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解 Eden Network:誘惑、不公和缺陷之外誰是贏家,誰是輸家?

贏家顯然是 Eden 團隊、風險投資基金和礦池運營商;輸家或許是散戶,他們迫切希望投資具有 MEV 價值敘事的東西。

撰文:Jimmy James ,就職於 Grug Capital

以太坊上鍊上金融基礎設施的迅猛崛起,派生出一種稱爲 礦工可提取價值(MEV) 的新興財產。 簡單地說,MEV 是指礦工通過拍賣其挖出區塊中的交易排序,可以獲得的(區塊獎勵和交易費用之外的)額外利潤。

標準以太坊客戶的默認規則是根據其 Gas 價格(先來後到的次序被打破)來進行交易排序,但 MEV 的存在催生出更復雜的定製客戶端和拍賣機制。

拍賣

Flashbots 拍賣是一個無需許可、透明和公平的生態系統,用於高效的 MEV 提取以及免受搶先交易劫持,保留了以太坊的理想。Flashbots 拍賣提供了以太坊用戶和礦工之間的私人通信渠道,用於在區塊內有效地溝通優選的交易排序。Flashbots 拍賣由 mev-geth (go-ethereum 客戶端之上的一個補丁)和 mev-relay (一個交易捆綁中繼器)組成。

——來源

MEV 拍賣通常涉及 搜索者 直接向礦工提交對時間敏感的交易(「捆綁」),例如跨去中心化交易所(DEX)的套利 / 清算,並向礦工支付賄賂。如果這些交易沒有失敗,將被優先考慮並打包進區塊。我們還看到,普通用戶採用這種機制來避免其交易中遭遇搶先攻擊 / 三明治攻擊,以及在高人氣 NFT 空投期間賄賂礦工。礦工可以模擬自己收到的交易捆綁包,並以生成利潤最高區塊的方式對其進行排序。在以太坊網絡中,礦工能生成有競爭力和有利可圖的區塊非常關鍵,否則將遭遇單個礦工的哈希率輸給擁有更復雜排序的礦池(從而能獲得更多回報)的風險。

如果我們想達到任何形式的強大經濟安全,每個驗證者都必須以大致相同的速度提取可用的 MEV。 任何驗證者能以比其他人高得多的速度提取 MEV,本質上都意味着經濟回報的集中,因此會影響系統的安全性。任何礦工能以更高的速度提取 MEV ,都會導致能夠 CPU 控制的集中,在權益證明(PoS)機制中甚至有直接的體現,質押者(staker)能高效地集中質押資本。

——來源

雖然 Flashbots 拍賣機制在今年大部分時間裏一直是以太坊網絡上的常態,但以太坊優先交易網絡 Eden Network 已經爲礦工提出了代替方案和獎勵。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深入探討 Eden Network 的代幣、激勵措施以及 Eden Network 對礦池和個體礦工的影響。

自從以太坊的倫敦分叉上線以來,Archer DAO 已經從提供 MEV 保護的 DEX 轉變爲 Eden Network,後者是一個 MEV 市場,其代幣用於保護區塊上的「插槽」,並具備「質押者」的優先交易功能。在類似吸血鬼攻擊以獲取網絡哈希率的過程中, Eden Network 通過向礦工空投數百萬個用於挖出 Eden 區塊的上述代幣,來激勵礦工運行他們的 mev-geth (這一 go-ethereum 分叉允許用戶爲排序偏好表達意見以及付款) 。

Eden 的主要價值主張來自兩個旗艦功能,1) 允許用戶通過 Eden RPC (需要質押 100 EDEN 代幣)進行優先交易和 2) 插槽拍賣,其中潛在插槽租戶在連續拍賣中利用 EDEN 代幣競標,鎖定優先區塊空間(即每個 eden 區塊中的前三個插槽)。

插槽租戶必須的出價必須比插槽前所有者高出至少 10%,然後每天爲該出價連續支付 3.3% 的費用,總金額始終在大約 30 天內用完。然後租戶可以使用他們所分配到的區塊空間在每個區塊中發送多筆交易,每個插槽封頂爲 1.5m 的 gas。常規 Flashbots 風格的捆綁包被插入插槽和質押者之間(gas/ 區塊封頂爲 4m)。 註冊 Eden Network 的礦工應該專門開採 Eden 區塊(參見前文定義的規則),且 Eden 團隊相應地處理支出 / 削減(團隊目前有自由裁量權,並計劃使該過程變得無需信任)。

總結(關於交易排序):

