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蘭克林】持續消化中國恆大債務危機,資金轉入固定收益型資產

彭博資訊 ETF 統計:美國股票遭調節,資金流向全球與亞洲股票型資產

中國恆大集團債務危機引發市場恐慌,恆大 9/23 如期支付 40 億人民幣境內公司債利息、但未能償付同日須支付之美元債利息,中國官方可能於近期公布恆大集團重整方案,而聯準會主席鮑爾表示最快可能在 11 月會議宣布開始縮減購債,到 2022 年中左右結束購債則大致符合預期,聯準會上調 2022~2023 年經濟成長率預估,帶動美股週線收高,全球股市表現持平。依據彭博資訊統計,截至 2021/9/24 過去一週 ETF 資金淨流量顯示,整體股票型 ETF 近週資金淨流出 250 億美元,主要流出美國股市 307 億美元,歐洲、拉美及東歐股市亦為資金淨流出 6.6 億、1 億及 0.08 億美元,而全球、日本、中國、亞太及新興市場股市則分別獲 25.8 億、19.4 億、10.3 億、5.3 億及 2.8 億美元的資金淨流入。(附表一)

富蘭克林證券投顧分析,聯準會勾勒減債規劃符合預期,但利率點陣圖顯示升息時點及速度可能比預期快,加上英國、挪威及巴西均因通膨風險而採取政策緊縮或升息因應,帶動美歐公債殖利率彈升。觀察主要國家九月採購經理人指數初值顯示,全球經濟仍在增長軌道但力道已經放緩,加上中國恆大風暴、國際政經紛擾猶存。觀察過去一年多來各資產表現百花齊放,但也將逐漸反應基本面、評價面或甚至政策面調整,市場波動將加劇,現階段投資策略應掌握股債兼備及多元分散兩大方向,債券投資較看好新興起的波灣債市,因波灣產油國政府財政可受惠疫後石油需求上升,且經濟改革帶動產業多元發展,著眼美國類股輪動加速,建議採取價值與成長兼備的美國平衡型基金。另一方面,隨著疫苗施打加速帶動更多國家經濟活動重返常軌,供應鏈短缺問題應可逐漸緩解,股市短線震盪無礙中長期多頭走勢,建議可留意創新成長的科技與生技產業、基礎建設及公用事業產業型基金掌握綠色商機,或是側重內需消費或政策扶持商機的新興亞洲股票型基金,多路並進網羅股市契機。

富蘭克林坦伯頓亞洲小型企業基金經理人伽坦.賽加爾指出,2022 年投資新興市場須留意兩大風險,首先為美中情勢,若雙方能維持穩定及合作的關係、消除地緣政治風險,股票市場可望因兩大強權把焦點放在基本面議題上而受惠,但仍需為潛在波動預做準備,此外,許多國家債務水準攀高之後,政府開始思考降低債務或籌措財源來改善財政、尋求讓債務水準趨於穩定,則可能讓經濟成長動能放緩。亞洲小型股多屬具有內生成長動能的產業,營收來源多倚賴本地需求且通常屬於利基型市場,較不容易受到總體經濟景氣循環週期或國際情勢影響,因此能發揮多元分散效果。

富蘭克林坦伯頓科技基金經理人強納森.柯堤斯表示,科技產業提供參與數位轉型主題的結構機會,疫情促使企業及消費者大規模採用科技解決方案,越來越多證據顯示科技的運用可望提升生產力將進一步鞏固數位化轉型的長期趨勢,並不會因為經濟重新開放而出現逆轉。可從數位轉型趨勢受益的個股為現階段富蘭克林坦伯頓科技基金的核心配置,基金相較指數加碼應用軟體股,囊括雲端平台、軟體即服務、電子商務、數位支付、AI、5G 等趨勢商機。

亞洲股市外資動向與陸股北上 / 南下資金

投資人消化中國恆大債務危機疑慮以及美國聯準會釋出的縮減購債訊息,新興股市漲跌互見。過去一週外資於亞洲互有買賣,主要買超南韓股市 5.6 億美元,於印尼、泰國、印度及馬來西亞股市亦分別買超 1.8 億、1 億、0.6 億及 0.04 億美元,而台灣、越南及菲律賓股市則分別遭賣超 8.7 億、0.2 億及 0.2 億美元。陸港通北上資金過去一週資金淨流出 15.8 億人民幣,港股通南下資金則為資金淨流入 38.6 億人民幣。(附表三、四)

過去一週整體固定收益型 ETF 獲資金淨流入 44.5 億美元,其中主要流入美國固定收益型 ETF 47.7 億美元,歐洲及全球固定收益型 ETF 亦有 5.6 億及 3.2 億美元淨流入,新興市場及新興市場當地貨幣固定收益型 ETF 則為資金淨流出 7.4 億及 4.3 億美元;以投資信評類別觀察,投資等級債 ETF 及高收益債 ETF 近週則分別獲 53.8 億及 7.4 億美元資金淨流入。(附表五)

