 缺少捕穫後續價值的方式,所以目前二級市場的表現沒有達到人們的預期,不過 Loot 帶來的範式轉變讓我們對於 NFT 與社區產生了全新的認知。

截止發稿時,Loot 二級市場交易額約為 2.68 億美元,最高成交額約為 170.34 萬美元。

Merge

12 月,加密藝術家 Pak 的作品 Merge 吸引了人們的眼球。

單看 NFT 本身,黑色背景加上一個小小的圓形,無數人質疑「這也算藝術?」,其實人們對於 Pak 一直有這樣的「偏見」。

Pak 此次發售的「小圓球」會隨著每一次交易與藏家本來擁有的「小圓球」融合,融合得越多,「小圓球」就會變得越大,而在之後,這些「小圓球」會按照規則兌換成 Pak 發行的 ASH token。

而這樣的融合機制既能讓 NFT 與藏家產生互動,又能起到通縮的作用。並且 Merge 還打破了原有的「先買入,再碎片化」的流程,變成了「先買碎片,再融合」的玩法。此外,Merge 與 ASH 的鏈接也讓藝術品擁有了金融屬性,讓 Token 擁有了藝術屬性。

從小正方體組成的 CUBE 到最初是一張白紙的 LostPoets,人們總是認為這些「自己也能做得出來」。的確,只從單個 NFT 的外觀來說,幾乎沒有製作門檻,但 Pak 其實並不能算是「視覺藝術家」,相比於視覺,Pak 作品的機制設計才更加吸引人,可以說是那些 NFT 加上整套玩法機制共同構成了「一件藝術品」,Pak 是一位「數位觀念藝術家」。

而 Merge 發售的總交易額高達 9,200 萬美元,一舉超過Beeple 在佳士得拍賣取得的成績,而 Pak 作品的總交易額也超過 Beeple,在所有加密藝術家中排名第一。

RTFKT

緊接著令人震驚的消息便是數位潮牌、Web3 獨角獸企業 RTFKT 被傳統行業巨頭 Nike 收購。這個消息一出,也讓 RTFKT 發行的 CLONE X 頭像系列 NFT 收藏品價格直接翻倍。

RTFKT 此前推出的各種 1/1 球鞋、與 FEWOCIOUS 等藝術家聯名的潮玩以及為 CryptoPunks 持有者推出的球鞋系列等都廣受好評,而與潮流藝術家村上隆合作的 CLONE X 也備受矚目,所以 RTFKT 被 Nike 收購的消息引起了轟動與人們熱烈的討論。

有人認為這是一件好事,證明了 NFT 在全世界範圍擁有著越來越大的影響力;而有人也認為這並非像大多數人們所認為的那樣振奮人心,Web3 的獨角獸企業最終還是被「招安」。

截止發稿時,CLONE X 盲盒二級市場總交易額 2.46 萬ETH,頭像 NFT 二級市場總交易額 4.21 萬 ETH,總計約 2.66 億美元,其中,村上隆與 RTFKT 聯名款 NFT 創下了最高成交額紀錄,約合 117 萬美元。

adidas Originals Into the Metaverse

同樣是在 12 月,Nike 的競爭對手 adidas 也在 NFT 領域展開了大動作。

adidas 旗下三葉草品牌或將與 BAYC、G-Money 和 PUNKSComic 合作,在 12 月中旬發售了「Into the Metaverse」NFT,此次發售共計售出 29,620 枚 NFT,銷售額達 5,924 ETH,約合 2,300 萬美元。

與其他眾多發售 NFT 的傳統行業巨頭不同,adidas 這次與 NFT 項目的合作不但沒有受到質疑,反而大獲好評。adidas 並不是發售賺一大筆錢後就又返回 Web2 做著傳統的生意,而是選擇在 Web3 長遠發展,adidas 官方也說這一次發售只是開始,會在未來為 NFT 持續賦能。而目前已經公佈的 NFT 持有者福利為可以在 2022 年免費領取 3 件與 NFT 相關的標誌性實體服飾。

截止發稿時,在不到一周的時間裡,adidas Originals Into the Metaverse NFT 二級市場交易額便已高達 4,718 萬美元,超越了 CryptoKitties 等一眾元老級 NFT 項目。

2021 年是 NFT 飛速發展的一年,Crypto 的發展速度本就比傳統行業更快,再加上 NFT 擁有著比 Crypto 其他賽道更容易出圈的文化屬性,讓此前從未關注NFT 甚至從未關注 Crypto 的人們蜂擁而至,這也使得 NFT 能在短短一年中經歷數次變革。

至於 NFT 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誰也無法下定論,但可以預見的是,現有的優質項目會持續不斷地沿著自己開闢的道路前進,並吸引更多人的加入,同時也會有更多的新項目會去嘗試探索 NFT 的邊界,探索在今天我們還沒有辦法想像的事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