  • 當前區塊:Flashbots 風格的捆綁包 + 公共內存池交易
  • EDEN 區塊:插槽租戶交易 + Flashbots 風格的捆綁包 + 質押者交易 + 公共內存池交易

雖然 Eden 承諾會提高區塊生產者的收入,保護用戶免受 MEV 和「代幣化 MEV」的影響,我們需要親眼看一下來它們自上線以來的表現。

上線以來的活動

質押的全部 EDEN 代幣及質押者人數隨時間的變化

跟蹤 Eden 的經濟數據並非易事,因爲與標準交易和 Flashbots 捆綁包不同,在將交易打包進區塊的期間,礦工賄賂並未以 ETH 形式明確支付給礦工地址。它是事後以 EDEN 代幣形式將其支付到不同的地址。我們打算強調的主要問題之一是,這將如何導致礦池運營商不按比例將 EDEN 利潤重新分配給個體礦工。與網絡區塊空間的安全預算相協調的難度也更高,因爲獎勵不是以 ETH 計價的。

通過使用一些自定義腳本與 Eden Network 的合約進行交互,我們彙總了以下數據(對於區塊 12965000 到 13149500,代碼將在我們清理乾淨後開源)。

礦工 coinbase 地址和相應的地址列入白名單,以領取 EDEN 獎勵(我們有興趣跟蹤他們最終用 EDEN 做什麼)

Eden 聲稱其吸引的網絡哈希率超過以太坊總算力的 50%,我們通過查看上述時期挖出的區塊證實了這一點。

當前已加入 Eden Network 的以太坊礦工的哈希率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Eden 礦工擁有以太坊 50% 哈希率,並不意味着 50% 的網絡是爲 Eden 區塊保留的。這是因爲礦工可以選擇在認爲 Eden 區塊利潤較低的時期(根據代幣價格自動關閉 Eden-Geth 或自行決定)挖出 Flashbots 區塊(或只是常規區塊)。最近有例子證明發生了這種情況。雖然 Eden 的質押資產削減處罰應該可以防止這種行爲,但到目前爲止我們注意到還沒有任何削減事件,且只能假設它們沒有被強制執行(考慮到他們的判斷力),或者如果他們這樣做,礦工只是會收到更少的收入。

爲了區分這一點,我們引入了「Eden 合規區塊」這一概念,指的是 EDEN 區塊要麼在區塊頭部有槽租戶交易,要麼其中有質押者交易(後者只支付基本費用和 0 優先費用) 。 這有助於我們瞭解有多少礦工在專門開挖 Eden 區塊,以及網絡上 Eden 區塊的淨百分比。

隨着時間的推移,伊甸園礦工的伊甸園區塊、伊甸園礦工的非伊甸園區塊和非伊甸園礦工的區塊細分。

Eden Network 礦工的 Eden 區塊、Eden 礦工的非 Eden 區塊和非 Eden 礦工的區塊隨時間的變化

很明顯,儘管 Eden 號稱擁有超過以太坊 50% 的哈希率,但網絡上實際的 Eden 區塊數量卻低得不成比例(部分質押者可能會認爲這是誤導)。

EDEN 礦工所挖出的全部區塊中,有多少是嚴格的「Eden 合規區塊」,有多少不是

如果 Eden 設法讓其礦工只開挖 Eden 區塊,且質押者的數量不斷增加,這種分歧可能會逐漸消除,但目前只有大約 10% 的 EDEN 礦工區塊遵循既定規則(這使得整個 Eden 網絡破碎到只挖出 5% Eden 區塊 vs 約 95% 非 Eden 區塊)

評估所申領的 EDEN/ 區塊數量 vs 迄今產生的 EDEN 區塊數量

爲了更深入地瞭解礦工如何使用所申領的 EDEN 代幣,我們跟蹤了他們收到了多少 EDEN 以及他們最終出售給 EDEN-ETH sushiswap 機槍池(該貨幣對流動性最大的 DEX)的數量。

礦工資金流

不出所料,在多數情況下,申領的 EDEN 已 100% 出售換成 ETH。 雖然礦池沒有明確宣佈他們打算如何處理 / 重新分配 EDEN 獎勵,但我們假設:他們至少打算將其出售換成 ETH,並將 ETH 重新分配給礦池中的礦工(至少在理論上如此,我們強烈鼓勵 EDEN 協議構建工具來跟蹤 EDEN 在申領後的流動,讓個別礦工知道他們是否也得到了補償)。這裏有趣的例子是個別礦池售出的 EDEN 超過其申領總額的 100%,這意味着他們要麼在官方支付之外收到更多的 EDEN,要麼用自己的 ETH 購買了更多的 EDEN。

