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外國人、門外漢 她奪JINS執行董事大位

※來源:商業周刊
JINS台灣總經理及日本控股公司執行董事邱明琪 (攝影者楊文財/商周提供)
JINS台灣總經理及日本控股公司執行董事邱明琪 (攝影者楊文財/商周提供)

文●楊絲貽

你敢在接近 40 歲時,以門外漢之姿,替陌生品牌拓展新市場嗎?

11 月 26 日,日本前三大、年營收 600 億日圓(約合新台幣 167 億元)的快速配鏡品牌 JINS 發出一紙人事公告,晉升台灣總經理邱明琪為日本控股公司的執行董事(編按:相當於西方上市公司中的副總裁)。

這是她身為外國人、女性,在保守的日商體系中,5 年內第 3 次晉升,不僅是日本上市公司罕見的台籍女性執行董事,也是該公司 6 國據點中唯一的外籍女性總經理。專為台日企業媒合商機的仁美國際副總經理楊依倫表示:「以前真的沒聽過哪個台灣女性可以做到,這是日本男人也搶破頭的位子。」

手握 3 張爛牌沒在怕
用「問」創造破口也破冰

然而,她這趟旅程,其實是從看不出勝算的起點開始。

初到 JINS 時,邱明琪手上有 3 張爛牌。她日文系畢業,37 歲轉職前所有職涯都在媒體業,完全缺乏零售、眼鏡產業經歷;同時,JINS 在日本雖強勢,但 2015 年在台展店時,不僅知名度幾乎是零,競品 OWNDAYS 更領先一年進入台灣,搶占領導品牌形象;而且,總公司給新市場的資源很有限。草創時,4、5 名員工甚至只能窩在 20 多坪的倉庫兼辦公室,「一邊辦公,天花板還會有老鼠的聲音。」她回憶。

邱明琪究竟如何扭轉劣勢,甚至使台灣 2019 年平均單店業績成為 JINS 全球 570 家門市中的第一名?

她先是用「問」來創造破口。

她曾任記者 14 年,國際、社會、生活、產經領域都跑過,很習慣透過提問化解「未知」。

例如,面試時,通常只用 1 分鐘面談的 JINS 社長田中仁,卻花了 30 分鐘和她詳談。這是因為她除了答,還反問「你想做什麼?」「我能幫你什麼?」等問題;又例如,從她加入該品牌到台灣店正式開幕,僅 5 個月,在日本受訓期間,她每天中午約同事吃飯,從商品、採購、物流、法務、財務,幾乎所有部門都不分職位上下的問過一輪。

而且她的問,不是單刀直入要答案,而是在提問過程讓對方「感到被重視」,自然更願意分享。例如,她想理解產品設計,會從設計師正著手的工作切入話題,問「這色樣是做什麼的?」讓對方覺得自己有心理解其工作,以此破冰。

在技巧之下,她更善用身為門外漢的優勢,提出破框的大膽策略。

用五分資源做十分成績
忘掉框架,1 店預算開 3 店

例如,日企進入新市場,通常只先開一家店試水溫。但她卻在資源有限下,堅持一次開 3 家店,造起聲勢;再例如,快時尚,通常難有在地化設計。

但 2018 年她當上總經理後,看見快時尚配鏡的新鮮感開始消退,得推出更切合本土的款式,進而回頭影響商品設計細節,成為該品牌第一個海外市場影響總公司案例。大膽提案背後,其實是精細推敲。

以一次開 3 家店為例,她當時說服社長,與其大張旗鼓只開一家店,讓廣告代理商「敲竹槓」,做一個活動道具便要砸 800 萬,不如把錢省下,由她操刀。不僅一次開 3 店,且未來每開一個門市都要辦活動,藉此在喜新厭舊的台灣市場維持熱度,其餘款項則可挪做員工訓練,一次送 3 組人到日本,結訓後,就能用 3 倍速展店。

拿著五分資源、卻以破框方式做到十分成績,是邱明琪向來風格。

與邱明琪相識 17 年、曾是其主管的王品集團發言人朱文敏透露,她曾是缺乏資源的特約駐日記者,卻經常能憑己力讓人刮目相看,例如敲到好萊塢大明星專訪,甚至曾獨家捕捉到因紅火案而走避日本的中信金大股東辜仲諒身影。

這背後固然有苦心付出,例如拍到辜仲諒,是因她已先打聽其居住區域,甚至調閱戶政資料,才鎖定相關地帶尋找蹤跡。但更重要的是,她始終相信,唯有「忘掉框架」,才能不受限於框架。

「體制內的東西就是非常無聊」,邱明琪表示,如果遵循框架,成果可想而知,若能破框思考,才可能有意外收穫。

而她也抱持此想法,才能身處日企,卻不被「女性」、「外國人」這些弱勢標籤困囿。她曾在中日合資的媒體公司,看過台灣同事因語言能力較差,不敢發言,也許對方無意打壓,但自己氣勢自然輸了一截,因此只要有所本,她絕不放棄表達意見的機會。「(有時)階級感可能是自己製造的。」

從一手爛牌,到日本男性也難企及的上市公司執行董事,邱明琪說明了,框架和標籤雖是社會殘酷的枷鎖,但被束縛多久,有時,卻是個人的選擇。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728 期。

來源:《商業周刊》 1728 期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商業周刊》


相關個股

延伸閱讀