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Delphi:元宇宙拓荒者遊戲公會正處於爆發前夕

隨着鏈遊行業的強勁發展勢頭,執行差異化戰略的新興公會無疑擁有廣闊的前景。

撰文:Piers Kicks,Jayden Andrew,均供職於 Delphi Digital
編譯:Perry Wang

以 Axie Infinity 爲首的區塊鏈遊戲,將繼續成爲全球 NFT 交易量的重要推動力。

遊戲打金公會則開始通過提供獎學金等產生收益的策略組合,在多個虛擬經濟體中推動經濟活動。

Yield Guild 作爲鏈遊打金運動的先驅,已經搶在所有競爭對手之前實現了「逃逸速度」,因此他們現正在積極投資其他打金公會以及遊戲內資產 (NFT) ,以及其他代幣(例如治理代幣)。儘管 YGG 聲名更爲顯赫,但實際上另外一家遊戲公會 BlackPool 持有的 NFT 資產(儘管其 AUM 相比下要小得多)還要略高於 Yield Guild (1780 萬美元對 1760 萬美元)。兩家公會都非常重視 Axie Infinity 生態系統,但 BlackPool 手中權重最高的項目是 Sorare——它幾乎 70% 的收入來自這款遊戲。作爲參考,Yield Guild 仍然 100% 的收入來自 Axie。

隨着投資者對這些令人興奮的虛擬新經濟體的興趣不斷增長,Yield Guild 等項目的資金深度、廣度和積極管理性質實際上成了該領域的強大指數。隨着區塊鏈遊戲領域的強勁發展勢頭,新興公會結構的前景一片光明。

Axie Infinity 作爲鏈遊邊玩邊賺(Play-to-Earn,P2E) 概念的實踐先驅,在今年第三季度迅速崛起。就所產生的營收而言,它現在在加密領域中僅次於以太坊。它引起外界對鏈遊這一行業的極大關注,並已成爲鏈遊市場整體健康狀況的有力指標。其經濟和用戶羣的驚人增長,使得許多人將其與 Candy Crush 等遊戲隨着移動端的 F2P 模式而出現的曲棍球杆增長相提並論。 Axie 正在積極將數百萬鏈遊玩家帶進區塊鏈領域,驗證了遊戲很可能成爲全球採用區塊鏈的特洛伊木馬這一論點。要更深入地瞭解 Axie 的崛起,請查看我們對 Axie Infinity 的報告系列,其中解釋了這個迷人的虛擬經濟背後的一些核心機制。

我們同時看到,在這些經濟體中出現了採用多種收益策略的很多打金公會出現,以謀求在鏈遊這一新領域賺得盆滿鉢滿。一般來說,公會活動體現在提供獎學金、投資核心遊戲資產(要部署的 NFT + 遊戲代幣本身),甚至將資源分配給新的公會,正如 Yield Guild Games (YGG) 所率先落實的那樣。.

Yield Guild 創立了 P2E 鏈遊 DAO 的概念,同時受益於他們的先發優勢。在由 Delphi、BITKRAFT 和 a16z 領投的連續多輪投資中,很早就得到了實力雄厚投資機構的支持,已經成爲這個新興行業的強大指數,我們將在下文中具體探討。 Yield Guild 不僅成功地成爲 Axie Infinity 鏈遊中最大的獎學金提供者,而且其投資部門還從許多領先區塊鏈遊戲買進了大量資產,併爲有希望推出的新項目進行了種子投資。作爲最知名的 P2E DAO, Yield Guild 能夠獲得優惠的投資條款,並作爲新興鏈遊早期玩家的流動性來源。

自成立以來,Yield Guild 一直打算運營覆蓋衆多遊戲或區域的各種 subDAO,以適應快速增長,併爲其用戶提供參與的細膩粒度,而不僅限於一個覆蓋更廣泛的公會。如上圖所示,您可以將 YGG 視爲一個多細胞有機體,其子單元負責維持整體。下圖進一步說明了 subDAO 的概念。

Yield Guild 早於其他項目實現了逃逸速度,能夠爲新的第三方公會提供早期財務和運營支持,在其不斷髮展的生態系統中創造強大的協同效應。 BlackPool 是另一個開始探索與 Yield Guild 類似協同效應的公會(創始人 Julien Bouteloup 是 YGG 顧問)。 該公會成立於 2020 年 9 月,自稱擁有更豐富的量化手段。它在戰略、遊戲重點和整體收入構成方面與 YGG 不同。 我們在下表中對兩個公會的高級數據予以了展示。

Axie Infinity 和 Sorare 兩個鏈遊合計佔到 Yield Guild Games 和 BlackPool 所擁有的大部分資產 ,如下圖所示。 當考慮到公會產生的大部分 P2E 收入來自這兩個遊戲中,這一構成圖是有道理的,我們將在本報告的後面部分進行探討。隨着時間推移,隨着越來越多的經濟體通過強大的 P2E 經濟而上線,我們預計這一市場會進一步呈現多元化。