經過更爲細緻的觀察後,我們的懷疑在這筆 交易 中得到證實,其中 Babel 礦池的收款地址購買了價值 70 ETH 的 EDEN,而這筆 交易 是由一位未記名礦工購買了價值 100 ETH 的 EDEN。

這裏有幾個重要的問題:

  • 礦池是在重新分配 EDEN 的利潤還是將其收入自己的囊中? 如果是後者,他們是否會用更多的 ETH 來補償礦工的機會成本(因爲礦工放棄了捆綁 / 常規交易池賺取的 ETH 費,而是選擇了 Eden 交易)?
  • 這些額外的買方交易(在接收和僅出售的基礎上)是以礦池的名義還是個體礦工?
  • 個體礦工對此的認知度如何? 他們會更喜歡收到 EDEN 代幣嗎? 他們會更喜歡在每個區塊或定期出售 EDEN 換取等價的 ETH 嗎?
  • EDEN 是否應構建更多的基礎設施來解決這一不一致的問題? 尤其是以一種更透明和更容易表達偏好的方式。

幾位個體礦工提出了類似的擔憂,請參閱 r/EthMining 的這篇高 人氣帖子(Important) Gang of Thieves – How Mining Pools Are Stealing 100s of Millions from ETH Miners

現在我們看一下 Sushiswap EDEN-ETH 機槍池內的活動,以推斷出有多少 EDEN 代幣被出售換成 ETH,以及有多少 EDEN 代幣被出售換成其它不同的代幣。

每個區塊賺到的 ETH 平均值差異可以解釋爲 a) 並非所有礦工都將所有 EDEN 出售換成 ETH, b) EDENETH 價格比率和 c) 支出。 如果賺到 0 ETH,礦池可以解釋爲出售 EDEN 代幣換成了其它代幣,而不是 ETH。

我們過濾了非 ETH 交易,找到以下內容:

背地裏進行的非 EDENETH 銷售

假設在上述情況下,個別礦工沒有收到等價的 BBTC/WBTC/USDT,我們觀察到幾個礦池,特別是星火礦池(Sparkpool),通過沒有把出售的 EDEN 換成 ETH 扣留了個別礦工的獎勵。這是令人擔憂的,因爲這是一個知名礦池未能將應得的獎勵分給其礦工,而是實際上從他們那裏竊取資金的例子。

  • Babel 售出 648269.45 EDEN ,換成 31.44157196 BTC 和 62,499.555992 USDT
  • 0x939c8 售出 1032227.92 EDEN,換成 58.59173895 BTC
  • Sparkpool 售出 1058164.79 EDEN,換成 69.79859792 BTC
  • 0x068a3 售出 27676.6024 EDEN,換成 2.06738352 BTC

交易在這裏, 如果您想複製交易哈希值並按照 etherscan 上的路徑進行交易追蹤
最後,Sparkpool 也只是簡單地轉移並持有他們收到的一部分 EDEN:這裏 是 99,990 EDEN,這裏 是 100 EDEN。

獎勵被扭曲

爲了凸顯 Eden 扭曲和破碎的激勵機制,我們把舞臺交給我們的超強搜索者同事:

Eden 插槽 0 的「公允價格」是多少? 如果它掌握在有能力的 MEV 提取者手中,價格肯定會超過 30,000 EDEN。 那爲什麼其他搜索者沒有提高插槽的價格呢?不是有明顯的區塊空間套利嗎?

答案是雙重的——第一個原因是與加密市場的低下效率如影隨形的,可能會隨着生態系統的成熟而消失。 第二個原因是網絡設計中的固有缺陷,如果不對協議進行重大更改,缺陷仍將存在。

在一個有效的市場中,搜索者確實應該爲從區塊頂部空間中提取的利潤支付公允的預期價格(減去「無風險」利率——在加密貨幣領域,這一數值比傳統金融大得多)。 但加密市場一點也不高效。其中很多低效率是由於周圍的不確定性,好吧,一切都有不確定性。 如果我必須限制可提取 MEV 的時間期限爲下個月,由於市場條件的變化、競爭的變化和價格的變化,我很難給你一個數量級的估計。Eden Network 堅持在這個價值計算中塞進一種新代幣 EDEN,使估算變得更加困難,因爲任何搜索者現在都會有(與收益相比相當大的)風險敞口,原因在於 EDEN 代幣價格的不確定性。 如果 EDEN 代幣價格上漲,則每日銷燬率會使您的收益超過您願意爲這一插槽支付的價格,如果價格下降,對手開出一個高於您的價格,其真實成本會變得便宜,而您得到的回報是您的(現在價值降低的)代幣,導致您甚至無法收回投資。不僅如此,Eden 的哈希算力還存在不確定性,如果挖礦無利可圖,礦工是否會繼續挖礦?這讓我們看到了協議中的固有缺陷。

