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志昌專欄】適時機買進可能重新IPO的螞蟻金服?!

壹、前言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 2021 年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虛擬會議中,也就是遠端視訊會議表示。在 2020 年 11 月 3 日,上海與香港股市打算 IPO,但卻被中國金融監督單位,突然喊停的螞蟻金服公司;如果該公司能夠遵照,中國政府所規定的法律程序;則當問題解決後,仍然可以繼續其 IPO 上市計畫。回顧 2020 年 11 月,全球最大的金融互聯網,馬雲先生所創立的螞蟻金服集團,已經要進行全球有史最大金額股票 IPO 案;釋股吸納的資金規模高達 345 億美元。但就在上海外灘金融會議後,馬雲與螞蟻金服最高管理主管,一起同時被約談、之後停止螞蟻 IPO,全球市場為之譁然。

(圖一:阿里巴巴股價在 2020 年 10 月底後陷入整理,鉅亨網)
(圖一:阿里巴巴股價在 2020 年 10 月底後陷入整理,鉅亨網)
貳、阿里巴巴如何由螞蟻金服事件中脫困?

馬雲的阿里巴巴公司,擁有 33% 的螞蟻金服股權;在 2020 年 7 月 20 日宣告將進行股票 IPO 後,阿里巴巴股價、與公司總市值即呈現高檔短期下跌、並且出現短期回跌中期趨勢。阿里巴巴股價的最大跌段原因,是受 2020 年 11 月 3 日,由於重大事件不符合上市規定或批露要求,暫停其 IPO 最後一哩路利空因素所肇。受到這個信息的影響,在美國掛牌阿里巴巴股價,單日下跌 25.27 美元 / 股,跌幅為 8%;收盤價格為 285.57 美元 / 股。從圖一阿里巴巴股價周 K 線圖檢視,自從螞蟻金服 IPO 案提出之後,2020 年 10 月中旬,阿里巴巴股價就步入短期空頭市場;除阿里巴巴持螞蟻股份龐大利潤,可以在 IPO 後兌現之外,IPO 事件的確出現利多出盡的影響;美國川普總統當時積極政策轟炸,對中國在美掛牌公司、並進行嚴厲的外國公司問責法。主觀認定與懷疑中國掛牌公司操縱財務盈餘,對美股票市場中中概股造成的殺傷力,也有一定程度影響。就財務金融理論,當時的這個時機卻相當吻合,即 1964 年 Sharpe 教授所提出來,基本財務模型 CAPM 風險溢價報酬理論;該理論說,在鋪天蓋地的系統性風險中、市場信息風聲鶴唳之際,買進科技主流類股,未來多會孳生顯著的投資報酬。

人民銀行與中國金監會,當時對馬雲與螞蟻井賢棟董事長、胡曉明執行長進行兩次約談後;監督管理單位,開始敦促螞蟻集團,要落實當下中國與國際對金融監管的一切規範;遵從公平競爭原則、保障消費者個人隱私。金融監理機構與人民銀行,甚至還要求阿里巴巴支付寶公司要退出螞蟻集團;而且人行強調,該集團要善用在金融互聯網壟斷地位,為消費者帶來最大福利 (Consumer Welfare)。人行更進一步認為,螞蟻金服公司更要依照,中國政府在 2020 年 11 月 1 日,緊急通過的「金融控股公司管理試行辦法」,設立金融控股公司;以此管理涵蓋其證券、保險與存放款借貸等龐大業務。中國政府也將會將其全部金融活動納入監管,螞蟻金服需建立完善公司治理 (Cooperation Government),與全面性風險管理系統 (Risk Management System);也就是如台股金融控股公司董事會,設立外部獨立董事,及增加公司資本額,以作為對存放款逾放呆帳風險的覆蓋,也就是資本適足率需相當充足。用意與精神就是以不斷增資的雄厚資本,抵禦與承受未來所可能發生的金融風險。

