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聯投信】疫情與加稅雜音干擾 信用債市動能略為降溫

※來源:安聯投信

部分地區疫情升溫,加上美國政府可能加稅等雜音干擾,風險性資產表現受到壓抑。根據美銀美林引述 EPFR 統計顯示,上周除高收益債市資金呈淨流出外,投資級債與新興市場債分別迎來 50.9 億與 5.7 億美元的資金淨流入,動能較前一周皆略為減緩。

安聯投信指出, 包括日本、印度及部分歐美部分地區疫情再度出現升溫跡象,加上據悉美國總統拜登可能對富人徵收較高的資本利得稅,包括美國與全球股市等風險性資產區間震盪,風險性債券表現也較為逆風;不過檢視最新關鍵經濟數據,上周公布的美國初領失業救濟金人數不但明顯優於市場預期,也創下 2020 年 3 月 14 日以來的新低,顯示就業市場持續改善,故雖有短線雜音干擾,但全球經濟仍穩步邁向復甦,風險性資產中長線來說後市展望仍正面。

安聯新興債券收益組合基金 (本基金有一定比例之投資包含高風險非投資等級債券基金且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 經理人許家豪表示,全球各國持續接種疫苗,其中又以歐美國家進度較快,施打比率有望在今年夏季時來到 60% 左右,相較之下新興國家雖施打進度較慢,但隨著成熟國家陸續達到群體免疫,新興國家有望於下半年獲得疫苗、疫情漸趨緩和,且在對經濟復甦的正面期待下,疫情雖偶有起伏,但對市場的衝擊程度已較去年明顯減少。

許家豪指出, 在疫苗接種、經濟復甦及去年同期的低基期效應帶動下,全球通膨數據開始上揚,並在年初時一度引發市場擔憂並帶來波動,但觀察全球包括美國聯準會及歐洲央行等態度,為確保經濟增長,主要央行近期內仍將容忍通膨上揚,最快也可能在下半年才開始考慮減少購債,最後才是升息,市場流動性近期內仍有望延續。

觀察全球市場,許家豪表示,在經濟基本面的復甦下,全球企業獲利也逐漸轉佳;根據 JPMorgan 於 4 月初發布報告指出,包括全球、美國、歐洲及新興市場企業今年 EPS 獲利成長率皆有望來到 26% 以上水平,其中 MSCI 新興市場指數企業成長率更可上看 37.5%,居全球市場之冠。對此,許家豪指出,雖新興國家疫情仍有浮動,但成熟國家終端消費市場因解封恢復動能,已開始帶動新興國家出口及企業表現,若疫情在下半年進一步受到控制,新興市場後續可望加速復原,相關資產表現可期。

在債券的投資上,許家豪指出,在包括美國在內等各國擴大財政赤字以支撐經濟下,公債殖利率可能被推動走揚,故信用債此時機會較利率債為優。在市場的佈局上,新興市場資產本在基本面的逐漸復甦支持下後續有表現空間,而新興債不但具有較全球及成熟市場同級債券較佳的利率,更因利差較大更具投資價值,值得追求收益及後市潛在成長空間的投資人關注。

【安聯投信 獨立經營管理】
本基金經金管會核准或同意生效,惟不表示絕無風險。基金經理公司以往之經理績效不保證基金之最低投資收益;基金經理公司除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外,不負責本基金之盈虧,亦不保證最低之收益,投資人申購前應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有關基金應負擔之費用(境外基金含分銷費用)已揭露於基金之公開說明書或投資人須知中,投資人可至公開資訊觀測站或境外基金資訊觀測站中查詢。由於高收益債券之信用評等未達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且對利率變動敏感度甚高,故本基金可能會因利率上升、市場流動性下降,或債券發行機構違約不支付本金、利息或破產而蒙受虧損。本基金不適合無法承擔相關風險之投資人。高收益債券基金適合欲參與資產具長期增長潛力之投資人。相較於公債與投資級債券,高收益債券波動較高,投資人進場布局宜謹慎考量。投資人投資以高收益債券為訴求之基金不宜占其投資組合過高之比重。本基金可投資於符合美國 Rule 144A 債券,該債券屬私募性質,較可能發生流動性不足,財務訊息揭露不完整或因價格不透明導致波動性較大之風險,投資人投資前須留意相關風險。安聯投信總代理之盧森堡系列基金 (AGIF) 及其發行之境內基金,配息級別之配息可能由基金的收益或本金中支付 (AMg2 級別除外),或配息前未先扣除應負擔之相關費用(如 AMg、BMg 級別)。任何涉及由本金支出的部分,可能導致原始投資金額減損。基金配息率不代表基金報酬率,且過去配息率不代表未來配息率;基金淨值可能因市場因素而上下波動。本公司於公司網站揭露各配息型基金近 12 個月內由本金支付配息之相關資料供查詢,投資人於申購時應謹慎考量。有關境內配息型基金受益權單位原則上將每月進行收益分配評估,決定應分配之收益金額,惟不保證每月均執行分配。分配金額若未達新台幣 300 元、未達美元 100 元、未達人民幣 600 元時,當月不予分配,並將收益分配再申購配息型受益權單位,該部分之申購手續費為零,除銀行特定金錢信託外,將轉入再投資。經理公司為避免新臺幣及人民幣美元的匯率波動所衍生之匯率風險而影響新臺幣計價(避險) 及人民幣計價 (避險) 各類型受益權單位淨資產價值,經理公司將持續就新臺幣計價 (避險) 及人民幣計價 (避險) 各類型受益權單位資產進行匯率避險交易,惟匯率避險交易僅能適度降低匯率波動對該受益權單位淨資產價值之影響,故倘若新臺幣及人民幣相對於美元匯率上升,此等避險可能為該等投資人提供獲利報酬;反之,則亦可能造成投資人之損失。此外,任何匯率避險交易所衍生之結匯成本均依新臺幣計價 (避險) 及人民幣計價 (避險) 各類型受益權單位受益人按比例負擔。本基金可投資於轉換公司債,由於轉換公司債同時兼具債券與股票之特性,因此除利率風險、流動性風險及信用風險外,還可能因標的股票價格波動而造成該轉換公司債之價格波動,此外,非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之轉換公司債所承受之信用風險相對較高。基金如投資於固定收益商品,其投資風險包括但不限於信用風險、利率風險、流動性風險及交易可能受限制之風險等。經濟環境及市況之改變亦可能影響前述風險程度,以致影響投資價值。一般而言,當名目利率走升時,固定收益投資工具 (含空頭部位) 之價值可能下降,反之則可能上升。流動性風險則可能延後或限制交易之贖回或付款。基金投資地區包含中國及香港,可能因產業循環或非經濟因素導致價格劇烈波動,以及市場機制不如已開發市場健全,產生流動性不足風險,而使資產價值受不同程度之影響,投資前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有關投資風險之說明。在國內募集及銷售之境外基金,投資大陸地區之有價證券以掛牌上市有價證券及銀行間債券市場為限,且投資前述有價證券總金額不得超過該境外基金淨資產價值之百分之二十。新興市場證券之波動性與風險程度可能較高,且其政治與經濟情勢穩定度通常低於已開發國家,可能影響本基金所投資地區之有價證券價格波動,而使資產價值受不同程度影響。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本基金之績效,本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若有將新聞稿再製編需求者,謹請以本公司所公開之資料為主,勿為誇大或不實之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