我們已經在這兩個公會之間看到了其遊戲和資產重點的分歧。隨着時間推移,隨着虛擬經濟的可投資和「可耕種」領域不斷擴大,我們很可能會看到不同公會專注深耕某些遊戲生態系統和地理區域。這正契合了我們在 Yield Guild 身上看到的「Guild of Guilds」(公會的公會)戰略,他們正是通過這一戰略在全球範圍內廣泛吸納不同鏈遊社區的資產。

上圖顯示了 Yield Guild 所管理的總資產,包括 NFT 和 ERC-20 代幣。 如您所見,從 6 月到 7 月,其總資產管理規模大幅增加。 該公會 7 月 27 日所推出的 YGG 治理代幣是個很好的解釋。 YGG 代幣發佈後,133,333,334 個 YGG 代幣被添加到 Yield Guild Games 的金庫中,用於未來籌款和 DAO 的長期管理。 YGG 價格在 9 月底遇到小幅下滑,是更廣泛的市場拋售影響整體治理代幣的大趨勢結果——YGG 總代幣供應的 13.3% 目前由該公會金庫持有。

上面表格突出顯示了 Yield Guild Games 在 2021 年在 P2E 系統中所做的投資。他們最近對 Merit Circle 的 17.5 萬美元投資,證明了他們對入局的其他公會的合作態度。加密遊戲生態系統正在快速發展,因此支持小型項目起步是很有意義的。通過對有前景的新項目進行早期投資,Yield Guild Games 正在鞏固自己作爲這個新興領域最大指數的地位,同時最大限度地提高這些早期項目的成功前景。

如上所示,自 2020 年 11 月以來,Yield Guild Games 的 Discord 成員數目顯著增加,但真正的增長開始於 2021 年 7 月 YGG 代幣推出之時,成爲代幣成爲社區團結起來力量的另一個明顯實例。從 6 月到 2021 年 10 月,Yield Guild Games 的 Discord 會員數量從 19,546 人增加到超過 62,545 人,增長了 220%。

今年早些時候,Axie Infinity 由於存在濫用情況而限制了遊戲中的某些行爲,這影響了獎學金遊戲玩家的成長,如上圖所示。儘管存在這個暫時的瓶頸,但預計在不久的將來會實施面向所有人的解決方案。我們預計這將會刺激在 Axie 經濟中運作的很多打金公會和獎學金項目的活躍程度。

Yield Guild 獎學金玩家、Discord 成員和社區成員的絕對數量增長,更鞏固了該公會作爲玩家流動性來源的重要地位。 因此,Yield Guild 已成爲鏈遊領域新項目一種非常有用的資源,而不僅僅會帶來純粹的財務和運營支持。

自 2021 年初以來,BlackPool 的獎學金玩家社區迅速壯大,如上圖所示。從 1 月 1 日的 21 名獎學金玩家到 10 月 3 日的 482 名,增長了 2195%。 繼 BlackPool 在 Sorare 搶佔主導地位之後,很高興看到他們的第二個強勁收入來源中取得有利進展。

公會收入。來源 :Axie Infinity & Sorare

上圖說明了兩個公會每週和累積的小愛情藥水(SLP)收入。從 Axie Infinity 所獲得的 SLP,目前分別佔 Yield Guild Games 和 BlackPool Finance 總收入的 100% 和 30.5%。 而隨着新的加密遊戲經濟體的成熟,我們預計其收入來源未來同樣會出現多元化趨勢。 一個明顯的趨勢是:SLP 價格對公會盈利能力的主要影響,我們將在下文探討。

上圖顯示 SLP 價格自 7 月下旬以來呈下降趨勢。 這與 SLP 淨供應量變化在同一時間段內的增長保持了一致。由此我們可以得出,玩家(贏得比賽)所鑄造的 SLP 供過於求,而銷燬的 SLP(繁殖 Axies) 匹配不足。

如上圖所示,來自 Ronin 區塊鏈的 SLP 淨負流量似乎與 SLP 的價格下跌趨勢保持了一致。相反,流向 Ronin 的 SLP 淨正流量此前已推動了 SLP 的價格上漲。儘管我們需要更多數據來確定這種關係的關聯強度,但確實值得深思。最近流向 Ronin 的 SLP 淨正流量可能暗示,SLP 價格在不久的將來可能出現趨勢逆轉,進一步增強了遊戲中獎學金計劃的吸引力。如果 SLP 價格和 SLP Ronin 網橋淨流量之間的動態關係經驗證成立,對於那些嚴重依賴 Axie 創收的人來說,它將被證明是判斷 SLP 價格走向以及公會收入的強大先行指標。

Sorare 的 P2E 系統與 Axie Infinity 不同,因爲 Sorare 中沒有類似 AXS 或 SLP 的原生代幣。相反,玩家會獲得 Sorare NFT (玩家卡本身)。 玩家所獲得的 NFT,具體取決於他們在排名中的位置和錦標賽類型。此外,玩家可以根據表現賺取 ETH。