人類的文明正快速進步,並遭遇到數位化科技嚴厲挑戰,FIN TECH 市場的遊戲規則,如果鬆散於實體金融貨幣市場之下;則將會釀成未來金監單位,因為平日不理解、沒實練熟悉的數位金融交易遊戲規則;無法迅速跟上與熟風險藏匿的悉細節手段、最後就會在發生風險時束手無;,這個理念不僅中國政府也怕、歐盟與美國同樣也是非常謹慎。在實體的金融市場中,人行認為它對中國銀行、證券、保險業的實體監管,絕對不能與實體市面上看得見,銀行與證券、保險等店面銷售消費行為有所區別,監管規則一定要同樣適用於金融互聯網之中;也就是不管是實體或是數位金融,多用適用歐洲巴賽爾 BASELL 店三代金融準則的檢視與規範。就以財務理論的基本精神,風險的最後一道防線就是公司資本額言,螞蟻金服最初提出 IPO 前,資本額只有 38 億元;之後才在中國金管會約談高度壓力要求下,馬雲將資本額增加到 120 億元。當然當資本額增加之後,未來將會稀釋螞蟻每股盈餘,使得承接 IPO 受益投資人減少 IPO 當天股價價差收入。依據不少熱中的外資機構估計,當滿足中國政府這一些被要求,螞蟻建立、或是改善監管機制、並且的確落實執行之後;很可能會使其當初、在尚未被監管的螞蟻金服、預期與預估獲利長期下降;下降幅度甚至可能達 25% 以上。

叁、大企業與無產階級的獲利遊戲規則是生而平等的!

換言之,在遵從這一些監管機制後,螞蟻金服若要重新 IPO,其股價估值可能顯著幅下滑。螞蟻經營金融業務不外乎眾所皆知的財富管理、消費金融業務、人身與財產保險、第三方支付與網路銀行等等;與一般金控公司經營一樣,財富管理客戶貢獻業績是核心。

可是本文研究發現,中國這一切系列打算重新讓螞蟻 IPO 的規則,卻仍然不為大陸財金主流媒體所接受;多數傳媒批判,由於中國大陸金融交易所產的交易行為,長期以來建構的金融數據流量龐大,至少每年會有數億人次的個資與交易數據被蒐集。在財務金融學術與政府觀念中,這一些數據應該多是國家,雨企業可以共同活用的資產;因此它是公共財而非私有財產。但它長期以往卻只能由螞蟻或阿里巴巴,自由任意運用,為馬雲企業集團贏得龐大商機,這是非常不公平的遊戲規則。撇開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特許國家實體金融企業對市場壟斷,甚至主導與推出 FIN TEC 的發展主要目的;最主要意念仍在於主導權與國家利益、及龐大政府商機、風險的保守,與為消費者無產階級創造收入,這似乎也與資本主義最強悍的美國政府,過去對微軟、蘋果與現在對臉書、亞馬遜與 INTEL 的反壟斷調查邏輯道理是不分軒輊的。

當然美國反壟斷法意向偏於,民間企業應該完全自由發展,獨大與先行公司逤進行市場發展、與進入設立新企業的障礙被炒作,美國司法部將以違反公平較法嚴重逞罰、輕則判刑幾百億美元罰款,重責要求該公司分拆。例如近期臉書多年經營累積下來的個人隱私生日、社會號碼、地址與消費習慣、交際圈,多被臉書把持;歐盟與美國正與臉書溝通協調,要求其採取開放機制、釋出資源、營造龐大的共享經濟或數位社群經濟商機;美國政府甚至想要求臉書公司需要分拆;因為它妨礙這個產業長期的蓬勃發展。

肆、結論:螞蟻金服重新 IPO 值得投資?!

在上述金融互聯網與科技金融數位化大趨勢下、阿里巴巴集團數位化金融正如火如荼發展;本文同時也樂見馬雲集團,願意遵循中央新式點規範。預計在經過半年或三季整頓與核實之後,IPO 案捲土重來。廣泛的投資者也可以把握時機,未來找到市當機緣積極參與;雖然它已經將價值會回歸到正常與理性、缺乏短期暴利,但這將是長期金融數位化的表率或典範,持有股份數年之後的長期投資的報酬必然顯著,因為這是不變的科技數位潮流。

(提醒:本文為財金專業學術研究分享,非投資建議書;不為任何引用本文,為商品行銷或投資損益背書。)

 


亞太區域發展暨治理學會首席經濟學家、鉅亨網總主筆邱志昌 | 邱志昌

淡江財務金融學系博士、統計學系傑出系友;淡江大學副教授。2015年香港亞洲金融論壇(AFF)台灣代表團長;中華民國第一屆投信投顧公會理事。專注全球金融市場趨勢預測研究,常接受國際投資銀行、國內金融業金融投資諮詢與論壇邀約;常出席資策會大陸產業經濟會議、金融研訓院研究計畫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