正如在過去 48 小時內清晰顯示的那樣,按照一個一個區塊計算,挖掘 Eden 區塊的利潤明顯低於挖掘常規區塊或 flashbot 區塊的利潤。(參見:Sevens drop,其中 Eden 區塊的利潤比非 Eden 區塊低約 180 ETH)。理性的礦工意識到在承受虧損後就不願繼續虧損了,導致我們使用定製節點部署,例如 GreEden-geth,後者貪婪地優化礦工獎勵。在過去的 48 小時內,我們看到 Sparkpool 礦池發生了一些變化,因爲他們似乎在這個高利潤時期開挖了非 Eden 區塊,即使他們理論上是 Eden 區塊生產者。當網絡中更大比例地在 Eden 區塊和常規塊或 MEV 區塊之間進行利潤切換時(請注意——這是一個時間問題,而不是一個假設。隱藏自己的蹤跡以免被 Eden 團隊削減非常簡單的), 在網絡高度擁堵期間,或者存在有價值的捆綁包需要挖時,網絡將切換回 Eden 出現之前的行爲模式。

因此,搜索者會受到逆向選擇的影響——我們會爲預期的區塊價值付費,但卻只會獲得對低價值區塊的優先訪問權。因此,在知道這種逆向選擇以及所有其他不確定性的前提下,「公允價格」比提取的真實預期 MEV 差得多。事實上,在最好的情況下,「公允價格」只是低價值區塊的價格! 一文不值! 可以理解的是,爲什麼任何誠實的礦工會接受這些出價?

現在,網絡是一個紙牌屋。Eden 能夠誇大其哈希率,因爲槽位競拍收效不是很好,而補充性 Eden 空投礦工收到的就是這樣;補充性收入。他們依靠散戶來保持高價,爲礦工提供所需的退出流動性,使他們留在網絡上挖礦繼續有利可圖。但即使在我們看到昂貴的 NFT 空投期間,如果一個有能力的 MEV 提取器購買了這個插槽,礦工們會突然有一個更加迫切的理由切換到貪婪的 GreEden 區塊切換。因此這種情況類似於博弈論中的零和猜謎遊戲,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正是它被用戶採用導致了網絡最終被破壞。

最後,它也很容易成爲擁有大量資本的經濟參與者手中的傀儡。此外,Eden 還威脅要扣留獎勵分配,從而迫使礦工採用軟分叉。

避免捕獲:系統應避免不必要地引入,並最大限度地防止參與者固化的價值捕獲機制。
一個內置代幣的 MEV 市場就是一個失敗於此的解決方案:代幣持有者變成了價值提取者,且這種治理代幣 一般是有風險的。這種風險對於應用來說可能是可以容忍的,但是如果使用代幣治理的 DAO 來控制底層交易的上鍊門檻,那麼掌握其治理權的強大經濟參與者就可以利用這種權力來提取價值、審查交易,甚至使用他們對 MEV 收入的壟斷地位以推動其他礦工參與敵對的軟分叉。

——Robert Miller

圍牆內的花園

Eden Network 的既定目標如下:

  • 提高區塊生產者的收入,並提高共識級別的安全性
  • 保護用戶免受惡意 MEV (搶先攻擊、三明治攻擊等)的侵害,並減少 MEV 在以太坊上的負面外部性
  • 代幣化 MEV,並使用網絡代幣激勵,使 MEV 爲大衆分享

改善收入

f2pool 礦池聯合創始人

我們認爲礦工應該選擇挖最有利可圖的區塊,而不是被關在封閉的生態系統中。礦工可能會因爲被迫開採 Eden 區塊而不是 mev-geth 區塊而失去潛在的利潤。在這裏 我們看到,由於 Eden 網絡規則,礦工損失了 10 多個 ETH,拿到的優先級費用也接近於零。在這種情況下,區塊中最大的參與者 nftmevking.eth 甚至不需要成爲插槽租戶,只需質押一些 EDEN 即可確保他在區塊中的位置。

由於他們明確表示,對於任何敢於走出圍牆生態系統的礦工將進行資產削減,我們建議礦池運行 greeden-geth,以便在 eden-geth、mev-geth 和 vanilla geth 區塊之間切換,以獲得最多的獎勵 。作爲服務提供商,礦工希望選擇讓他們賺錢最多的客戶(而 Eden 則希望他們只使用 eden-geth 進行挖礦),這並不令人意外。 F2Pool 礦池已表示有興趣運行此客戶端。

