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學者:這一類健康漲價較不合理

文●何楷平

第六回經驗生命表上路,死亡率下降,生存率增加,導致壽險成本降低,純死亡保障的壽險保單,沒理由不調降費率。也因此,根據本刊調查,普遍來看,不論是定期壽險或二十年繳終身壽險(未含還本或儲蓄性質的純壽險),各公司這類商品的壽險保費,確實都有做調降,幅度最高達三十%。

至於哪一個族群調降最多?各公司狀況不同,差距頗大。

以定期壽險為例,有壽險公司降幅最高的年齡層,是五十五~六十歲女性,降幅達二十五%;但也有壽險公司降幅最高,是二十~二十數歲男性,降幅高達三十%。整體來說,定期壽險降幅約在十~三十%之間。

而終身壽險(二十年繳)的降幅,則沒有定期壽險來得高,整體降幅約在三~十五%之間,漲降幅度最多的年齡層,也不完全一致。

 

死亡率下降健康險調漲?

調查:高齡者漲幅較低

更值得關注的是健康險,有不少公司也都在七月調漲健康險保費。

雖然「健康險的理賠,是依據被保險人是否有醫療需求,首要條件就是『人還活著』,因此死亡率的下降,代表有更多機會使用醫療服務」。
這樣的解釋很直覺,但健康險的險種非常多樣,且商品設計複雜,不能光憑「死亡率改善」一說,就去合理化「健康險保費上漲」這件事。

根據本刊調查,各壽險公司的健康險商品費率,以長年期的長照險、重大疾病險、重大傷病險的變動最為明顯,普遍都是調漲保費,漲幅最高達到三十%。漲幅最高的年齡層,大多落在十~三十歲的低年齡族群,高齡者的漲幅則較低或未調漲。

不過,有些長年期的長照險、重大疾病險、重大傷病險,因為具有身故保險金和祝壽保險金給付的成分,在反映新生命表下,身故給付的部分會使保費調降,醫療給付的部分則會使保費調升,不同年齡層的影響程度不一。所以,經過精算過後,具有上述特色的長照險、重大疾病險、重大傷病險,在高齡族群的保費,反而有望調降。

 

健康險險種多元

學者:這種保單漲價較不合理

東吳大學財務工程與精算數學系教授喬治華表示,新生命表反映死亡率和生存率,死亡保險是以死亡率計價,壽命的延長會直接影響壽險費率。但健康險的主要計價因子是罹病率,雖然罹病率和壽命有關聯,但壽命延長不代表罹病率一定會增加,因此死亡率的改善,對健康險費率頂多只能算是間接影響。

「尤其是非保障終身的健康險,例如保障到七十五歲的實支實付醫療險,這類商品沒有壽命延長的因素,所以新生命表上路,對這類商品的影響,更是非常有限的。」淡江大學保險學系副教授田峻吉說。

事實上,健康險的調整與否,主要還是和各公司的實際損失率和費用率有關,「以新生命表實施為由,調漲各類健康險的保費,這樣比較不合理。」田峻吉坦言。

換句話說,第六回經驗生命表的實施,對「非保障終身」、「無身故給付」、「無責任準備金」的短年期醫療險,影響相當有限,若壽險公司以新生命表上路為由,調漲上述保單費率,恐怕都有待商榷。

 

~精彩全文與圖表請詳見 7-8 月號(391/392 期合刊)現代保險雜誌,或請訂閱現代保險雜誌(https://www.rmim.com.tw/bookstore/

 

 

來源:《現代保險雜誌》 391/392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現代保險雜誌》


投資商城

免費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