上圖顯示了 BlackPool 所管理的  Sorare 資產隨着時間的變化,其中資產管理規模(AUM)一直在穩步增長。 值得考慮的事情是,Sorare 是一項夢幻足球遊戲,意味着每個月具有不同的賽季區別,有時有各支國家隊所參加的比賽(沒有聯賽比賽),而夏天很少有比賽。

最近,我們看到 Sorare 增加了新的動態獎勵,登上領獎臺的位置可以獲得更多 ETH 獎勵。幾個月前,我們還看到了一個其新推出了一個新的 Unique 分支。其中只允許使用 Unique 卡,獲勝者將獲得該分區的所有獎勵,最高可達 4 ETH。 因此隨着時間推移,我們可能預計玩家在 Sorare 中的收入將逐漸由 ETH 而非 Sorare NFT 構成。

如上圖所示,自 7 月 27 日在 Sushiswap 的 MISO 平臺上市以來,YGG 代幣的市場表現優於 BPT。 YGG 背後強大的機構支持,似乎爲該代幣提供了廣泛的支持基礎。 Yield Guild Games 在媒體上的曝光率明顯更高,且作爲該領域率先上市的公會,顯然具有強大的品牌吸引力。 值得注意的是,BPT 尚未全額上市,而是對早期社區進行了空投,之後它開始在 SushiSwap 上交易(最初價格爲 1.50 美元)。 BPT 代幣更大規模的銷售可能會在未來的某個時候發生。

總結

加密遊戲在 2021 年呈現爆炸式增長,Axie Infinity 引發的興趣特別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隨着世界慢慢開始關注這種迷人的虛擬經濟新範式,投資者正在積極尋求新的途徑,多元化地參與該行業。鏈遊的迅猛發展速度,意味着新項目想要後來居上或者追趕領先者的難度很高,因此被動指數對許多人來說是一個有吸引力的參照物。在這些作爲鏈遊代理的打金公會中,這些新興的「P2E」經濟體的前沿仍然存在相當激烈的競爭(和被動性)。

例如,更多傳統的私募市場投資者無法或不一定想要直接獲得代幣敞口,但可能會選擇投資於(跨平臺應用發行商) Animoca Brands 之類的項目。僅在今年,該公司就憑藉其對 Axie Infinity、Immutable 和 Dapper Labs NFT 等鏈遊和基礎設施的投資組合,以 20 億美元估值募集了 2.03 億美元投資。值得注意的是,我們也開始看到傳統公開市場產品提供向元宇宙相關公司的投資組合,例如 Matthew Ball 由 Roundhill (AUM 爲 1.23 億美元)提供支持的 $META ETF。如果進一步向直接持有代幣敞口邁進,我們會看到市場上存在 IndexCoop 的「元宇宙指數」(市值 2362 萬美元)或 PieDAO 的「$PLAY 指數」(市值 250 萬美元)。雖然這兩種都是間接持有流動代幣的敞口工具,但與 Yield Guild (8.75 億美元的資產管理規模)這類項目的深度、廣度和積極管理的性質相比,它們顯得弱不經風。

我們 Delphi 投資 Yield Guild 的部分理論在於, Yield Guild 不僅投資更多早期階段的鏈遊項目,而且其遊戲金庫機制實際上可以爲元經濟中的投資者提供資產代理。您是否更看好一款遊戲或地區,勝過另一個遊戲? 您可以專門投資其中某一個 subDAO (或微指數)。如果您更看好在整體公會特定的收益策略,您可以在 YGG 機槍池中提供流動性,以獲得該特定活動的獎勵。對於那些不想過於密切接觸的人來說,還有一個機槍池可以從 YGG 的所有策略中獲得代幣獎,相當於一個超級指數。

除了提供比其他指數顆粒度更高的參與度外, Yield Guild 還能夠通過未來令牌簡單協議(SAFT)框架、公開銷售和其他類型產生收入的遊戲內資產,在最早階段參與最具吸引力的(通常是場外)交易。 許多有前途的新遊戲項目都湧向 Yield Guild 尋求支持,因爲 Yield Guild 提供了資本、玩家流動性和運營支持的獨特組合。由於 Yield Guild 身處 P2E 鏈遊風暴眼的中心,能夠投資於自己的 subDAO 以及可能正在運行獨特策略的第三方公會——這是一種在其他地方還無法提供的產品。不可否認,對於許多人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引人注目的價值主張,而他們的社區、管理的資產和市值的快速增長都證明了這一點。

鑑於鏈遊行業的強勁發展勢頭,執行差異化戰略的新興公會無疑擁有廣闊的前景。隨着越來越多的公會出現,滿足對參與新虛擬經濟的結構化機會不斷增長的需求,我們很可能會看到這種模式的持續進化演變。隨着鏈遊市場的蛋糕快速增大,目前公會之間存在合作的空間——和諧多於矛盾。 不過,在未來十年,隨着世界上最大的遊戲和公會經濟開始成熟,我們很可能會橫跨數百個虛擬世界的遊戲市場中看到:數以百萬人分屬衆多派系而上演史詩般的爭鬥。 元宇宙的拓荒者已經到來。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