雖然他們可以找到方法來對挖掘非 eden 區塊的 EDEN 礦工進行資產削減(例如,插槽或質押者交易不在預期的順序中),但這可以通過這篇 PR 輕鬆緩解,該 PR 允許礦工通過刪除所有 EDEN 交易來合理否認( 因爲 EDEN 無法證明在他們在挖礦時收到了交易)。這是以穩定性爲代價的,並且違背了 EDEN 「提高共識級別的安全性」的目標(任何阻礙生產最有利可圖的區塊都會導致審查)。

保護免受 MEV 攻擊

Eden 聲稱通過牽線直接與礦工的交易,來保護其用戶免受 MEV 的影響,實際上這是一個簡單的直接到礦工的中繼功能,例如 MEV Alpha Leak 的 RPC 端點。事實上,Sparkpool 已經有一段時間通過 太極網絡 爲私人交易提供 RPC 端點。用戶已經可以訪問搶先交易保護,而無需接觸或質押代幣,且隨着更多協議包裝器(參見 MistX)被構建,可以將交易作爲捆綁包發送,這些成功用例只會增加。

更糟糕的是,當你意識到如果有人用捆綁包對其進行三明治攻擊時,EDEN 質押者仍然可能被人進行搶先交易。這是因爲 EDEN 區塊中的交易順序如下:插槽,然後是捆綁包,最後是抵押者交易。

Eden 實現的唯一新穎事情是協議可以贊助用戶。 雖然這是創新的,但它不需要代幣,並且是 Eden 試圖將本應無需許可的功能隔離起來的又一個例子。

EDEN 區塊分解:只有插槽交易、只有質押者交易、兩者都有

結論

像 Flashbots 這樣的 Eden 競爭對手可能會如何迴應? 好吧,推出代幣不太可能,因爲其核心團隊已經明確表示反對,具體就是因爲上面詳述的附加風險。很有可能出現的情況是,爲了生產更好的區塊、某種捆綁或私人交易隔離功能而進行更多競爭,導致 Eden 的價值主張被削弱(通過免費提供太極網絡風格的產品?) ,而 greeden-geth 之類的聚合器則忙着創建最有利可圖的區塊。

相關主題連環推: 「Eden’s lead investor - @multicoincap - is lying about Flashbots and Eden.」 - @bertcmiller

正如前面所強調的,在足夠長的時間範圍內,插槽拍賣的盈利點似乎還不清楚,並且已經存在搶先保護替代方案,但不可否認的是,礦池已經得到了足夠的補貼(主要是從散戶投機者抽血),賺取 EDEN 代幣獎勵來進行 EDEN 區塊挖礦。 具體分解如下:

  • 第一個月從 Eden 金庫 派發出 1000 萬 EDEN 代幣
    • 8,100,000 EDEN 代幣通過每日排放分配給驗證者和流動性提供者
    • 5,400,000 代幣分配給驗證者
    • 2,700,000 代幣分配給流動性提供者
    • 1,000,000 EDEN 代幣空投給機器人、驗證者和用戶
    • 每個排放計劃將 900,000 個代幣返還回金庫

我們何去何從? 誰是贏家? 誰是輸家? 會有新的吸血鬼協議對 EDEN 進行吸血鬼攻擊嗎? 礦工是否會通過彙總來自各種中繼 / 網絡的賄賂 / 獎勵(簡單地挖掘最有利可圖的區塊)而永遠繁榮昌盛?

贏家顯然是 Eden 網絡團隊、風險投資基金(特別是投資於該網絡的 Multicoin Capital、Alameda、Wintermute 等)和礦池運營商。礦池運營商收到了他們不必與礦工分享的帶外付款。輸家是散戶,他們迫切希望投資具有 MEV 價值敘事的東西(而礦池則將大約他們收到的大約 100% 的 EDEN 代幣拋售到市場,換成 ETH),礦工本身沒有從他們貢獻的哈希率中獲得公平份額,而以太坊網絡整體而言也沒有受益,因爲這類榨取租金代幣的創建並沒有真正存在的理由,只是爲了讓其創造者和對於任何可能賺錢的地方一擲千金的 VC 變得暴富。

Eden 完全有可能重視我們的批評意見,改進他們的協議以避免更明顯的問題,並最終扔掉「通過代幣獎勵引導協議」的劇本。 不過,我們希望這篇文章強調了對透明度的迫切需要,以及在 MEV 背景下將區塊空間視爲一種有價值的商品的重要性。



coinpion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