富蘭克林坦伯頓穩定月收益基金 (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 經理人愛德華.波克表示,儘管景氣自高峰回落,美國經濟成長仍維持正向,預期至少在 2022 年中之前都將以高於長期均值的速度增長,而雖然供給面瓶頸可能維持較長時間,但預期仍將為暫時性的,通膨將不至於演變成問題,整體而言,即便政策有所調整,但提供市場充沛流動性的目標並未改變,偏向鴿派的政策方向仍將延續。

富蘭克林坦伯頓波灣富裕債券基金 (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 經理人莫海迪.柯弗表示,整個波灣市場令人振奮的機會在於各國積極進行經濟結構改革,欲提升於國際間的能見度以吸引外資投資。現階段更看好阿聯產業發展趨勢,因而加碼於阿聯的配置,持債比重達 35% 為最大的持債國(截至 8 月底),除了投資其主權債外,也包括航空公司、不動產開發、石油運輸、零售、海港服務、食品、公用事業等產業,欲跟上阿聯政府積極擴張經濟版圖所帶動的機會。

註: 以上提及之基金配置根據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截至 2021 年 8 月底。

新興市場基金警語:本基金之主要投資風險除包含一般股票型基金之投資組合跌價與匯率風險外,與成熟市場相比須承受較高之政治與金融管理風險,而因市值及制度性因素,流動性風險也相對較高,新興市場投資組合波動性普遍高於成熟市場。基金投資均涉及風險且不負任何抵抗投資虧損之擔保。投資風險之詳細資料請參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中國警語:指掛牌於大陸及香港等地區中國企業之投資比重,現階段法令規定境外基金投資大陸地區證券市場之有價證券以掛牌上市有價證券為限,且投資前述有價證券總金額不得超過該基金淨資產價值 20%,另投資香港地區紅籌股及 H 股並無限制。本基金並非完全投資於大陸地區之有價證券,投資人仍須留意中國市場特定政治、經濟與市場之投資風險。
高收益債券基金警語:由於高收益債券之信用評等未達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且對利率變動的敏感度甚高,故本基金可能會因利率上升、市場流動性下降,或債券發行機構違約不支付本金、利息或破產而蒙受虧損。本基金不適合無法承擔相關風險之投資人。本基金較適合投資屬性中風險承受度較高之投資人,投資人投資以高收益債券為訴求之基金不宜占其投資組合過高之比重,投資人應審慎評估。
本基金之主要投資風險除包含一般固定收益產品之利率風險、流動風險、匯率風險、信用或違約風險外,由於本基金有投資部份的新興國家債券,而新興國家的債信等級普遍較已開發國家為低,所以承受的信用風險也相對較高,尤其當新興國家經濟基本面與政治狀況變動時,均可能影響其償債能力與債券信用品質。基金投資均涉及風險且不負任何抵抗投資虧損之擔保。
基金的配息可能由基金的收益或本金中支付。任何涉及由本金支出的部份,可能導致原始投資金額減損。由本金支付配息之相關資料已揭露於本公司網站,投資人可至本公司網站 (http://www.Franklin.com.tw) 查閱。本基金進行配息前未先扣除行政管理相關費用。
增益配息型類股:股票型基金之配息來源為基金投資標的所配發之股票股利,因投資標的股利發放頻率及日期不一,造成基金每月收到之股票股利收入將不平均。若當期收到投資標的之股利收入大於預計配息率,則基金僅由股利收入發放配息。若當期收到投資標的之股利收入低於預計配息率,則投資經理人得利用前期保留之股利收入,於必要時,亦得自本金配息,使配息率穩定。投資經理人將定期審視投資標的股利率水準及基金績效而調整配息率,使基金配息率貼近股利率,避免配息過度侵蝕本金之情形。增益配息類股的配息可能由基金的收益或本金中支付。任何涉及由本金支出的部份,可能導致原始投資金額減損。由本金支付配息之相關資料已揭露於本公司網站,投資人可至本公司網站 (http://www.Franklin.com.tw) 查閱。境外基金機構針對本基金配息政策設有相關控管機制,視實際收到股息收益及評估未來市場狀況以決定當期配息水準,惟配息發放並非保證,配息金額並非不變,亦不保證配息率水準。
本公司所提供之資訊,僅供接收人之參考用途。本公司當盡力提供正確之資訊,所載資料均來自或本諸我們相信可靠之來源,但對其完整性、即時性和正確性不做任何擔保,如有錯漏或疏忽,本公司或關係企業與其任何董事或受僱人,並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人因信賴此等資料而做出或改變投資決策,須自行承擔結果。本境外基金經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核准或申報生效在國內募集及銷售,惟不表示絕無風險。基金經理公司以往之經理績效不保證基金之最低投資收益;基金經理公司除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外,不負責本基金之盈虧,亦不保證最低之收益,投資人申購前應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富蘭克林證券投顧獨立經營管理】投資基金所應承擔之相關風險及應負擔之費用 (含分銷費用) 已揭露於基金公開說明書及投資人須知中,投資人可至境外基金資訊觀測站 (http://www.fundclear.com.tw) 下載,或逕向本公司網站 (http://www.Franklin.com.tw) 查閱。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本基金之績效,本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


投資商城

免費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